社會
調查

誆收賄想奪產1/零元董事偷聲請臨時管理人 利用謝龍介背書遭法院打臉

謝龍介 李瑞祥 黃偉哲 啟承建設 龍福寶塔 曾人傑 呂菁倫 通緝
誆收賄想奪產1/零元董事偷聲請臨時管理人 利用謝龍介背書遭法院打臉

李瑞祥(中)找台南市長候選人謝龍介(右)開記者會,希望福龍寶塔申請變更設置人程序能盡速過關。(圖/周志龍攝)

今年7月7日台南市長候選人謝龍介北上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與靈骨塔「業者」李瑞祥一同指控台南市長黃偉哲透過律師收賄720萬元,經媒體大幅報導引發社會關注。不過事情有最新發展,對外宣稱擁有靈骨塔產權和啟承建設實際老闆的李瑞祥,8月29日慘遭法院打臉,台南地院廢棄3周前裁准他擔任啟承建設臨時管理人資格!

根據謝龍介記者會及相關資料指出,本案源於2019年7月,啟承建設公司的靈骨塔「龍福寶塔」取得完工證明,申請更名和變更設置人,遭台南市政府民政局要求簽署申請人變更對照表,卡關1年,2020年10月1日,黃偉哲和自稱啟承建設老闆的李瑞祥等人約在台南桃山料理店見面,李瑞祥指控黃偉哲當天吃飯時用右手比1,李則比出ok的手勢,其實就是索賄1千萬元,黃還說:「你要幫忙別人,別人才會幫忙你」,最後李以付律師顧問費名義支付720萬元,待取得執照後,再結清尾款280萬元。

不過後來李瑞祥遭踢爆根本不是啟承建設公司的老闆,而只是零持股的掛名董事,李瑞祥改口說他把股份登記在曾人傑妻子、公司監察人呂菁倫名下,不過又遭打臉他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是公司實際負責人,李不但沒有公司大小章、也沒有帳冊,而且當初支付720萬元律師顧問費的匯款單,匯款人也是啟承建設董事長曾人傑的名字。

福龍寶塔停工多年,啟承建設買下後,衍生產權和經營權之爭。(圖/讀者提供)
福龍寶塔停工多年,啟承建設買下後,衍生產權和經營權之爭。(圖/讀者提供)

此外,李瑞祥還利用啟承建設老闆曾人傑另案遭通緝,指稱曾人傑的妻子、公司監察人呂菁倫一同逃匿,導致公司無法召開股東會改選董事為由,今年7月11日向台南地院聲請擔任啟承建設臨時管理人。李瑞祥在聲請狀強調,公司尚在營運中,且有處理靈骨塔特許行業執照發放、升降設備、處理訴願、訴訟必要,並提出台南市政府工務局、民政局函文,強調公司確有選任臨時管理人必要,以避免業務停頓而受到損害,台南地院今年8月9日裁准李瑞祥擔任臨時管理人。

曾人傑的妻子、同時也是啟承建設的新任董事長呂菁倫得知後,火速提出抗告,並於8月12日到法院遞狀說明,法院才知道啟承建設已選出新任董事長,因此8月29日推翻8月9日的舊裁定,認定啟承建設不需要臨時管理人。李瑞祥形式上只當了21天的公司臨時管理人就被拉下馬。

台南地院今年8月29日公布的裁定書指出,啟承建設原董事長曾人傑、董事李瑞祥等人的任期為2017年12月4日到2020年12月3日,屆期並未改選,台南市政府也未限期改選,由於董事長曾人傑遭通緝,因此啟承公司在今年7月27日召開臨時董事會和董事會,改選呂菁倫為董事長,曾人傑、孔偲齊等人為董事,李瑞祥被踢出董事會。.

啟承建設新任董座呂菁倫出示當初與值鼎開發公司購買福龍寶塔合約書,強調自己才是啟承的老闆。(圖/周志龍攝)
啟承建設新任董座呂菁倫出示當初與值鼎開發公司購買福龍寶塔合約書,強調自己才是啟承的老闆。(圖/周志龍攝)

呂菁倫主張,她是啟承建設的最大股東,且股份都是她個人持有,可以正常行使股東權利,並非借名登記,董事會也正常運作,並合法召開臨時董事會改選董事和監察人,還召開董事會選她擔任董事長,顯示公司董事會運作順利。她強調李瑞祥向法院聲請擔任公司臨時管理人,目的要「強奪公司的經營權和產權」,希望法院廢棄原裁定。

台南地院調取啟承公司在經濟部商工登記公示資料後,認為雖然原董事長曾人傑遭通緝無法執行職務,但啟承公司已選出新任董事長、董事及監察人,顯示公司董事會並無不能行使職權、危害股東權益及經濟秩序等情形,因此廢棄原先選任李瑞祥為公司臨時管理人的裁定。裁定書同時指出,除非法院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否則不得對本案提起再抗告。

呂菁倫指出,當初李瑞祥介紹幫曾人傑打刑事官司的律師,這次竟反過來替李瑞祥向法院聲請擔任公司臨時管理人,律師明明有她的line、卻不聯絡她,還在聲請狀說她和先生曾人傑一起逃匿。律師則辯稱呂菁倫逃匿一事是李瑞祥說的,她的line有上千個,忘記有呂的line。呂認為對方已涉嫌違反律師倫理,也懷疑當初李介紹這位律師別有用心。

對此,李瑞祥全盤否認相關指控,強調他是合夥人、也是董事,聲請當公司臨時管理人合情合理,當初總統蔡英文准予使用印文做匾額也是真的。

謝龍介 李瑞祥 黃偉哲 啟承建設 龍福寶塔 曾人傑 呂菁倫 通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