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五分埔劫鏢1/Uber女司機運鈔3400萬被搶 最高法院令查關鍵50分鐘

Uber女駕駛 內神通外鬼 涂誠文 銀樓老闆 Uber運鈔搶案 四海幫 郝廣民 王璟澄 新加坡舞廳 王璟澄 劉馥增 林東賢 吳尚澤
五分埔劫鏢1/Uber女司機運鈔3400萬被搶 最高法院令查關鍵50分鐘

鄧姓Uber女駕駛開黑色轎車載3400萬元現金遭劫,檢警懷疑有內神通外鬼。(圖/翻攝中視新聞)

2018年10月29日晚間7點多,Uber鄧姓女駕駛載著王姓女友,替銀樓老闆涂誠文運送3400萬元現金,行經台北市五分埔時,鄧女因王女喊餓,遂把車停在路邊,留王女在車上顧錢,自己下車去買鹽水雞,不料2名男子突然持刀逼王女下車,隨即連車載著現金逃離,成為轟動一時的Uber運鈔搶案,4年來歷經檢警和3個審級法院、共11位法官審理調查,但幕後主嫌是否真是四海幫大哥郝廣民,最高法院8月已下令重查其中一名犯嫌手機訊號「關鍵50分鐘」才能下定論。

搶案發生後,警方立即組成專案小組展開調查,從鄧女案發當晚開車收帳路線,調閱沿路監視器畫面,釐清上百輛可疑車輛後,發現鄧女當晚在大同區新加坡舞廳前向周男收帳後,有輛白色BMW一路尾隨,事後查出這輛車的蔡姓車主,遂循線追出當天開BMW的人是新加坡舞廳泊車小弟王璟澄,他駕駛蔡的BMW載著新加坡舞廳經理劉馥增、林東賢(新加坡舞廳前員工)一路從舞廳跟監鄧女的車子到信義區五分埔的中坡北路,趁鄧女下車買鹽水雞,由劉、林2人下手行搶。

檢警查出,當時林東賢持刀逼待在Uber車上的王女下車後,隨即和劉馥增開走這輛載有3400萬元現金的Uber運鈔車,再與王璟澄開的BMW會合,把錢搬上BMW後,將Uber運鈔車棄置忠孝東路五段附近,再由王男開BMW載劉、林兩人逃逸,並將贓款帶回台北市吉林路租屋處。隨後四海幫大哥郝廣民在舞廳員工吳尚澤陪同下,搭乘另一員工黃鉉博駕駛車輛抵達吉林路租屋處,將贓款各分100萬元給王璟澄、劉馥增及林東賢,然後各自鳥獸散。

新加坡舞廳員工涉及Uber劫鈔案,檢方聲押獲准。(圖/翻攝中視新聞)
新加坡舞廳員工涉及Uber劫鈔案,檢方聲押獲准。(圖/翻攝中視新聞)

案情曝光後,劉馥增潛逃出境遭通緝,警方先後逮捕王璟澄、林東賢,林再咬出幕後主使者是新加坡舞廳股東兼經營者郝廣民,檢警宣告全案偵破。

這個案子看似破得漂亮,檢警認為除了共犯劉馥增在逃,連幕後藏鏡人郝廣民都抓到了,可是郝廣民涉案部分,雖然一審依加重強盜取財罪重判10年,但上訴高等法院卻遭逆轉改判無罪,讓檢警相當傻眼。檢方上訴後,郝廣民無罪判決遭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最高法院認為,高院對於郝廣民涉案證據都採取從嚴認定的角度,特別是針對共犯王璟澄案發時手機的SIM卡,有一段消失的50分鐘謎團,究竟該如何解讀,攸關郝廣民清白。

最高法院指出,王璟澄曾供稱案發後在台北市五分埔附近把行動電話連同裡面SIM卡一併丟棄,高院則認為王璟澄一直使用到當天晚上,而手機電話訊號從當晚8點44分到9點34分,長達51分鐘時間一直在台北寧夏夜市、延平南路一段附近打轉,並未涵蓋吉林路一帶,因此難以認定他當晚曾到吉林路參與分贓,也會衝擊林東賢和吳尚澤指認郝廣民等人有到分贓現場的證據力,連帶影響郝廣民是否涉案,所以必須確認王男的行蹤,才能判定其供述郝廣民有出現分贓的真實性。

四海幫大哥郝廣民遭檢警認定是Uber劫鈔案藏鏡人,不料高院改判無罪,最高院則發回重查。(圖/翻攝中視新聞)
四海幫大哥郝廣民遭檢警認定是Uber劫鈔案藏鏡人,不料高院改判無罪,最高院則發回重查。(圖/翻攝中視新聞)

最高法院則認為,王璟澄一審曾明白指出案發當晚8點44分左右離開寧夏夜市附近的蓬萊國小地下停車場,再搭計程車回新加坡舞廳接手替他代班的彭姓同事,然後工作半小時到1小時。但王男說法並不符合手機基地台發出訊號的軌跡路線,因此王男手機和SIM卡是否在他身上雖然不無疑問,不過至少可以證明王男把BMW停在蓬萊國小停車場,在地理位置上離吉林路也不遠。

最高法院指出,本案關鍵50分鐘疑點重重,王璟澄對那段時間的活動情形是否說真話?他的手機和SIM卡是否真的在行搶後就丟掉?如沒丟掉,手機和SIM卡的基地台訊號軌跡能否作為他當晚行動依據,這些疑點目前都還不明朗。

最高法院強調,本案攸關郝廣民的清白,高院有必要針對王璟澄、吳尚澤和林東賢的供述再次勾稽比對,並確認吳尚澤和林東賢對郝廣民不利證詞是否為真,因此撤銷高院對於郝廣民的無罪判決,發回高院更審。

Uber女駕駛 內神通外鬼 涂誠文 銀樓老闆 Uber運鈔搶案 四海幫 郝廣民 王璟澄 新加坡舞廳 王璟澄 劉馥增 林東賢 吳尚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