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轉型正義玩假的2/老翁臨終只想要回土地 家屬苦等70年只差1里路

轉型正義 地評會 強佔 徵收 朱俊穎 葉芸君 再訴 台北聯保廠 領補償費
轉型正義玩假的2/老翁臨終只想要回土地 家屬苦等70年只差1里路

地主70年前曾翻牆爬進台北聯保廠營區陳情,遭阿兵哥亮槍威嚇只好離開。(圖/攝影組)

「不知道政府要不要還給我們?」高齡90餘歲的梁老先生臨終前仍念念不忘新店大坪林被軍方強制徵收的土地,家人聞言為之鼻酸!位於新北市新店區的聯勤台北保修廠地主第三代詹先生提到外公過世前遺言,忍不住聲音哽咽、眼眶濕潤。

詹先生接受採訪時表示,他的外公70年前在新北市坪林山區幫人耕作,因山上收成不好,因此友人介紹他到新北市新店大坪林地區買農地,外公眼見這塊土地是平地,附近還有景美溪,灌溉用水不餘匱乏,因此和3個兄弟商量下,一起硬咬著牙、興沖沖地借錢來買地種田,不料高興沒幾天,土地竟變成軍方的!

詹先生指出,外公和兄弟們買了大坪林附近土地後,原本以為從此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可以把孩子們拉拔帶大,不料沒多久,外公夢想「安居樂業、帝力於我何有哉」的生活,卻被軍方一紙徵收公文給徹底毀滅。

詹先生表示,軍方1953年正式徵收前,其實已經開始占用外公剛買不久的土地,當時詹先生的母親只有4歲,外公和兄弟們陳情抗議無效,甚至還帶著舅舅們翻牆爬進營區,希望當面找營區長官陳情,把地還給他們,讓他們能活下去!搞不清楚狀況的阿兵哥竟亮槍命令他們離開,外公和舅舅們只好再爬牆離開,所幸沒有擦槍走火、釀成意外,但不少長輩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

後來軍方和地主們多次協調,但軍方開出的徵收條件,比「標準地價評議委員會(簡稱地評會)」規定的收購價格、稻穀市價每百台斤新臺幣135元少得多,地主不願土地被徵收,軍方也拒絕讓步,使得雙方1954年6月25日在新店鎮公所召開的協商會上各說各話,沒有交集。

行政院推動轉型正義不遺餘力,還成立專責委員會,不料對於台北聯保廠低價徵收案拒絕認錯、還一再上訴。(圖/報系資料照)
行政院推動轉型正義不遺餘力,還成立專責委員會,不料對於台北聯保廠低價徵收案拒絕認錯、還一再上訴。(圖/報系資料照)

不料軍方事後卻說地主同意徵收,還拿了補償金,「可是外公和其他長輩都說沒拿錢」、「軍方也提不出地主領錢的簽名或按捺指紋的資料。」詹先生氣得說:「這根本是打著徵收名號、行強占之實!」

外公的剛買的土地突然沒有了,不但無田可種,還要想辦法把當初借來買土地的錢還人家,同時還要照顧6個孩子,大女兒還患有癲癇症,讓外公和外婆眼淚只能往肚子裡吞,日子說有多苦就有多苦。外公為了讓家人活下去,經常拉三輪車替人載貨,還四處打零工貼補家用,但錢賺得不夠,家中孩子又嗷嗷待哺,常到市場撿拾別人丟棄剩下的菜葉,拿回家剔掉壞掉的部分煮來吃。

雖然如此,詹先生的外公、母親和舅舅們從來沒忘記那筆被徵收的土地。詹先生說,10年前有土地掮客說能幫忙向軍方要回土地,希望事成後六四或五五分帳,後來也沒下文,長輩認為掮客要得太多,不想繼續委任。

直到5、6年前,社會上有股轉型正義風氣,詹先生心想或許是個機會,因此說服長輩走法律途徑,2018年8月間委任鼎峰國際法律事務所的朱俊穎律師,事情終於有了轉機。

朱俊穎和事務所的葉芸君律師、魏正棻律師等人替地主提起「土地徵收法律關係不存在(即徵收無效)訴訟,終於獲得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支持,負責土地登記的新北市地政局代表也向法官表示,本案回復登記沒有問題,雖然土地地號多次變更,只要再套繪就能還原原始面積。上訴後,仍獲最高行政法院支持。

雖然行政院敗訴確定後,日前又提起再審之訴,主張地主曾領補償費,雖未領足全額,但有領錢就不該再翻案。不過一般法界人士認為,再審之訴翻案的機率微乎其微,因此本案可說大勢底定。

朱俊穎律師指出,本案地主的二、三代繼承人共有24人,人數眾多,等法律程序穩固下來,就會找地主後代一同討論是想把土地登記回來、還是領取補償費;詹先生則表示,目前長輩都想把土地要回來,希望行政法院早日駁回再審,還給他們遲到快70年的正義。

朱俊穎律師替地主打贏台北聯保廠土地徵收無效官司,成為轉型正義下首例。(圖/黃威彬攝)
朱俊穎律師替地主打贏台北聯保廠土地徵收無效官司,成為轉型正義下首例。(圖/黃威彬攝)
轉型正義 地評會 強佔 徵收 朱俊穎 葉芸君 再訴 台北聯保廠 領補償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