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武陵遺恨1/退輔會承諾公地放領卻黃牛 老榮民墾荒42年抱憾而終

退輔會 公地放領 夏奇正 福壽山農場 墾荒換農地 農地耕作所有權 軍官個別墾戶 勝光墾區 夏瑞璘 勝溪流域 超耕 水土保持 原地放領
武陵遺恨1/退輔會承諾公地放領卻黃牛 老榮民墾荒42年抱憾而終

夏奇正夫婦到福壽山農場開墾,山上沒水沒電,找人幫忙劈材準備過冬。(圖/投訴人提供)

1956年東西橫貫公路動工,政府動員1萬多名退伍軍人參與,4年後終於通車,另受限於國家財政困難,政府以「墾荒換農地」的政策鼓勵榮民到橫貫公路沿線開墾,1962年6月,當時40歲的夏奇正響應政府號召,帶著妻子和兒女上山開墾,但他直到82歲在整地時過世,仍等不到政府承諾放領的土地。

1957年位於台中縣太平鄉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所屬的福壽山農場成立,行政院隔年頒布《橫貫公路沿線農業開發方案》,規定橫貫公路沿線1公頃以上、10公頃以下的土地,由築路有功的榮民優先承墾,後來降低門檻,如榮民願意上山墾荒,並完成開墾,都有機會獲得農地耕作權或所有權。

原本在台北縣石碇鄉開墾的退役少校夏奇正,無意間在廣播節目聽見這個消息,申請核准後,1962年6月以「軍官個別墾戶」身分帶著妻兒上山。

夏家第二代指出,當時武陵農場還沒成立(武陵農場1964年成立),父親是第一批進入福壽山農場「勝光墾區」開墾的退伍軍官,一家4口住進農場簡陋房舍,父母親胼手胝足,開始長達42年的墾荒生涯。由於「勝光墾區」荒蕪一片,加上退輔會和福壽山農場也沒有規劃,因此父親選在有勝溪河灘地和附近山坡地展開墾荒生涯。

圖左為夏奇正的長子和長女由來訪的軍中同袍右手牽著、左手抱著。圖右為投訴人夏家第二代夏瑞璘受訪。(圖/投訴人提供、方萬民攝)
圖左為夏奇正的長子和長女由來訪的軍中同袍右手牽著、左手抱著。圖右為投訴人夏家第二代夏瑞璘受訪。(圖/投訴人提供、方萬民攝)

夏奇正為了開墾荒地煞費苦心,除了鋸掉荒地內雜樹還引水灌溉,在山坡上種蘋果和水梨以及少量的桃子,在溪畔試種蔬菜。果樹無法像蔬菜一樣能快速收成,前8年都在投入勞力和資金,孩子又接連出生,除了長子和長女是上山前就出生,陸續又生了3個女兒,經常需要跟友人借貸才能維持生活。

開墾期間最讓夏家傷心的是,1962年出生的大女兒在2歲時,因父母忙於農作,就和一群孩子在附近遊玩,見一旁有紅色小果實,孩子們肚子餓隨手抓起來就吃,不料集體中毒,大女兒送醫洗胃仍不見好轉,不幸過世,小小的遺體就葬在父親開墾的林地旁,與終日辛苦耕作的父母親長相左右。

夏奇正和太太種植的蘋果等果樹,經過長達8年的悉心照料和灌溉培養,終於在1970年量產賣到市場,逐漸改善家庭生活並償還債務,不料好景不長,1979政府開放蘋果進口,夏奇正夫婦親手栽種的蘋果價格一落千丈,也讓夏家經濟每況愈下。此時政府當初說好開墾完畢就要放領的土地一直沒給,拖到1989年德基水庫上游集水區和有勝溪流域的整治問題浮出檯面,行政院決定暫緩放領,這時已經67歲的夏奇正還是沒拿到土地,後來退輔會又想把有勝溪畔的墾地收回造林,就以水土保持和超耕為由,對夏家提告,說他們無權占有,夏奇正先前就表示願意返還,但希望補償一些費用,但雙方協調沒共識,當然,一直沒拿到土地權狀的夏家輸了。

東西橫貫公路(即中橫)主線加支線全長超過200公里,施工殉難者212人、受傷者702人,平均每公里犧牲1人餘。(圖/報系資料照)
東西橫貫公路(即中橫)主線加支線全長超過200公里,施工殉難者212人、受傷者702人,平均每公里犧牲1人餘。(圖/報系資料照)

夏奇正從1989年起抗爭了10年,退輔會後來提出換地和等待有勝溪整治完成再放領土地兩個方案,這時已經快80歲的夏奇正怎麼可能選擇換地重新開墾?因此滿心期待原地放領,只是他年事已高,2004年底以82歲高齡,開著小怪手整地時因腦溢血過世,生前在改劃歸武陵農場的勝光墾區開墾的了42年,原本以為能領到政府說好要給他的土地,最後卻落空了!

由於本案土地涉及有勝溪流域整治問題,因此放領作業並不順利,專案保留放領權達63戶,後來退輔會透過換地等方式處理,截至目前為止仍有27戶墾戶尚未辦理放領,夏家也是其中之一。

退輔會 公地放領 夏奇正 福壽山農場 墾荒換農地 農地耕作所有權 軍官個別墾戶 勝光墾區 夏瑞璘 勝溪流域 超耕 水土保持 原地放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