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武陵遺恨2/夫妻見證國共著名戰役 響應政府墾荒竟遭掃地出門

公地放領 退輔會 夏奇正 墾荒換農地 謝霞櫻 耕地被收 孟良崮之役 張靈甫 劉斐 共諜 一江山戰役 武陵農場 提告 憲法訴訟 憲法訴訟
武陵遺恨2/夫妻見證國共著名戰役 響應政府墾荒竟遭掃地出門

圖左為夏奇正和同為江浙反共救國軍的同袍謝霞櫻結婚照,圖右為謝霞櫻在自家蘋果樹前留影。(圖/投訴人提供)

當年政府為鼓勵榮民到橫貫公路沿線開墾,拋出「墾荒換農地」的政策,退役少校夏奇正及曾是反共救國軍護理員的老婆率先響應,在如今的武陵農場一帶開墾,但墾荒了42年不但等不到退輔會承諾要放領的土地,他的後代如今還面臨耕地被收回、家族被掃地出門的窘境。

1922年出生的夏奇正是浙江青田人,浙江麗水師範畢業後在學校教書,見國難方殷、日本侵略中國,遂投筆從戎,從浙江跑遍半個中國,到四川成都就讀中央軍校18期,他曾參與國共內戰史上著名的孟良崮之役,當時他是國軍王牌部隊、整編第74師師部搜索營副連長,師長張靈甫在抗日和剿共戰爭中是赫赫有名的常勝將軍,不幸1947年遭潛伏在國軍高層的共諜劉斐等人設計,率部陷入共軍包圍,在山東省孟良崮慘遭殲滅。

戰場上劫後餘生的夏奇正不甘被俘,趁隙脫逃,此時國軍剿共戰爭接連失利,不願接受共產黨統治的夏奇正從浙江溫州輾轉到大陳島,並加入江浙反共救國軍,擔任大隊參謀長,後來部隊先遷到馬祖,再轉往澎湖,他認識了同為浙江人的謝霞櫻小姐,謝家原本是地主,謝霞櫻不堪遭共產黨批鬥、掃地出門,也加入江浙反共救國軍當護理員,兩人情投意合遂結成連理,後來了生下1子4女。

1930年出生的謝霞櫻頗有巾幗英雄氣概,還當過江浙反共救國軍的無線電報務員,曾經歷國共內戰末期的一江山戰役,她透過無線電親耳聽聞一江山指揮官王生明在槍彈如雨下壯烈成仁,感慨良多,這場戰役等同宣告國民政府在中國大陸已無立足之地,退守台灣已成定局。

謝霞櫻在夏奇正1959年退伍後,一同到台北等地謀生,1962年和先生及兒女到東西橫貫公路的福壽山農場開墾,經常背著孩子農作,還長途跋涉行走山路,搭車到宜蘭採購生活必需品,返程再挑著採買物資回到農場。只是這位曾經縱橫沙場的巾幗英雄,和先生攜手篳路襤褸、開墾荒地40餘載,夫妻兩人身後竟無一瓦之覆、無一壟之植。

圖左為夏奇正的農場老宅正遭拆除中,圖右為夏家老宅拆除後現況。(圖/投訴人提供)
圖左為夏奇正的農場老宅正遭拆除中,圖右為夏家老宅拆除後現況。(圖/投訴人提供)

2004年底夏奇正在農場開著小怪手整地時,突因腦溢血猝逝,但退輔會說好要發放的土地仍沒著落,此時退輔會先前控告夏家的超耕官司還在進行,官方要求謝霞櫻簽下借耕契約,並撤回上訴,否則將強制收回農地,謝霞櫻不願40幾年開墾心血付諸流水,2009年10月勉強同意簽字,當時她向兒女感嘆,年輕時被共產黨掃地出門,沒想到逃到台灣後,政府食言不發放土地,又再次被掃地出門,2015年9月抑鬱而終。

夏奇正、謝霞櫻兩人生前最放心不下的是,就是年紀最小、患有唐氏症的小女兒,現在已經50歲了,仍無法自理生活,由兄姊們輪流照顧。

夏家連續走了2位老人家,但厄運還沒結束,退輔會認為夏家第二代不能繼續承租土地,武陵農場提告要求他們打包走人,且不願出租當初承諾放領的土地,法院認為當初夏母謝霞櫻已與退輔會簽立借貸土地契約,根據契約內容規定,武陵農場得在夏母身後終止契約,因此夏家第二代無權繼續占用耕地,判決夏家敗訴確定。

對此,夏家第二代透過律師張淵森提起憲法訴訟,表示當初退輔會和農場方面1962年規定,墾戶3年內完成開發就會放領土地,父親夏奇正達成規定,後來1965年和1968年經過兩次土地測量確立農場土地面積,1968年起不准新墾戶加入,可是父親在世40年來,退輔會一直沒放領土地,甚至還廢除相關法律,造成如今局面。

圖左為退輔會武陵農場發文同意夏奇正的專案保留放領權益,圖右為夏妻謝霞櫻簽名的土地借貸同意書 。(圖/投訴人提供、方萬民攝)
圖左為退輔會武陵農場發文同意夏奇正的專案保留放領權益,圖右為夏妻謝霞櫻簽名的土地借貸同意書 。(圖/投訴人提供、方萬民攝)
公地放領 退輔會 夏奇正 墾荒換農地 謝霞櫻 耕地被收 孟良崮之役 張靈甫 劉斐 共諜 一江山戰役 武陵農場 提告 憲法訴訟 憲法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