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娛樂
即時

聽到關鍵字 安心亞大暴走:為什麼要控制我

安心亞對控制狂非常受不了。(圖/中天)

安心亞對控制狂非常受不了。(圖/中天)

中天綜合台《同學來了》聊被控制狂影響的經驗,主持人安心亞怒喊:「我就是很叛逆的人,為什麼要控制我?聽到說『我這樣是為妳好』就很有壓力。」無尊好奇安心亞對另一半是否會有控制欲?安心亞則語出驚人:「我就算會控制也控制不了你(阿Ken),雖然這樣講聽起來怪怪的。」阿Ken聽了立馬笑說要安心亞「試試看」,「她會控制的就是她自己,因為她自我要求很高,譬如這表演難的要死,但她就是會堅持要做到。」

哈孝遠則抱怨至今都難逃姊姊哈平遠的掌控:「我媽把我所有積蓄都給我姊管理,她自己決定幫我買房子,完全沒跟我講,就直接從我帳戶把頭期款轉給人家!」不僅如此,哈孝遠連思想都被控制:「我是單親家庭,我媽有些追求者,有叔叔人很好,送我機器人,送我姊姊禮券,我幾乎直接要叫他爸爸,但我不知道我姊為什麼很討厭他。」哈平遠則解釋:「那時候我有點叛逆,覺得到底是要討好我們什麼?」哈孝遠更補充當時還被哈平遠「催眠」要站在同一陣線上:「我姊突然把我抓過來說『你很討厭他』,講第3次之後,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說『那我們怎麼弄他』?她說用水槍噴他,我就去噴那個叔叔,然後我媽這段桃花就沒了。」

哈孝遠稱難逃姊姊哈平遠的控制。(圖/中天)
哈孝遠稱難逃姊姊哈平遠的控制。(圖/中天)

若綺認為楊昇達不僅控制欲強,還時常管太寬:「我們社區群組說有小朋友去泳池撿到果凍,有個媽媽跳出來解釋,說是小朋友學游泳,教練怕他怕水就丟果凍在裡面讓他去撿,但昇達還是不放過。」楊昇達則認為這不僅會汙染泳池環境,還有安全疑慮,這點無尊也非常認同:「我以前是救生員,所以對泳池的規範蠻龜毛的,泳池裡真的不能出現別的東西。」但哈孝遠卻跳出來為若綺抱不平:「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她最可憐的就是每過半年就要跟昇達說『我們可以結婚了嗎』?」若綺也藉機抱怨:「因為什麼事情都是按照他的節奏走,我的節奏不是節奏。」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鎖定中天綜合台每週一週五晚間9點《同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