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富豪新列傳/陳泰銘強勢併購讓國巨騰籠換鳥 卡位高階車用市場晉級國際大廠

富豪新列傳 陳泰銘 國巨 併購大王 台灣富豪 財務高手 關之琳 庫存去化 陳木元 飛利浦 電容廠 減資
富豪新列傳/陳泰銘強勢併購讓國巨騰籠換鳥 卡位高階車用市場晉級國際大廠

靠著跨國併購,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成功讓公司由區域型轉為國際公司,也造就個人身價成為全台第8大富豪。(圖/報系資料照)

在台灣富豪列傳中,今年67歲的國巨(2327)董事長陳泰銘人生與事業都精彩,38年前他創業生產陶瓷電容器及晶片電阻,靠著併購及減資,如今已是全球最大電阻廠及第二大電容廠,這位「併購大王」及「財務高手」也成了十大富商,且是狂熱的藝術品藏家,他和港星關之琳的一段戀情,更令人記憶猶新。

儘管在疫情干擾下電子品消費需求疲弱,連帶使被動元件供應鏈表現普通,不受投資人青睞,但國巨絲毫不受影響,2018年及2019年接連吃下普思及基美等2家歐美廠商,2022年10月短短兩周內,又陸續併購賀利氏高階溫度感測器事業部及法國施耐德高階工業感測器事業部。

一位被動元件廠商觀察,「2018年日本大廠村田(Murata)、TDK等公司將旗下被動元件產品轉至汽車市場造成市場大缺貨,國巨在當時趁勢搶佔市占,同時也讓公司財務有所調整,並進行體質轉型。」

如今隨著疫情淡去,全球市場陸續解封,「雖然庫存去化尚未結束,但電動車市場仍是百家爭鳴,尤其電動車所需要的零組件眾多,陳泰銘或許也會有更進一步的併購動作,產業同業都在觀察。」這位業內人士研判。

其實國巨原由陳泰銘哥哥陳木元於1977年所創立,陳泰銘從成功大學畢業後,1985年也創辦「台灣阻抗」,四年後併入國巨,後陳木元賣股,兄弟分家,陳泰銘也開啟併購之路。

在電子產品的零組件中,被動元件(passive component)為其一,主要是電容、電阻及電感,在國際大廠砍價搶市下,傳統被動元件一度慘到千顆報價不過數美元的景況。

為要擺脫悲慘命運,切入一顆報價數美元的高階車用被動元件市場,併購已經成為國巨不斷成長轉型的重要策略,1994年迄今,陸續併購超過20家公司,而最重要的一役,就是2000年的「小吃大」,吃下飛利浦被動元件部門,直接跳級為全球被動元件三哥。

國巨跟鴻海在2011年5月合資成立通路商國創半導體(原名國瀚半導體),攜手進軍電動車產業。(圖/鴻海提供)
國巨跟鴻海在2011年5月合資成立通路商國創半導體(原名國瀚半導體),攜手進軍電動車產業。(圖/鴻海提供)

如今,國巨已是全球第二大的電容廠,僅次於日本村田,另外國巨也是全球最大的電阻廠,但面對其他國際廠商,總嫌還是低了一階。「國巨有很好的策略,但在全球產業版圖中,其實還是『區域型』公司。」這位併購大王說,基美跟普思加入後,國巨才開始有機會朝「全球級」的國際公司升級。

在財務操作上,陳泰銘一樣是快狠準。不斷併購的國巨,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不堪財務壓力,陳泰銘引入私募基金KKR,聯手新設公司買下國巨,下市再減資重新上市,救活了國巨,小股東卻哇哇叫。

這一役,讓陳泰銘別有心得,從2013年到2017年,國巨一共進行了4次減資,讓國巨股本從減資前的約220億元,一路降至約43.2億元,連帶地,國巨股價也從不到十元的雞蛋水餃股,一躍而上,2018年在每股大賺80元助攻下,一度攻上1310元,陳泰銘則在2015年進入台灣前十大富豪後,就一直在榜上。

去年10月在進行兩樁國際併購案的同時,國巨進行第5次減資,股價站穩350元後,陸續攻破400元及500元大關,在全球科技大咖財富縮水之際,陳泰銘身價續揚,去年底以42億美元身價,排入台灣富豪第8名,比前年前進1名。

看著國巨一路壯大股價走高,一位舊國巨的小股東心中有股莫名的哀傷,「手中持股早已被減資減光光,僅剩下零股!」

因應全球客戶的需求及長期訂單增長,國巨擴大利基型及高端產品台灣產能。(圖/高雄市經發局提供)
因應全球客戶的需求及長期訂單增長,國巨擴大利基型及高端產品台灣產能。(圖/高雄市經發局提供)
富豪新列傳 陳泰銘 國巨 併購大王 台灣富豪 財務高手 關之琳 庫存去化 陳木元 飛利浦 電容廠 減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