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古天樂電影公司遭控欠薪…導演爆「金馬創投百萬首獎」遭侵吞 天下一回應了

古天樂 天下一 任俠
古天樂電影公司遭控欠薪…導演爆「金馬創投百萬首獎」遭侵吞 天下一回應了

知名港星古天樂。(圖/翻攝自古天樂臉書)

知名港星古天樂出道多年,出演過多部經典電影,深受眾多影迷喜愛,如今他除了拍戲,也積極經營旗下的「天下一電影公司」,近年陸續製作《明日戰記》、《飯戲攻心》、《闔家辣》等熱門港片。不過,天下一電影公司近日卻被新銳導演任俠指控欠薪,甚至獨佔「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且金流去向不明,引發議論。

任俠委託香港編劇權益聯盟在臉書發出聲明,「製作公司天下一在處理編劇費、編劇合約、及「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上涉及嚴重不公。任俠作為《紙皮婆婆》的主要編劇,不但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最終須由聯盟協助追討。」

聲明提到,「天下一於毫無預警之下單方面中斷《紙皮婆婆》項目和取消任俠的導演合約,更在從未得到任俠同意下,擅自分配並透支由雙方共同擁有的『百萬首獎』獎金。聯盟多次就上述事件與負責此項目的天下一高層交涉,惟未能獲得合理的解釋和後續安排。我們現在嚴正要求與古天樂先生直接對話,以盡快解決《紙皮婆婆》項目開發權和獎金去向等事宜。」

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指出,「任俠由2018年10月開始參與《紙皮婆婆》劇本創作,由故事大綱去到劇本第二稿,一直是編劇主筆。然而,在編劇合約的處理上,任俠卻一直被蒙在鼓裡。天下一在未得到任俠同意下,暗自與舒琪(《紙皮婆婆》的另一編劇,同時亦是監製)簽訂了一份包含了整部戲的編劇預算,但沒有包含任俠在內的編劇合約。」

聯盟表示,「任俠參與《紙皮婆婆》劇本創作超過三年,期間完全沒有收到分毫的編劇費。他追討編劇費時,天下一高層卻以『編劇費已全數發給舒琪』為由拒絕受理,直至聯盟加入追討,天下一高層的態度才有所改善。追討期間,聯盟和任俠亦多次要求查閱《紙皮婆婆》的編劇合約,但天下一一直以公司保密為由拒絕。直至目前為止,作為《紙皮婆婆》主要編劇的任俠仍然未親眼看過編劇合約的任何一字內容,只能從天下一高層的口中得知編劇合約上的大概金額。」

聯盟強調,「2021年11月,任俠輾轉被告知天下一已中斷《紙皮婆婆》項目和他的導演合約。然而,當聯盟和任俠向天下一查詢「百萬首獎」獎金的去向時,天下一的回應竟是已把獎金花光,從沒詢問作為導演任俠的同意。」

(圖/翻攝自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Equal Write Union Hong Kong臉書)
(圖/翻攝自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Equal Write Union Hong Kong臉書)

對此,天下一電影公司今(24日)稍早委託律師發表聲明。全文如下:

1. 本行委託人就中止《紙皮婆婆》項目,引發的分歧從去年5月至10月,直與貴方尋求解決共識。期間,雖然本行委託人感到貴方强詞奪理,但亦一直忍讓。本行委託人在 2022年10月31日仍然就和平解決分歧提供解決協議書草稿並提出 若貴方仍有其他修正建議,我們可見面計論及總結此協議內容。可是一直未有收到貴方回覆。所以,本行委託人對貴方選擇於大年初二公衆假期發表該文章和當中的失實指控感到錯愕和遺憾。

2. 貴方很清楚事實跟該文章的內容大相徑庭。就此,附上本行委託人至貴方 2022年7月31日、9月7日和10月5日的電郵。貴方明顯漠視事實。

3.就編劇合約的間題,本行委託人委任的編劇是舒琪先生。任俠先生是由舒琪先生向本行委託人推薦,於2018 年12 月1日與本行委託人就該項目簽訂電影導演合約。同日,本行委託人典舒琪先生簽訂電影編輯合約,之後簽訂電影監製合約。本行委託人自然期待舒琪先生和任俠先生各司其職。本行委託人並按該三份合約分別向舒琪先生和任俠先生支付相關期數的酬金。據了解,任俠先生有參與該項目劇本第一稿的創作,為此舒琪先生向任俠先生支付了港幣 67,500 元的酬金,這是他們之間的合作協議。貴方指任俠先生 “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之說,根本與本行委託人無涉。貴方有什麽理據要求本行委託人提供不涉任俠先生作為合約方而是本行委託人與舒琪先生所簽訂的合約?

4. 貴方“「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上涉及嚴重不公、(獨佔百萬首獎獎金,獎金去向含糊不清)、天不一的回應竟是已把獎金花光、為整個金馬創投立不了極壞的先例等的失實指控,是對本行委託人的惡意污蔑。貴方完全清楚合北金馬創投會議的「百萬首獎」協議沒有貴方所謂以製作公司與導演共同支配與協商為原則的說法!本行委託人於 2022年7月31日給予貴方的電郵指出:

"該金馬創投會議企劃案是由有本行委託人以製作公司身份報名參加。提交資料包括《紙皮婆婆》劇本第二稿、導演、製片及製作公司等資料。收到得獎通和後,由本行委託人與台灣財團法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簽訂拍攝協議書。該協議書列出本行委託人獎金為新台幣100萬元;扣除稅款後,實為新台幣80萬元。根據前述拍攝協議書,本行委託人須負擔若干義務包括於片頭獨立露出基金會要求的字樣和Logo以及將該片台灣地區影展類活動首映權保留予基金會等。該獎金是基金會提供予本行委託人的,而本行委託人亦擬將款項用於該片製作。本行委話人後來決定停止開發該片,並收到任俠要求分發該獎金。雖然本行委託人認為該獎金是給公司的,因為任俠要求分獎金沒有先例,為審慎起見,本行委託人與基金會接洽,通知基金會該片暫停發展並查詢基金會對獎金有沒有分配指引?如沒有,可否以導演、編劇、製片、製作公司四個單位等份分配。本行委託人得到基金會以下回覆全文:

關於獎金乙事,金馬創投會議在規章及得獎拍攝協議等文件中並無任何分配指引。金馬創投不會將已撥款的現金獎回收,也不會干涉得獎單位對獎金的運用,但樂於見到有功於開發此案的人員能獲得應有的鼓勵。以上說明。感謝

根據基金會,獎金的處理,全由得獎單位即本行委託人決定。本行委託人律師認為既然獎金是給予本行委託人的,就算要分配,理應先扣除本行委託人在該片的支出,有餘額才進行分配。但本行委託人經考慮後,決定不作扣除,將獎金分發。本行委託人認為,既然報名條件包含製作公司、製片、導演及劇本四個基本元素,如要分配獎金,將之平分該四個單位最為公平;該四單位分別為本行委託人作為製作單位、本行委託人作為製片 (Heidi 乃本行委託人雇員)、任俠導演和舒琪編劇。貴方表示「事實上,在百萬首發的合約上,簽署方為當局與天不一及任俠。舒琪並不是百萬首獎的得獎者之一,我們亦看不到任何理據他可以分沾部份獎金。對於這個條款,我們感到不解,並且堅決反對。」這是錯誤的。雖然拍攝協議書上有本行委託人代表、Heid 製片、任俠導演和舒琪(以監製身份)簽名,合約方僅焉為本行委託人與基金會,不包括任俠、Hleidi或舒琪。獎金是由基金會提供予本行委託人的,並非其他人士。

5. 本行委託人一直希望能迅速解決分歧,從没“拖延消磨、敷衍推搪”。反之,貴方不斷作出無理要求。首先,貴方要求分得一半獎金,並把舒琪先生排除於外。另外,貴方又要求以港幣 1,000元回購《紙皮婆婆》劇本;雖然就劇本第一稿創作,任俠先生本人已收取了港幣67,500元的酬金!再者,縱使從一開始,本行委託人已經表示保留《紙皮婆婆》項目和名稱,若日後重新開發該項目,本行委託人會履行與基金會的協議,貴方在協商後期表示任俠先生堅持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名義進行他的項目。本行委託人大惑不解。根據貴方說法,雖然要求購買本行委託人劇本,任俠先生是會全面重寫《紙皮婆婆》劇本,並以新的作品名稱繼續創作有關拾荒老人的政事,那根本就不是基金會獲獎項目。

6. 雖然本行委託人認爲貴方無理,但亦一直忍讓。本行委託人甚至在2022年10 月初表示如果任俠先生堅持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名義進行他的項目,本行委託人可以考慮以成本價(只包括已支主創費用,其他費用例如本行委託人資源投放、金馬創投申請和衍生差旅費用等都没有包括在内)轉讓《紙皮婆婆》項目,但條件是任俠先生須取替和承擔本行委托人『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協議的所有義務並與本行委託人和金馬創投簽訂約務更替協議。本行委託人認為條件極爲合理,但仍然在給子貴方電郵中表示還可會面協商。貴方没有回覆,卻選擇事隔近三個月後,在農曆新年假期期間公開發表該文章。

7. 本行委託人重申仍然願意就該項目以2022年10月31日提供的協議草稿作爲基礎協商,但當然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參與協商。

8.另一方面,就貴方在該文章中對本行委託人的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言論,除非貴方立刻刪除該文章和公開道歉,本行委託人將會對貴方進行民事訴訟,討回公道,以正視聽。

(圖/翻攝自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Equal Write Union Hong Kong臉書)
(圖/翻攝自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Equal Write Union Hong Kong臉書)
古天樂 天下一 任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