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健康

【長照陷錢坑1】老公壯年癱瘓 一人撐起六口之家

喘息 有薪假 長照 居服員 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 長照2.0 一打三
【長照陷錢坑1】老公壯年癱瘓 一人撐起六口之家

黃姐「一打三」長達17年,94歲的老父親不過是她照顧的其中一人。(圖/張文玠攝)

長照2.0服務推出兩年來,目前全台約80萬失能、失智、身心障礙者中,僅有13萬人受惠,約30萬人仍由家人照顧,而家庭照顧者共同的恐懼是陷入「貧窮化風險」。65歲的黃姐「一打三」至今撐了17年,經濟壓力大得無法想像。

採訪當天,本以為會看到愁容滿面的受訪者,但打開大門的卻是笑容盈盈的黃姐,襯著窗外灑進的陽光,記者望著黃姐身旁的老人家,以為黃姐就只照顧這一位對象。

「這是我爸爸,他今年94歲,他不過是我照顧的其中一位家人!」黃姐指著牆上掛著的全家福,照片中一家人笑得燦爛,但其中的爸爸、媽媽、老公都需要黃姐照顧。

身為獨生女的黃姐,結婚後便把父母接到家中同住,跟老公育有一兒一女,日子過得幸福愜意。「17年前,當時是農曆大年初二,我們家族正在中部旅遊,一早在飯店起床,就發現我老公跌落床下無法動彈。」

黃姐的全家福照中,一家人笑得燦爛,看似幸福,背後卻是磨難不斷。(圖/張文玠攝)
黃姐的全家福照中,一家人笑得燦爛,看似幸福,背後卻是磨難不斷。(圖/張文玠攝)

原來老公是腦中風,幸好8天後病況穩定便轉回台北醫院。歷經治療、復健,半年後老公終於回家,也就此展開黃姐的照顧序曲。

一早起床,先幫老公梳洗、張羅早餐與尿壺再上班,當時黃姐父母雖已七八十歲,但還能幫忙照看老公,中午她會抽空回家查看,下班後再帶著老公走路復健。「我每晚帶他練習走路,希望有一天他能靠自己的力量走,但後來不小心跌倒,老公就開始害怕走路。」

黃姐說,當時的日子苦得要榨出汁來,失去老公這個經濟支柱,還有老父母要照顧,兒子、女兒還在念書,家中一切都要用錢,她只能撐住這個六口之家。

喘息 有薪假 長照 居服員 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 長照2.0 一打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