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被遺忘的農業零工 「紓困現金」未納入這批新冠難民

農業零工 紓困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被遺忘的農業零工 「紓困現金」未納入這批新冠難民

受疫情影響,國產花卉外銷受阻、內銷低迷,農糧署結合花卉業者推動「花願列車」系列活動,上周末於台北花博起跑,民眾在花毯地景前拍照。(圖/林士傑攝)

台灣花卉市場大崩盤,農委會緊急祭出低利紓困貸款、外銷運費補貼等政策,但不少花農卻反映政策實際助益不大!

疫情爆發後,全球「鎖國」抗疫,台灣一年高達165億元的花卉首當其衝受重創,在外銷無門、內銷低迷之下,花農們賠錢苦撐,縱然農委會提供低利貸款方案,但花農表示,他們不像大企業是靠借貸周轉做生意,真的不想走到借錢這一步,若撐不下去了,不如退場不種了。

目前花卉產業中,除了花農苦撐外,還有一群最底層、沒有投農保的零工一族被忽視,他們在農忙時期或需要切花出貨時來農場打零工,在疫情下頓失工作,日子艱苦。

高雄種石斛蘭的張姓花農告訴記者,因為疫情關係,從過年後,他種的花就賣不出去,他看到政府有3萬元薪資補助計劃,跑去申請,結果對方回應,他是農民不符合資格,要他向農委會申請低利貸款,「說真的,我不想借錢,如果不是不得已,我也不會想去申請政府補貼。」

在疫情爆發後,台灣花卉外銷急凍,屏東文心蘭業者陳宏志指出,台灣文心蘭在全球極具競爭力,主要市場是日本,在日本進入緊急狀態後,價格下滑、外銷接單驟減,3月底他出了一批貨,原本預計賺2、300萬元,因為海運運費大漲,結算後反而倒賠幾十萬元;他為了維持客戶關係、維護競爭力,避免疫情後失去外銷市場,現在是賠錢也要出貨,目前在農委會的運費補貼下,運費賠的比較少,但還是賠錢。

至於低利貸款方案,陳宏志認為,花農和企業不一樣,他相信多數自力創業的花農們,會努力擴銷、節省開支維持營運,不會想走到紓困借錢這一步。他也透露,目前有不少花農向農委會提議不如以依面積補助、耕鋤、或收購花卉穩住市場度過難關,但這些計劃目前還未獲農委會採納。

陳宏志點出,在花卉產業中有一群底層的工人,這些人沒有投保農保,大多是隔壁鄰居的叔伯阿姨來農場打零工,這些人其實也是勞工,卻無法申請勞動部的3萬塊薪資補貼,算是最弱勢的一群。

對此,農委會今將與勞動部協調,希望投保勞保的農業勞動者如漁會、農企業也能納入紓困對象。

農業零工 紓困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