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女神有新伴1】坦承有固砲 直擊雞排妹攜潮帽男返香閨

雞排妹 鄭家純 性伴侶 性自主 分手 結婚 性冷感
【女神有新伴1】坦承有固砲 直擊雞排妹攜潮帽男返香閨

本刊在台北市信義區巧遇雞排妹,一邊滑手機邊聞著自己的髮香,接著一名頭戴潮帽的男子開車來接她,上車前還幫忙開車門。(圖/本刊攝影組)

嗆辣敢言的鄭家純(雞排妹),曾受訪時坦承自己現在單身,但有「固定的靈慾交往對象」(性伴侶),還表示自己需求不高,幾個月一次即可。日前本刊直擊她被一名保時捷男送回家,早在2月本刊還捕捉到有位「潮帽男」,不但負責接送、張羅吃喝,還載雞排妹到她的香閨過夜,對照她說「幾個月約會一次」的頻率,確實所言不假。

向來有話直說的雞排妹,前衛的「性自主」觀念,被許多年輕人視為偶像,自稱已單身一段時間的她,曾對媒體表示「肯定是有一些朋友在」,也認為交男友只有分手或結婚兩種結局,若沒有要結婚,就沒必要交男友。雞排妹雖自認需求不算高,但絕不是性冷感,「幾個月一次就差不多,發生過關係的,五十(人)是最低標準」。

整晚四處奔波的潮帽男,先後去了金香店、貨運行和寵物店。(圖/本刊攝影組)
整晚四處奔波的潮帽男,先後去了金香店、貨運行和寵物店。(圖/本刊攝影組)

五月七日晚間六點二十一分,本刊目擊一輛白色保時捷休旅車,開到雞排妹家門口,從副駕駛座下車的正是雞排妹,開車的男子見雞排妹進家門後,便轉往台北市中山區一家按摩店,短暫停留就驅車離去,一路直奔中壢;男子停車後,又邊走邊與雞排妹視訊聊天,不知兩人是何關係。但就在雞排妹到家一個多小時後,有輛白色凌志轎車直接開進她的住處,直到深夜人車都未離開。

採買完涼麵、滷味和雞排後,潮帽男就直奔雞排妹住處,到半夜都未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採買完涼麵、滷味和雞排後,潮帽男就直奔雞排妹住處,到半夜都未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早在今年二月,本刊便發現這輛凌志轎車的駕駛,出現在雞排妹身邊;二月二十五日晚間九點十三分,本刊在信義區近松山文創園區一處靜巷巧遇雞排妹,結束遊戲節目直播工作的她,獨自在路邊滑手機,貌似在等人,期間還嗅了一下髮尾,看來很滿意自己的髮香。

保時捷男送雞排妹回家後,先前往中山區一家按摩店,接著再到中壢。(圖/本刊攝影組)
保時捷男送雞排妹回家後,先前往中山區一家按摩店,接著再到中壢。(圖/本刊攝影組)

不久,一名頭戴潮帽的男子,開著凌志轎車前來與她會合,潮帽男一下車,便迅速走到副駕駛座旁打開車門,等雞排妹入座再小心翼翼地關上車門,服務非常周到。雞排妹上車後,潮帽男先將手上的提袋放進後座,接著一路直奔雞排妹住家的停車場。

潮帽男送雞排妹回家後,不到三分鐘又開車外出,先後跑了幾家便利商店。潮帽男站在商品架前端詳一番,卻遲遲不能決定,先是拿起手機拍照,接著打電話和那端確認,最後空手離去。

到了三月五日傍晚近六點,潮帽男又離開雞排妹住家,開車出門跑腿,他先到內湖一家金香店採購,接著去貨運行,似乎是協助寄送貨物,後來又跑到寵物店。到了晚間九點多,潮帽男還採買了涼麵、滷味和雞排等食物,回到雞排妹住處吃雞排度良宵,直到半夜都未見他離開。

雞排妹 鄭家純 性伴侶 性自主 分手 結婚 性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