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季芹替女兒圓夢 不怕醜頂老妝合照許瑋甯

季芹 許瑋甯 圓夢 誰是被害者 Netflix
季芹替女兒圓夢 不怕醜頂老妝合照許瑋甯

季芹演出《誰是被害者》與女兒的偶像許瑋甯對戲。(圖/Netflix提供)

季芹在《誰是被害者》連握老公夏靖庭的手都經過設計。(圖/Netflix提供)
季芹在《誰是被害者》連握老公夏靖庭的手都經過設計。(圖/Netflix提供)
季芹、王仁甫與一對兒女幸福美滿。(圖/摘自臉書)
季芹、王仁甫與一對兒女幸福美滿。(圖/摘自臉書)
季芹出道30年,最愛是演戲。(攝影/中國時報石智中)
季芹出道30年,最愛是演戲。(攝影/中國時報石智中)

多年沒拍戲的季芹,近來在Netflix影集《誰是被害者》演技精湛,令觀眾驚艷。她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兩個小孩雖早就習慣她和王仁甫都在電視框裡工作,卻是第一次對她演的戲超有感,「我現在在他們心目中是國際巨星!因為覺得媽媽居然可以出現在Netflix!」不過她透露女兒心目中的偶像其實是《誰是被害者》的女主角許瑋甯,知道媽媽要和偶像對戲時,還要求媽媽一定要跟許瑋甯拍照!

但季芹說,為了角色設定,劇組把原本皮膚白皙的她刻意塗黑、頭髮也一根根刷白,還加了黑眼圈、法令紋,「我跟女兒說,我戲裡那麼醜、瑋甯那麼漂亮,我才不要合照,這樣很不公平耶!」但最後她還是心軟,拍了一張合照送女兒讓她圓夢,「但有要求不要曝光啦!因為我劇中看起來很老,這樣和瑋甯落差那麼大!我在女兒心目中不能輸太多!」

她透露,其實全家人一起看這部戲時,一對兒女看得超不專心,看到她出現時便一直興奮地說:「媽媽耶!我的媽媽耶!」之前她演出的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兒子大概看8遍還不膩,看《極光之愛》時,兒子看到她被電擊、急救無效死掉那一幕,在電影院內哭得超大聲還不斷啜泣,留下陰影。這次要看《誰是被害者》之前還先問:「我會看到妳死掉嗎?」聽到是她劇裡的老公夏靖庭死掉,他才放心回「那可以」。

近年以家庭生活為重、演藝重心放在主持的她,決定接拍《誰是被害者》前,先詢問過兩個小孩意見,「因為兒子很貼心會等門,所以我接戲會先跟他們商量」,兒子問她「妳演什麼角色」、「那要多久」,她回「12-15天可以嗎」,兒子又擔心「那晚上會回來睡覺嗎?會很多天不回來嗎?」聽到她說「盡量」,才答應說「恩,那好吧」。

拍戲那段時間,兒子果然經常因為掛心媽媽還沒回家,經常等門,也會一直打電話問「工作快要結束了嗎」、「下班了嗎」、「 幾點以前會到呢」。那老公不等門嗎?她笑說,有次收工回家很晚,老公擔心她一人從台北開車回宜蘭很累可能會打瞌睡,還跟她說「想睡覺的時候打給我」,結果當她真的打電話時,老公卻一直沒接,「回到家才發現他竟然在打電動,根本沒聽到電話聲!」

回憶去年拍這部戲時,第一次跟男主角張孝全對戲,她就覺得他真的很會演戲,「當天開車回宜蘭的車上,我一直揣摩他臉抽動的樣子,回家還演給老公看,結果被罵『妳真的很不自然!』」至於女兒的偶像許瑋甯,「她很棒!徐海茵跟我理解到的瑋甯本人,是兩個人。總之這部戲的男神、女神真的都很厲害!」

季芹。(攝影/中國時報石智中)
季芹。(攝影/中國時報石智中)

至於跟夏靖庭對戲,則是她覺得最過癮的事,她透露,在正式演出之前,他們對角色的討論功課就討論到非常細,包括是什麼樣的女人會愛上「劉光勇」這樣的男人 ,願意接受、包容他的過去,還幫他完成遺願,「因為她很有愛,也同理愛!我給她的角色設定是,她來自不富裕但很有愛的家庭,原本是在監獄裡面工作的人」,兩人也一起討論出這對夫妻如何認識、相處模式及生活習慣。「劇中從警局接他回家後,我什麼都沒問,只煮了一碗麵給他吃,握了他的手,其實連這個握手的動作都是經過思考的。那代表,我希望他想起第一次在一起時的感覺,我想抓住這個人,所以握了手。而第二次握手,就是他躺在醫院,我用無力的手握著他的手,讓他被感動得想要留下來⋯。什麼時候會有什麼樣的肢體接觸,我們都認真討論過」。

讓她很開心的事,老公在跟她討論這部戲時,真的有發現她想要表達什麼,而且點出得很精準,連她一個半秒的呼吸停頓所代表的情緒轉折,他都看出來了,「演員的空拍 、停頓,都是有理由的,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其實有其內在情緒在走,如果沒讓觀眾感受到那情緒,就是真的空。」

她說自己真的非常喜歡拍戲,享受的不是最後成品結果及掌聲,反而是過程。「我的每一本劇本都是寫滿的,她每一個轉折、原因、理由、出門要去哪、做什麼,我都要知道。所以我會自己在劇本上加註每一句台詞啟動的原因。」

季芹 許瑋甯 圓夢 誰是被害者 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