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浪浪勒索1/女董捐百萬後喊停 恐怖愛媽秒翻臉啟動網路霸凌

浪浪 愛爸 愛媽 不自殺聲明 負評 詐騙 詐欺 恐嚇 黑函
浪浪勒索1/女董捐百萬後喊停 恐怖愛媽秒翻臉啟動網路霸凌

社會上有群無私的「愛爸愛媽」熱心照顧著浪浪,愛動物的梅姬(右)卻遇到一位張姓愛媽(左),不金援就會被她恐嚇。(圖/翻攝臉書、王永泰攝)

經營科技公司的46歲梅姬(化名),由於喜歡小動物,長期金援照顧流浪動物的「愛媽」張姓女子,前後約掏出百萬元,後來因公司急需周轉金而暫停資助,此舉卻惹惱了張姓女子,搞到雙方對簿公堂。梅姬說,張姓女子和一名王姓女子,不僅在網路霸凌她和女兒,還寄發黑函到女兒學校,更語帶恐嚇地揚言「會照顧你女兒到大學畢業」,甚至PO出「不自殺聲明」,簡直莫名其妙!

「我非常喜歡小動物,所以常常關注流浪貓狗相關的臉書社團,看看有哪些救援浪浪的『愛爸』、『愛媽』需要幫助。」自己經營一家科技公司的梅姬(化名)表示,她只要發現需要協助的愛爸、愛媽,就會金援或捐贈飼料。

張姓愛媽常在各種流浪動物的社團貼出求助訊息,希望有善心民眾可以伸出援手。(圖/翻攝臉書)
張姓愛媽常在各種流浪動物的社團貼出求助訊息,希望有善心民眾可以伸出援手。(圖/翻攝臉書)

去年五月間,梅姬在流浪貓狗的臉書社團上,認識了三十三歲的超商收銀員張姓女子(張女),探詢其他愛媽後,確認張女沒有負評,才開始資助救援浪浪行動。

梅姬持續資助張女包括罐頭、手術及流浪動物中途之家等費用,只要張女開口求助,在能力範圍內一定會全力以赴,也不曾過問支出細節,「張女原本是逐筆請款,因為金額都不大,我就直接匯款給她,但從去年六月開始,她開始跟我要所謂的『預備金』,一次都是五萬元上下,理由總是說有些浪浪狀況危急,需要一筆錢以備不時之需;但說來也奇怪,後來都沒有看到這些貓咪的後續情況,也不知道是真救還是假救。」

梅姬暫停對張姓愛媽的金援後,王姓愛媽到處PO文、甚至寄黑函到梅姬女兒的學校,暗指梅姬將女兒送入學校是為了詐騙,要大家「注意身家安全」。(圖/翻攝臉書)
梅姬暫停對張姓愛媽的金援後,王姓愛媽到處PO文、甚至寄黑函到梅姬女兒的學校,暗指梅姬將女兒送入學校是為了詐騙,要大家「注意身家安全」。(圖/翻攝臉書)

後來,梅姬向張女表示:「因為個人因素,浪浪的金援費用我晚幾個月再給。」沒想到張女卻立刻變臉,就此展開「網攻」,不但在多個流浪動物臉書社團,以及桃園、台中、台南的爆料公社上發文,指稱梅姬是「詐欺犯」、「詐騙集團」,甚至告訴梅姬,爆料公社有二百四十三萬人,其中一定有人認識梅姬就讀高一的女兒小靜,「這樣您女兒和其他學生都會『安全無虞』,您說是嗎?」把小靜嚇得不敢上學。

面對梅姬指控,張女表示,整件事情已經進入法律程序,目前法院還在審理,在偵查過程中一律不做回應。

浪浪 愛爸 愛媽 不自殺聲明 負評 詐騙 詐欺 恐嚇 黑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