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黑松家族揭密6/三合院牛棚生產彈珠汽水起家 柑仔店門口必掛黑松鐵牌

黑松 柑仔店
黑松家族揭密6/三合院牛棚生產彈珠汽水起家 柑仔店門口必掛黑松鐵牌

黑松是土生土長的台灣飲料品牌,曾有網友感謝黑松堅守台灣,沒有被併購,也沒有移到其他國家生產。(圖/報系資料庫)

日前一個豔陽高照的午後,本刊記者沿著台北捷運中山站帶狀公園,走向「當代藝術館」,意外發現老牌飲料大廠黑松的千坪起家厝「詔安故居」舊址,正在大興土木進行都更。

經記者詢問,詔安建設總經理黃茂霖表示,進行都更的「詔安建設」是為了完成長輩心願而成立,屬於黑松家族自己的公司,而上市公司黑松,並非百分之百為張家所有,兩間公司之間沒有直接關聯。

95年前,時年25歲的黑松創辦人張文杞,因從小對工業生產有極高興趣,偶然看到台北後火車站附近一家生產彈珠汽水的「尼可尼可商會」有意出讓機器設備,於是邀集的堂兄弟共7人,合資組成「進馨商會」頂下,就在如今動工之地老家「詔安故居」三合院內的牛棚搭起工廠,開始生產彈珠汽水,雖然設備簡陋,卻是黑松發跡的源頭。

張斌堂看中台灣酒類市場,代理金門高粱、日本CHOYA梅酒、黑松白鹿清酒、人頭馬君度等知名品牌,黑松近半獲利都由酒類貢獻。(圖/黑松提供)
張斌堂看中台灣酒類市場,代理金門高粱、日本CHOYA梅酒、黑松白鹿清酒、人頭馬君度等知名品牌,黑松近半獲利都由酒類貢獻。(圖/黑松提供)

1961年全盛時期,黑松每天生產10萬打汽水,而為了囤放汽水空瓶,黑松訂立要先買下600坪的土地,才能擁有經銷商資格的規矩,當時只要成為黑松的經銷商,走路都有風;不僅如此,經銷商向黑松進貨並非銀貨兩訖,還須先押上本票,黑松才願意出貨,顯見當時黑松的強勢地位。

張家打響「黑松」二個字後,當年幾乎每一間「柑仔店」(小商店)門口都必掛「黑松鐵牌」,能喝上一口黑松汽水是多麼珍貴的享受,更是許多人童年的回憶。

而今,國內外飲料品牌競爭者環伺,稀釋了市佔率,但坐擁豐厚土地資產的黑松,每年光是靠著租給「微風廣場」的4300坪土地,就可為黑松創造近5億元租金收益,帶來每股1元的貢獻,過去8年來,年年發放1到2元的現金股利。黑松張家祖產的「包租公」實力,不容小覷。

黑松自1958年起使用琺瑯鐵招牌,每間柑仔店都會掛上黑松鐵牌作為裝飾。現在黑松鐵牌已成為大家珍藏的古董。(圖/黑松提供)
黑松自1958年起使用琺瑯鐵招牌,每間柑仔店都會掛上黑松鐵牌作為裝飾。現在黑松鐵牌已成為大家珍藏的古董。(圖/黑松提供)


黑松 柑仔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