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豪門買凶殺親4/姪孫上香撞見密室協商 遭大漢用鐵筒狂尻 叔公旁觀不救

游辰億 賤賣祖產 總幹事 叔公 派下員大會 殺人未遂
豪門買凶殺親4/姪孫上香撞見密室協商 遭大漢用鐵筒狂尻 叔公旁觀不救

游辰億日前在宗祠遭二位彪形大漢持鐵筒、椅子圍攻,事後才得知他們是叔公的人馬。(圖/本刊繪圖組)

中和「游家」為了20億土地鬧分裂,甚至爆發買凶殺人疑雲,控訴自己遭叔公「鎖定」的反對賤賣派成員阿億強調,早在他被3名黑衣人埋伏欲「除之而後快」前,自己早因偶然撞見叔公和外人在祖祠「密室協商」,遭毆打到遍體鱗傷。

他說,今年5月21日上午,自己如常到祖祠上香,撞見叔公(游男)和一群他不認識的人在會議室密商,他質疑這些外人是誰?沒想到竟遭其中2名彪形大漢圍攻,一個抄起放在地上的鐵製菸灰筒,另一個則拿椅子攻擊他,在場的游男非但未阻止,還冷眼旁觀。

「我被圍攻到鼻青臉腫、全身見血,自行就醫後便赴警局提告傷害。」阿億事後才得知打他的人,是游男個人聘請的「總幹事」所屬員工,「游男還說,會幫我提告動手的人『擅入民宅』,我不懂這是什麼把戲?」

阿億和其他宗親表示,曾聽到游男和別人通話時,自稱和警界高層關係很好,也有人指他和新北市府部分局處首長有交情,「所以我們才會懷疑為何他在開派下員大會時,有辦法動員1、2百名警察到場,以前開會時根本沒有。」

中和警方表示,7月下旬接到阿億報案後,第一時間就調閱監視器,根據歹徒機車車牌,循線找到其中2名未成年黑衣人,他們都來自北市景美一帶,非中和當地人,已先依《殺人未遂》送辦;之後,再根據阿億提供的歹徒與中間人的通聯,也將中間人約談到案並送辦。

阿億控訴,今年5月他到宗祠上香時撞見叔公帶外人進入,他上前詢問卻遭圍毆。(圖/王永泰攝)
阿億控訴,今年5月他到宗祠上香時撞見叔公帶外人進入,他上前詢問卻遭圍毆。(圖/王永泰攝)

8月初,警方將游男的保鑣加洛亞佑約談到案,但他矢口否認是受游男所託,也否認交付50萬給所謂的中間人,幹員在暫時無法突破這個「斷點」下,只能先將加洛亞佑依《教唆殺人》移送地檢署,由檢方指揮偵辦,看能否「突破案情」。

新北市民政局則表示,「如果沒有獲得民政局核備(同意),這筆土地不管怎麼拍賣,都無法過戶。」民政局也是8月24日才收到游家的派下員大會會議紀錄,目前還在審查,也會請游家的祭祀公業來說明。

本刊致電游男手機均無人接聽,留下提問簡訊後,至截稿未獲回應,祭祀公業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會轉告游男再回覆,但同樣沒有回應。游男的徐姓特助則表示,一切都是不實指控,是游男遭到汙衊及惡勢力騷擾,但細節目前不方便說明。

游辰億 賤賣祖產 總幹事 叔公 派下員大會 殺人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