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影爆點/翁煌德:《天能》終於問世 諾蘭新舊神作連發

《天能》 克里斯多福諾蘭 諾蘭 約翰大衛華盛頓 《全面啟動》 《記憶拼圖》
影爆點/翁煌德:《天能》終於問世 諾蘭新舊神作連發

克里斯多福諾蘭(左)執導的《天能》,在美國試映時即傳出超高評價。右為約翰大衛華盛頓(圖/華納兄弟提供)

新冠肺炎疫情至今未歇,所幸有些延檔多次的大片,近期陸續傳出好消息。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諾蘭)自編自導、橫跨七個國家取景的科幻巨作《天能》,歷經三度延期後,終於要在八月底上映;片商也將諾蘭過去的神作《全面啟動》和《記憶拼圖》重新上映,讓影迷重溫諾蘭高明的敘事手法,以及故事背後的奧義。

因疫情衝擊,原訂七月上映的《天能》延至八月二十七日問世,這部由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的第十一部長片,原先就被視為今年最受期待的科幻巨作,這下子還肩負重振全球戲院生計的大任。本片描述一名特務被要求運用一個名為「天能」的神祕技術,執行一項超越時間限制的任務。

經典燒腦神片《全面啟動》,講述一次在夢境中植入意識的冒險。瑪莉詠柯蒂亞(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右)(圖/華納兄弟提供)
經典燒腦神片《全面啟動》,講述一次在夢境中植入意識的冒險。瑪莉詠柯蒂亞(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右)(圖/華納兄弟提供)

倒敘剪輯 助觀眾入戲

或許是為幫諾蘭的新片暖身,片商近期也引進他過去的重要作品,包括翻轉夢境一層又一層的《全面啟動》,以及故事完全倒著進行的《記憶拼圖》。

這些作品的特色,在於諾蘭從不「為炫技而炫技」,以《記憶拼圖》為例,故事倒著展開,觀眾先知結局、才知起首,乍看以為導演在玩形式,其實是高明的「形式貼合內容」。電影的主人翁雷納因罹患失憶症,每十分鐘就會忘記自己的所作所為,諾蘭將電影倒著演的原因,便是希望讓觀眾體會到雷納的迷惑感;如果故事順著演,觀眾就能置身事外看到情節的邏輯,無法投射於角色的處境中。

 諾蘭的名作《記憶拼圖》 圍繞哲學概念,並探索人類的道德、時間與記憶理念。圖為蓋皮爾斯(圖/華納兄弟提供)
 諾蘭的名作《記憶拼圖》 圍繞哲學概念,並探索人類的道德、時間與記憶理念。圖為蓋皮爾斯(圖/華納兄弟提供)

另一部彰顯諾蘭個人價值觀的傑作是《頂尖對決》,片中的魔術師說,魔術是由「以虛代實」、「偷天換日」與「化腐朽為神奇」三個部分構成,這幾乎也成了諾蘭電影的特色之一。諾蘭創作出的結局發展,往往神奇至極,卻又難以一時說它不合情理。

場面吸睛 背後有深意

個人最印象深刻的諾蘭哲學,是他在《頂尖對決》中展示的鳥籠魔術。片中魔術師將鳥籠壓下後,鳥竟從別處飛出,觀眾們歡聲雷動,唯有一名男孩哭著說「小鳥被壓死了」,殊不知真正看破魔術真諦的,竟是這名小童。

《頂尖對決》講述2位魔術師,因極度對立而展開長達一生的對決。休傑克曼(左)、史嘉蕾喬韓森(右)(圖/華納兄弟提供)
《頂尖對決》講述2位魔術師,因極度對立而展開長達一生的對決。休傑克曼(左)、史嘉蕾喬韓森(右)(圖/華納兄弟提供)
《星際效應》講述一組太空人通過穿越蟲洞,為人類尋找新居住地的冒險故事。左起馬修麥康納、安海瑟薇、大衛歐洛沃(圖/華納兄弟提供)
《星際效應》講述一組太空人通過穿越蟲洞,為人類尋找新居住地的冒險故事。左起馬修麥康納、安海瑟薇、大衛歐洛沃(圖/華納兄弟提供)

多數觀眾看電影,只是看表象,諾蘭的特色就是,他可以提供吸睛的大場面,但有心的觀眾也能從中提煉出表層下的意義,無論是深奧精微的哲理,抑或難以參透的科學假說,皆是如此。或許這正是諾蘭電影深得影迷心的原因,他的作品從來「不單純」。

新作《天能》關乎時空旅行,似乎也會碰觸平行宇宙的概念,勢必掀起影迷的熱議;同期亦有漫威電影《變種人》問世,相較之下顯然是單純的英雄電影。不同類型的商業作品得以齊發,是可喜之事,期盼戲院能逐漸復甦。

《天能》上映日期:8月27日

《天能》電影海報(圖/華納兄弟提供)
《天能》電影海報(圖/華納兄弟提供)

影評/翁煌德 臉書粉絲專頁「無影無蹤」,現任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

《天能》 克里斯多福諾蘭 諾蘭 約翰大衛華盛頓 《全面啟動》 《記憶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