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導演變豬哥2/約拍攝見面卻當助理使喚 關驊「做朋友」手往妹紙私處伸

關驊 劉樂妍 欠薪 性騷擾 賴帳 摸腿 陪酒 毛手毛腳
導演變豬哥2/約拍攝見面卻當助理使喚 關驊「做朋友」手往妹紙私處伸

兩名懷有演員夢的女大生看到導演關驊徵選女演員的訊息前去應徵,獲得「錄取」後,沒想到拍攝當天對兩人來說都是一場惡夢。(圖/讀者提供)

2名有演員夢的女大生小恬與瑪琪(化名),7月在臉書看到導演關驊徵求女演員的貼文,紛紛向他應徵,沒想到曾以為是美夢成真,實際卻是場惡夢。小恬表示,拍攝當天關驊不僅把她當作助理使喚,要她開車載著自己到處處理私事,甚至還趁車上無人之際,用手不斷觸碰其腿部及手部,瑪琪也指控關驊以聊天名義摸腿,但事後關驊卻要對方別誤會,「我對朋友都是這樣的。」

小恬回憶起當天狀況還瑟瑟發抖,「那天我在後座等其他小模的時候,關驊坐在我旁邊,一直假借跟我說話的名義,有意無意地碰觸我的身體、雙手,還有我的大腿,而且他是用撫摸的,真的很噁心。」小恬當下因為害怕工作不保,第一時間只能隱忍,但到最後實在因為太不舒服,向關驊表示希望不要再觸碰自己,關驊卻厚顏回覆:「妳不要誤會,我沒要幹嘛,我對待朋友就是這樣。」

瑪琪(化名)表示,關驊在拍攝當天對自己毛手毛腳不斷往私處探去,「真的很噁心。」(圖/趙世勳攝)
瑪琪(化名)表示,關驊在拍攝當天對自己毛手毛腳不斷往私處探去,「真的很噁心。」(圖/趙世勳攝)

小恬難過的表示:「我的爸爸從不支持我當演員,因為他說這圈子很複雜,果然應驗了,關驊這樣觸碰我的身體,不就是潛規則的一種嗎?」為了等待另一位小模,小恬與關驊在車上獨處了近2小時,等到小模出現,以為要開始拍攝工作,沒想到卻得充當關驊的司機,開車載著關驊去處理私事,過程中還有關驊的客戶提出要求,要關驊帶著小恬與另名小模到酒店喝酒,「我不是演員嗎?怎麼變成來陪酒?」小恬憤怒的說。

另一位受害者瑪琪也表示自己曾受關驊性騷擾,「他跟我講話的時候,一直摸我的大腿根部,真的很噁心。」多名受害人在群組上分享遭關驊性騷擾的悲慘經驗,不少人紛紛痛斥「關驊就是個豬哥。」

本刊致電關驊,他否認全部指控,表示自己不可能性騷擾女演員。「我也有對象,也是個專情的人,不可能對其他女生亂來。」對於遭控欠薪部分,他澄清自己有給付薪資,並無賴帳,若有欠薪狀況也是他與工作人員約定支付酬勞的時間未到,或是廠商尚未付錢,導致他無法支薪。

23名遭欠新的受害者成立群組要向關驊提告討公道,群組裡還有演員不斷批評關驊好色。(圖/讀者提供)
23名遭欠新的受害者成立群組要向關驊提告討公道,群組裡還有演員不斷批評關驊好色。(圖/讀者提供)
關驊 劉樂妍 欠薪 性騷擾 賴帳 摸腿 陪酒 毛手毛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