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與農爭水1/當初為付水庫工程款被查封電視 老農擔心政府收水權給工廠用

水利署 蘇煥智 黃慶雄 黃朝勇 謝耀慶 水利會
與農爭水1/當初為付水庫工程款被查封電視 老農擔心政府收水權給工廠用

老農黃朝勇表示,很擔心如果沒水,農民的生活就沒了。(圖/甯其遠攝)

農委會農田水利署將在10月1日掛牌,全台農田水利會將從原本由農民會員組成的公法人轉型為行政機關,各地的水利會會員不滿先祖留下的財產要被政府「沒收」,更擔心未來水權不保,賴以為生的灌溉水源被政府優先供給工業用水,組成「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抗爭;嘉南農田水利會的會員更委任前台南縣長、律師蘇煥智,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阻止官派接管水利會,將在18日首次開庭。

嘉義縣朴子地區屬於嘉南農田水利會的灌溉區,附近十多位農民11日下午聚在會務委黃慶雄家中,了解訴訟的最新進度;七十歲的農民黃朝勇載著鴨舌帽、穿上防曬的長袖花襯衫,赤了一雙腳從田裡趕來,他說,當地的灌溉系統都是當年農民出錢出力蓋出來的,現在政府一句就要收走,以後水源的分配都是官員說了算,農民很擔心沒水耕種。

「我曾經因為有一期的(曾文水庫)工程費用沒繳,電視機還遭到法院查封;水利會灌溉的設備是我們這些農民出錢做的,怎麼可以就這樣搶走?」黃朝勇說,嘉義的灌溉設施的與建經費都是由當地農民支付,現在水利會裡有農民的代表,包括委員跟會長都是農民選出來的,會傾聽農民的聲音,他擔心,未來轉變成行政機關後,掌權的人都是官員,農民不再有權力爭取自己的權益,萬一官員不顧農民的水權,決定把水優先給工廠,農民又不能抽取地下水,如果老天不下雨,就沒辦法耕作;他不斷重複地說,「我們很擔心啊!如果沒水,農民的生活就沒了。」

農民表示很擔心水權被收走給工廠使用。(圖/甯其遠攝)
農民表示很擔心水權被收走給工廠使用。(圖/甯其遠攝)

護水護產顧農民嘉南自救會會長謝耀慶說,當地的灌溉系統都是農民從祖公輩開始到現在出錢、繳交稻作支付建設費用所建造,日治時代建造烏山頭水庫時農民就付了四千多萬日幣,當時一甲田才313日元;他說,天然的水資源固然是國家的,但這些灌溉水權是農民歷代投資累積所換來,如果支援民生、工業水源的不足,政府應該自己另外蓋水庫,而不是搶走農民的水權。

水利署 蘇煥智 黃慶雄 黃朝勇 謝耀慶 水利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