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大條

再見了!小鬼1/小鬼徒留四大遺憾 直擊峮峮落寞街頭友人送暖

黃鴻升 小鬼 峮峮 吳函峮 主動脈剝離
再見了!小鬼1/小鬼徒留四大遺憾 直擊峮峮落寞街頭友人送暖

峮峮離開小鬼的靈堂後,與朋友一起用餐,沒落的身影讓女性友人十分擔憂,一路扶著她返家。(圖/本刊攝影組)

黃鴻升(小鬼)9月16日疑因主動脈剝離造成血管阻塞,在家中猝逝,享年36歲。生前沒能拚出戲劇代表作品、還沒拿金鐘獎、無法許女友吳函峮(峮峮)一個未來,以及來不及接爸爸同住,成為他最大的遺憾。身為「中信兄弟」啦啦隊成員的峮峮,在小鬼離世第4日(19日)晚間,被本刊直擊與友人一同用餐,神情相當落寞,好友離開時不忘送上擁抱打氣,盼她能走出男友驟逝的低潮。

與朋友聚餐的峮峮神情相當落寞,好友離開時不忘送上擁抱打氣。(圖/本刊攝影組)
與朋友聚餐的峮峮神情相當落寞,好友離開時不忘送上擁抱打氣。(圖/本刊攝影組)

9月16日早上傳出小鬼辭世後,原本準備上節目《女人我最大》的峮峮,接到經紀人轉來的噩耗,立刻取消錄影。本刊觀察,近日峮峮身邊都有人陪伴,確保她不會落單,18日本刊還捕捉到其經紀人小乖,帶著花和蛋糕前往峮峮家,待了近5個小時才離開。

與小鬼約定低調交往不公開的峮峮,失去摯愛後,天天到靈堂致哀,並向經紀人小乖表示「我不想要後悔,想早一點去看鴻升,跟鴻升說話。」外型可愛甜美的她,神情明顯憔悴,讓人十分擔心她是否會撐不住。

對峮峮非常疼愛的經紀人小乖,帶著花束和蛋糕前往峮峮家中陪伴她。(圖/本刊攝影組)
對峮峮非常疼愛的經紀人小乖,帶著花束和蛋糕前往峮峮家中陪伴她。(圖/本刊攝影組)
在小鬼過世後公開認愛的峮峮,天天前往靈堂,被大批媒體包圍不發一語。(圖/本刊攝影組)
在小鬼過世後公開認愛的峮峮,天天前往靈堂,被大批媒體包圍不發一語。(圖/本刊攝影組)

19日晚上,峮峮在友人陪同下,前往台北市樂利路上的「北村家居酒屋」用餐。用餐完畢後,峮峮打起精神,和朋友在餐廳門口聊天,其中兩位女性朋友離開前,特別送上擁抱替她打氣,也有男性友人拍拍肩膀安慰她;隨後,峮峮就與一名女性朋友一起走路回家,途中友人還幫忙攙扶她,看得出大家都對峮峮感到不捨。

經紀人小乖表示,事發第一天,峮峮從電視台回到家後,不斷地流淚擤鼻涕,卻哭不出聲,「我跟她說,想哭出來就好好發洩大哭,但我知道,這已經超越她能負荷的難過程度了。」峮峮雖然非常傷痛,發文哀悼小鬼之前,仍不忘詢問經紀人「我可不可以這樣做?」讓小乖心疼地說:「我尊重她所有做法!」

小鬼曾親筆畫下峮峮的肖像,還問她「美嗎」,峮峮當時甜蜜回覆:「很像,也很美。」如今看來令人鼻酸。(圖/翻攝自峮峮IG)
小鬼曾親筆畫下峮峮的肖像,還問她「美嗎」,峮峮當時甜蜜回覆:「很像,也很美。」如今看來令人鼻酸。(圖/翻攝自峮峮IG)

目前小乖與友人,都盡可能地陪伴峮峮,確保她24小時都有人照顧,「峮峮很喜歡吃東西,工作時我都是以美食作為鼓勵犒賞,但現在完全不行,我買了很多她最愛的零食,她都吃不下去。」

不僅好友們心疼,峮峮在台南的家人,也都非常擔心她的狀況,但體貼的她,要爸媽待在家裡就好,爸媽也只能透過小乖不斷地報平安才得以安心,「峮峮很小就來台北工作,她很堅強,但也很逞強。」小乖言談中滿是心疼。

小鬼和峮峮交往期間,總是小心翼翼,到女方家前,都會多次確認有無異狀,兩人也不會一同進出,雖曾被本刊直擊,仍不願承認戀情,僅圈內少數好友知悉。但小乖解釋,她曾看過小鬼受訪時說:「我不會公開戀情,因為會抹煞對方所有努力,只會被貼上『某某人的女友』。」一番話博得小乖的好感,直說:「他真的是很用心的人。」

本刊曾直擊小鬼從峮峮家離開,但為掩蓋戀情,兩人還會刻意間隔至少30分鐘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本刊曾直擊小鬼從峮峮家離開,但為掩蓋戀情,兩人還會刻意間隔至少30分鐘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黃鴻升 小鬼 峮峮 吳函峮 主動脈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