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影爆點/翁煌德:港片孤軍奮戰 國產四強鬥陣搶金馬

金馬獎 同學麥娜絲 消失的情人節 手捲煙 日子 親愛的房客 最佳劇情長片
影爆點/翁煌德:港片孤軍奮戰 國產四強鬥陣搶金馬

《同學麥娜絲》(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因為疫情作祟,洋片紛紛延檔,令今年的國片獲得極高關注度,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的5部作品,就有4部來自台灣,使得今年金馬獎給人感覺格外可親。聽來可喜,卻也是隱憂,因為若非對岸抵制,以國片的體質,未必能有如此成績。

最早登上院線的《消失的情人節》,描繪一個快半拍女孩與慢半拍男孩的喜劇故事,導演陳玉勳似乎回到了他在九〇年代的良好狀態,但整體的戲始終不穩定,連理應打動人心的父女戲,都拍得有些馬虎。電影太依賴演員能量與情節巧思,劇本本身反而禁不起推敲。

《消失的情人節》(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消失的情人節》(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親愛的房客》(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親愛的房客》(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熟男日常 逗趣接地氣

話題之作《親愛的房客》雖然口碑不俗,但比起導演鄭有傑歷來的作品,該片恐怕不在水準之上。雖然在此時此刻的台灣,這依然是一部重要的作品,可惜議題光環蓋過戲劇邏輯太多,太多刻意的悲情事件堆疊,使得電影情節與人物都不夠自然,同樣也是太倚靠演員個人魅力支撐。

尚處於創作高峰期的黃信堯,以《同學麥娜絲》描述四位中年人的日常,嚴格說來,作為旁白的導演成了第五人。延續《大佛普拉斯》的後設趣味,以及具草根氣息的逗趣台詞,導演剖析了年過四十的「台灣魯蛇男」其生命狀態,並據實呈現之,觀點頗具趣致,但女性角色的刻板化處理,容易被檢視。

《手捲煙》(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手捲煙》(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日子》(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日子》(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大導出手 實驗性更濃

唯一來自香港的作品《手捲煙》,以退伍華籍英兵關超作為主角,描繪偶然捲入一場幫派糾紛的他,決定放手一搏。故事似乎在強調,人終究難敵時代所趨,從香港回歸、金融風暴到當下的政治環境,中、港、台各有符碼在劇中顯現,設計有其犀利之處。新導演陳健朗深具潛力,但似乎急於達到韓國商業片的高度,片末的場面調度徒具野心,呈現卻力有未逮。

名導蔡明亮以《日子》再戰金馬,不若以往的作品談情說愛還有歌舞片段插敘補述,如今他實踐了極端的戲劇性實驗,觀者若稍稍分神,便無法意會這部電影其實關乎愛情,但這種去蕪存菁,其實也是一種日常,引人遐思。常言道:「電影終究是在說一個故事。」蔡導讓觀者自己發現故事,對於電影敘事的探索,《日子》的呈現頗發人深省。

金馬獎頒獎典禮:11月21日

影評/翁煌德 臉書粉絲專頁「無影無蹤」,現任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

金馬獎 同學麥娜絲 消失的情人節 手捲煙 日子 親愛的房客 最佳劇情長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