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政壇雙面諜1/四叉貓劉宇笑鬧人生 戲謔玩出一片天

劉宇 四叉貓 戲謔 PTT 雙面諜 韓粉 韓黑 反同 同志
政壇雙面諜1/四叉貓劉宇笑鬧人生 戲謔玩出一片天

(圖/四叉貓劉宇提供)

「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句話用在四叉貓劉宇身上完全適用,壯碩高大的外表,搭配他瞇著雙眼的笑容,不管何時,你看到他永遠都是笑容可掬的,你很難想像他近年以「反串」、「臥底」出名,從反同活動、韓國瑜造勢、到近期的罷免王浩宇、抗議中天關台、罷免黃捷等場合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而且他永遠都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搶盡各種媒體的版面。

在採訪劉宇的過程中也是充滿的歡笑,他自述,與其說他會去「計算」事情的變化與可能性,還不如說,他其實更多時候他都是抱持著「不確定會不會成功」的心情,期待著事情往他認為「好玩的方向」前進。

「我好像運氣一直都不錯,事情大多會照著我的想法變成有趣的形狀」。

劉宇表示,其實很多時候,他覺得事情好玩、有趣、想做做看,「感覺不錯」就出發了,像是「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2018年在中選會前絕食時,他帶著泡麵在旁邊吃起來,「其實就是好玩,並沒有特別的想法」。

劉宇在黃士修絕食時,跑到他面前吃泡麵。(圖/四叉貓劉宇提供)
劉宇在黃士修絕食時,跑到他面前吃泡麵。(圖/四叉貓劉宇提供)

劉宇表示,其實很多時候,他覺得事情好玩、有趣、想做做看,「感覺不錯」就出發了,像是「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2018年在中選會前絕食時,他帶著泡麵在旁邊吃起來,「其實就是好玩,並沒有特別的想法」。

劉宇自認,自己不是一個影響力很大的人,但可能因為喜愛湊熱鬧又不怕被罵的個性,變成一個容易激出有趣花邊新聞的人。為何會說是花邊新聞?他解釋:「我跑去參加國民黨署為諸葛亮評審,或是跟著他們參加同志遊行,有幫國民黨加很多分嗎?沒有嘛!雖然上了新聞,但就只是個好玩的新聞。」

例如,今年10月底的同志遊行,起先他只是應國民黨邀請幫他們做行前的觀念認知教育,後來他實在太擔心國民黨可能在現場與其他團體發生衝突,於是決定跟著一起走,順便拿著國民黨青年軍的旗子「吸引目光」,沒想到卻變成「四叉貓加入國民黨青年軍,帶隊參加同志遊行」,讓自認立場一向偏綠的他覺得啼笑皆非。

劉宇手持國民黨青年團旗幟,帶領青年團成員參加遊行。(圖/報系資料照)
劉宇手持國民黨青年團旗幟,帶領青年團成員參加遊行。(圖/報系資料照)

另外,會變成國民黨數位諸葛亮評審也是個有趣的變化。劉宇表示當時只是湊熱鬧報名參選,沒想到竟然受到國民黨的邀請,從參賽選手變成「七位評審的第八位」,甚至讓他以「數位貂蟬」的名義出席,還發布新聞稿。而他也一改過往戲謔的態度,針對每個應試者的專長與經歷,準備了一份堪稱是典範的考題來審核應試者。

「要認真,我也是可以很認真的!」劉宇如是說道。

劉宇被國民黨邀請擔任數位行銷技術長評審。(圖/報系資料照)
劉宇被國民黨邀請擔任數位行銷技術長評審。(圖/報系資料照)

由於不管在哪個場合都可以看到劉宇的身影,藍的也有、綠的也有,光看他的「出席率」,實在很難判斷他的立場,這讓不少各派支持者及不明究理的人以為他就是到處去鬧事,或是臥底、間諜、反串。但劉宇自認,他只是徹底的融入團體中,去理解對方的真實想法,而且因為沒有「政治潔癖」,再加上實事求是、對是不對人的精神,讓他可以站在「看熱鬧」的位置輕鬆轉換身分。

不過,這樣四處的跳來跳去,也會「誤傷友軍」,劉宇提到,像是這次罷免黃捷的造勢遊行,他因為在網路上的戲言被罷捷團體邀請登上造勢車,最後變成「四叉貓帶頭罷捷」,劉宇表示,會上去只是因為好玩,好在黃捷那邊也是笑著看待這件事,「雖然並不嚴重,但有時候我還是會內疚」。

劉宇登上罷捷的宣傳車。(圖/四叉貓劉宇提供)
劉宇登上罷捷的宣傳車。(圖/四叉貓劉宇提供)

實際支持的立場到底是哪裡?相信這是很多人對四叉貓劉宇最大的疑問。劉宇表示,雖然他政治立場偏綠、偏進步派,但在各黨各派都有好朋友,真的要說一堅定的立場,就是「反同就不是我方!」

「你不知道我們同志超可憐的!努力尋求支持好嗎?」劉宇解釋說,其實大部分的同志很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卻只能在壓迫中長期隱藏,長大之後,不論有沒有出櫃,大家都很容易支持、相信那些「揚言」挺同志的政治人物。

「但你也知道,許多政治人物都是嘴巴說一套,實際做一套」,劉宇說,歷年來立法院內關於同婚法案的支持與反對立委,其實許多同志們都記在心裡,大家也記得,到底是哪些人嘴巴上說支持,實際上在法案投票時卻跑票、缺席,「假支持、喊喊口號,其實真的沒有用,民眾的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當初反同、挺同的立委,劉宇都銘記在心。(圖/翻攝自國會頻道)
當初反同、挺同的立委,劉宇都銘記在心。(圖/翻攝自國會頻道)
劉宇 四叉貓 戲謔 PTT 雙面諜 韓粉 韓黑 反同 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