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豪宅指名2/「男怕入錯行」 畢業求職看上「薪優」遇金融陷阱

周國忠 清展 陳白沼 拉保險 塑膠射出 門窗業 研發 塑膠零件
豪宅指名2/「男怕入錯行」 畢業求職看上「薪優」遇金融陷阱

周國忠與太太陳白沼一路走來互相扶持,陳白沼笑著說,丈夫個性「有點狂」,想做的事,誰都拉不住。(圖/宋岱融攝)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台灣隱藏式紗窗大王周國忠,談到年輕求職經驗,一再重複這句話。

周國忠是一九五九年生,在嘉義縣六腳鄉農家長大,深知貧窮滋味。對現代人來說,手工刨絲、日曬洗禮的蕃薯籤,或許是懷舊美食,周國忠卻十分厭惡甚至恐懼。「現代蕃薯是改良種,滋味香甜,早年品質非常差,很多蟲蛀!以前刨好絲的蕃薯籤,都鋪在空地上曬,家家戶戶養的雞鴨踩來踩去,還拉屎。不過,這些排泄物乾了,味道不會太重,反倒是被蟲蛀的蕃薯籤,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臭味,只要一餐『中獎』,下一餐就有陰影,看了就不敢再吃。」

周國忠兒時成績不錯,家裡靠借錢讓他讀書。他一路從嘉義高中,考上中興大學農學院,畢業後求職看到報紙廣告:「金融集團徵才、限大學畢、薪優」,便前往面試,順利錄取「組訓人員」。他原以為,組訓人員就是負責組織訓練新人,怎料對方卻要求他訓練新人前,自己也要有經驗,要求他先去向親友拉保險,見他有疑惑,便改口要他先買保險,買了以後可以去看電影逛街不用上班!他愈聽愈不對,上班沒幾天就落跑。

求職運勢不順,他心情低潮時,被大哥找去當工人。「我大哥在高雄與朋友合伙經營塑膠射出工廠,幫上市公司代工汽車零件,急需人手,我就去當了3年多的技術員,送貨、業務什麼都學。1978年時,大哥要我出去創業,當他的二手代工,我從兩台塑膠射出機器做起。」周國忠說,自己就這麼「被創業」了。

占地2,700坪的高雄廠內,各部門依SOP各司其職。(圖/宋岱融攝)
占地2,700坪的高雄廠內,各部門依SOP各司其職。(圖/宋岱融攝)

「我當時心想,大哥讀到國小畢業,拚到這樣的規模,我如果只能做到這樣,大學就白讀了。」正當周國忠苦思小工廠要如何成長時,有貴人問他,為何不往門窗業進攻?「門窗組成結構中有許多塑膠零件需求,像早年的紗窗防脫落件,設計非常複雜,既要五金又要塑膠,我靠著對塑膠的了解,開發出塑膠單一式零件,很快就打入市場。只是,我以為這個市場平靜無波,想不到底下有大鱷魚。」

周國忠口中的「大鱷魚」,就是當年的門窗零件老大哥,勢力大到可以干預各地五金行進貨,阻止新進者進入市場發展,加上零件單價低、容易被模仿,讓周國忠的生意做得很辛苦。

看似平常的門窗,在清展卻是每個細節都有進化的可能。(圖/宋岱融攝)
看似平常的門窗,在清展卻是每個細節都有進化的可能。(圖/宋岱融攝)
周國忠 清展 陳白沼 拉保險 塑膠射出 門窗業 研發 塑膠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