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雪地凍屍5/辦新門號假扮死者父 狠男爽拖行李箱到銀行領理賠金

徐源富 詐保 凍死 哈爾濱 謀財害命 詐欺 預謀殺人
雪地凍屍5/辦新門號假扮死者父 狠男爽拖行李箱到銀行領理賠金

朱男對於徐男的最後利用,就是設局製造意外死亡,並假冒死者家屬,帶著大皮箱到銀行提領數千萬元保險金。(圖/翻攝畫面)

從事金融代書業務的「朱大哥」,2017年底邀友人徐源富赴大陸遊玩,行前在桃園機場替徐投保2家、總值共4千萬元旅遊平安險,結果徐男凍死在哈爾濱。朱男事後灌迷湯,欺騙受益人(徐男父親)可幫他辦手機,實際上是冒充徐父向保險公司詐領高額旅平險理賠金,可惡的他甚至拖著1個超大行李箱,囂張的到銀行將一綑綑現鈔全領走。檢警月前已依詐欺罪嫌將他起訴。

徐父說,兒子在哈爾濱過世的消息傳回家時,他還沒懷疑到朱男身上,且對方當時還假裝熱心要「幫忙代辦後事」,他因自己年紀太大行動不便,便一口答應。朱男隔海聯絡妻子許女後,許女即前來要他簽署各種委託代辦文件,「他(朱男)還用我的名字申請了1支手機門號,我兒子很快地就在當地火化了。」

徐父控訴,兒子根本是被謀財害命,堅稱朱男就是整起意外的策劃者。(圖/周志龍攝)
徐父控訴,兒子根本是被謀財害命,堅稱朱男就是整起意外的策劃者。(圖/周志龍攝)

「大約2個月後,有位熱心的保險公司人員提醒我,問我知不知道兒子生前有投保?我覺得奇怪,一查才知理賠金全被他(朱男)盜領走了。我報警後才聽說,他是用那個新申請的手機門號假冒我,再利用委託書,透過臨櫃領錢騙到2千萬元的保險金;領錢時,他還拖著一個超大旅行箱,要求行員幫忙塞入一把把鈔票。」徐父說。

警方偵辦後,除了掌握朱男與35歲的許姓妻子有著「先跟海基會確認」、「減少變數」等可疑的微信對話,夫妻倆也未通過測謊;此外,保險公司對該案的調查結果,更讓人覺得案情不單純。

2018年底,警方搜索朱男夫妻位在三重住處後,依預謀殺人、詐欺罪嫌等將他們移送,並成功阻止另外2千萬元保險金遭盜領。可惜的是,兩岸關係急凍下,行之有年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停擺多時,警方因此無法取得大陸官方的相關證據,加上死者未經驗屍且已火化,檢方最後僅能依詐欺罪嫌起訴嫌犯。

徐源富 詐保 凍死 哈爾濱 謀財害命 詐欺 預謀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