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從迪化街到華爾街1/只要是粉都能做 家人間靠打架及鬥嘴來溝通

百鮮 香辛料 林裕閔 廖采真 中藥包 高蛋白粉
從迪化街到華爾街1/只要是粉都能做 家人間靠打架及鬥嘴來溝通

百鮮每天的產量高達4千公斤,倉庫裡滿滿的都是待出貨的商品。(圖/馬景平攝)

以天然香辛料起家的「百鮮企業有限公司」(百鮮),由於跨界生產高蛋白粉,2020年業績不但未受疫情影響,還逆勢成長2成。來到位於新北市林口區的百鮮,員工們在大門口忙著將一箱箱的貨物裝上貨櫃,空氣中透著淡淡的中藥香,走進四樓的辦公室,味道更是濃郁。40歲的總經理林裕閔一見到本刊記者就笑著解釋,「樓下工廠正在做燒酒雞的料理粉包,很香吧!我們都用通過農藥殘留及重金屬檢驗的合格藥材磨成粉末,好讓湯頭快速入味。冬天是我們的旺季,因為許多廠商找上我們代工進補中藥包。」

百鮮由於二○一九年底訂單滿滿,已將倉庫改建為新產線。(圖/馬景平攝)
百鮮由於二○一九年底訂單滿滿,已將倉庫改建為新產線。(圖/馬景平攝)

「我們每天生產超過4000公斤的調味粉,從2019年11月後訂單全滿,導致生產線不敷使用,只好把原本的倉庫擴充為生產線,另外租倉庫;2020年才花了10個月,就打破2019年整年的營業額,接下來會更好!」林裕閔的語氣帶點自豪。

小時候總會幫忙摺胡椒盒的林裕閔,自嘲由於不愛念書,二專畢業後就回家幫忙,當起業務兼司機。不過,他當年和父親林錦鴻(已故)相處時,父子倆常常一言不合就在車上「打架」,「生意不好,他(林錦鴻)碎碎念,生意好也碎碎念,我聽到煩,忍不住就揮拳。」

林錦鴻42歲才創立百鮮,當時公司規模不大,業績從零開始。(圖/百鮮提供)
林錦鴻42歲才創立百鮮,當時公司規模不大,業績從零開始。(圖/百鮮提供)

經過多年的磨合與歷練,現在的林裕閔已能完全理解父親當年碎念的用意,「他(林錦鴻)想提醒我們,隨時保持危機感。」

有趣的是,如今林裕閔也「遺傳老爸」,有時會和負責行銷的妹妹林奕君、管理廠務的弟弟林奕瀧鬧脾氣,「我們意見不合時,妹妹會直接開嗆為什麼要聽我的,弟弟則悶不吭聲,轉頭照他想要的方式去做,我有時候氣到會開車出去兜風,好幾次稍微冷靜後想了一想,才發現他們是對的,這就是我們溝通的方式,大家都是求好心切。」

父親過世後,林裕閔和媽媽、弟弟及妹妹一起撐起百鮮,將事業版圖愈做愈大。(圖/馬景平攝)
父親過世後,林裕閔和媽媽、弟弟及妹妹一起撐起百鮮,將事業版圖愈做愈大。(圖/馬景平攝)

一旁的廖采真聽到長子林裕閔大爆一家人的「相處之道」忍不住緩頰,「他們做什麼事都會彼此討論,也會和我說,我不用說太多,很放心。」卻遭林裕閔直接吐槽,「因為媽媽負責財務掌握資金,不告訴她就沒有錢啊!」母子倆一來一往地鬥嘴,都是愛。

百鮮 香辛料 林裕閔 廖采真 中藥包 高蛋白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