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猥褻女士官2/豬哥士官長當眾纏問內衣顏色 輕挑嗆正妹下屬:我就壓力大

豬哥 士官長 女士官 性騷擾 空軍嘉義基地
猥褻女士官2/豬哥士官長當眾纏問內衣顏色 輕挑嗆正妹下屬:我就壓力大

長髮披肩的小芳長相甜美、個性活潑,走服役期間遭到已婚陳姓士官長(右)性騷擾後,她陷入重度憂鬱。(圖/讀者提供、翻攝畫面)

空軍嘉義基地驚傳性騷擾事件,1名24歲的甜美女士官小芳(化名)出面指控他服役的第四修補大隊某位陳姓二等士官長(陳男),於執勤間詢問她內衣褲顏色,還不管一旁還有其他男同袍,不斷追著她問,讓小芳相當不舒服,陳男事後竟還向小芳表示:「因為壓力太大,需要尋求刺激,才會這麼做。」

小芳回憶「這是我最不願意想起的一件事,它卻永遠烙印在我心中。」去年5月31日傍晚6時許,她在機坪執行安全士官勤務時遇到陳男,2人談論工作後,陳男突然詢問「吃飽了嗎?」小芳回答「正在減重,所以沒吃」。陳男又輕浮的說:「妳要減哪裡?胸部嗎?」小芳當下雖感不舒服,但認為可能是開玩笑,轉身準備離去。

陳姓士官長在機坪不斷逼問小芳的內衣顏色,甚至還拉開自己的褲頭大聲說:「就像我一樣做,不就知道了?」(圖/本刊繪圖組)
陳姓士官長在機坪不斷逼問小芳的內衣顏色,甚至還拉開自己的褲頭大聲說:「就像我一樣做,不就知道了?」(圖/本刊繪圖組)

孰料,陳男此時不顧身旁還有兩名同袍,以長官之姿留下小芳,一開口竟問「今天穿什麼顏色的?」接著更以曖昧的語氣暗示透露一下內衣褲的顏色,還要求回答務必「誠實」、「榮譽」,把小芳嚇得不知所措,不舒服的感覺瞬間爆表。

小芳當下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假笑向在場學長求救「你們班長是不是有喝酒?」他們示意不要理會就好。小芳說,她原本打算當一切沒發生過,走回安官座位時,陳男又緊跟在後輕佻的解釋「我只是工作太累,在找刺激而已,並沒有喝酒。」說完便笑著離開。

半小時後,陳男又現身小芳的座位撒嬌地表示:「快點嘛,告訴我,妳穿什麼顏色啦。」小芳冷漠回應:「我不知道。」陳男聽完突然拉開自己的褲頭,兩眼往褲裡探,接著大聲說:「怎麼可能不知道?就像我一樣做,不就知道了?」小芳坦言,當時被嚇得眼眶泛淚,身體不斷顫抖,而陳男再次露出猥褻的臉嘴說著:「壓力太大,找點刺激而已。」

針對此事,空軍嘉義基地回應表示,有關女兵遭性騷擾案,涉案的陳姓士官長因言詞不當記申誡2次,並調至花蓮;上校大隊長盧榮基因涉嫌阻擾部屬申訴則申誡1次,部隊後續也會加強性別教育,避免再有類似情況發生。

小芳自小就對空軍有無限憧憬,沒想到5年半的軍旅生涯,竟是因遭受性騷擾,只能無奈退伍。(圖/讀者提供)
小芳自小就對空軍有無限憧憬,沒想到5年半的軍旅生涯,竟是因遭受性騷擾,只能無奈退伍。(圖/讀者提供)
發生性騷擾醜聞的單位就是位於嘉義水上機場的,空軍嘉義基地第四修護補給大隊。(圖/黃威彬攝)
發生性騷擾醜聞的單位就是位於嘉義水上機場的,空軍嘉義基地第四修護補給大隊。(圖/黃威彬攝)
豬哥 士官長 女士官 性騷擾 空軍嘉義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