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伴趙小僑引產12小時 劉亮佐首曝「煎熬過程」:真的很可怕

劉亮佐 劉子銓 趙小僑 引產
伴趙小僑引產12小時 劉亮佐首曝「煎熬過程」:真的很可怕

劉亮佐(左起)與兒子劉子銓、趙小僑一家三口原本準備開心迎接新成員,不料卻發生胎停憾事。(圖/取自臉書)

趙小僑與劉亮佐結婚4年,這兩年積極求子,歷經1人工受孕、兩次試管失敗,上月19日才開心宣布終於做人成功,不料在24日進行第二次產檢時,意外發現16周的寶寶胎停,短短一周,外界跟著他們從狂喜到心痛不捨。趙小僑28日中午到醫院進行引產,歷經12小時的宮縮、陣痛、發燒到39度、全身發抖畏寒以及大量出血的痛苦煎熬,在1日凌晨3點左右順利引產,目前仍在醫院觀察中,之後將到月子中心調養身體。

劉亮佐說,因為胎兒已經16周、重量100多公克,不能用流產的方式,必須用藥物引導生產,「進行引產其實就是等於生小孩的過程」,小僑昨中午入院,下午三點用藥,除了塞劑也含舌下錠,讓子宮收縮,一開始是像生理痛,數小時後第二次塞劑,開始宮縮、陣痛後就非常痛苦,痛到半夜11點時甚至必須打止痛針,且發燒超過39度,整個人都畏寒發抖,抖到連喝水水都會噴濺出來。直到凌晨兩點半過後、快三點時開始出血,後來大量出血時才進手術室。後來小僑跟他說,其實應該在病房時胚胎就已經流出來了。醫生原本就預告一般引產12至36小時都有可能,小僑在12小時引產完成,還算是快的,

引產過程痛苦又漫長, 劉亮佐說,之前基因公司、生殖醫學中心的人都誇忍痛打了幾百根針的小僑是「勇敢媽咪」,殊不知真正辛苦、痛苦的是引產過程,「真的很可怕」,而引產最讓人痛苦的是,他們並不是在等一個寶寶,而是在等一個結束。

在趙小僑引產過程中,隔壁產房曾傳來兩、三個新生兒的哭聲,當下夫妻兩人還對看了一眼,「那個對比很強烈,同樣經歷一個生小孩的過程,但我們是失去」。不過他與小僑的心態都很健康,「小僑很勇敢,她說不會覺得不舒服,聽到小孩的哭聲,還是覺得滿可愛的。我們不會因為這次的意外震撼經驗,就對於小孩有任何負面感覺,小僑做完引產的心理狀態也不錯,她調適很好」。

他表示,現在只希望身小僑把身體調養得比以前更好,因此接下來會到月子中心住一星期,他很感謝在沒有業務合作狀況下,有月子中心雪中送碳,主動提供讓小僑好好休息的地方,月子餐業者也不用他們幫忙宣傳就僅希望她把身體調養好,「這個過程中,我們感受到很多的祝福與溫暖,不管在我們好或不好時,大家都給予我們祝福與支持。平常大家以為在網路上就只是胡說八道、講垃圾話,但真的不僅於此,不管臉書、IG、YouTube我們都收到好多留言,大家都在鼓勵小僑、分享自己的經驗,在求子的路上,小喬絕不是最慘最辛苦的那一個,台灣還有為數非常多正在求子之路上努力掙扎的女性」。

劉亮佐表示,當時他們也是過了懷孕14周、確定沒問題了,才很開心宣布好消息,哪知不到一星期,突然在兩周一次的第二次產檢時,就發現胎停。他說,原本27日要辦性別公布趴踢,所以24日其實是要去產檢順便看寶寶性別,結果醫生講的第一句話是「他的姿勢不太好」,宣布胎兒沒有心跳時,原本還拿著相機在紀錄過程中的他不敢置信地問「那還有救嗎」,「當時胎兒已經軟趴趴躺在那邊了。所有人都驚呆了,覺得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我的第一反應是天旋地轉,快昏倒了。覺得這世界怎麼了,這是惡夢吧,我不斷催眠自己。」小僑當下傷心掉眼淚,他則幾乎崩潰大哭地抱著她說:「我們不要再生了,太痛苦了!」覺得自己無法再一次承受這種事。

第二天他們馬上找免疫科以及送子鳥生殖醫學的醫生,醫生都說太難碰到16周胎停的案例,原因還不太確定,免疫科醫生研判應該是免疫的問題,因此他們把引產出來的胚胎拿去做病理的化驗,希望化驗完可以更清楚這次胎停的原因,也希望提供做醫學研究,幫助更多人知道罕見胎停是什麼原因造成。

雖然醫生都鼓勵小僑之後可以再試試,應該會成功的,之前曾說這是最後一次「做人」的劉亮佐說,每個人也都在問他們還會不會繼續努力,現在他抱持開放態度、不多想,等醫生有進一步的分析結果出來後,會尊重小僑且支持她的決定。

劉亮佐回憶,趙小僑在第一次人工受孕失敗時曾說「這件事不見得努力就會成功,不是付出很多就一定會有收穫」,當時他還覺得她太悲觀消極了,但從這次可怕的意外震撼經驗看來,似乎真是如此。他說,一直以來他們希望分享給大家的都是正向能量氛圍,不想渲染私事,但從小僑第一次失敗開始,就有很多人分享自己的求子過程,讓小僑覺得他們好偉大,想說也要跟他們分享自己的努力過程,也希望自己有好的結果可以鼓勵到其他人,讓他們打起精神來,「我們分享喜訊時,很多人被激勵了,她很開心很多人從中得到安慰與支持,除了自己開心快樂也給其他人正能量,沒想到竟然一星期內就跌到谷底,一定很多人也因此被打擊,我們真的很抱歉」。

他坦言,從知道胎停到引產的過程中,自己哭得比小僑慘,「可能是性格上對比,我們是奇特的互補,我個性比較感性,她比較理性,反而是她常常安慰我,她跟我說『沒事,我很好,我有你們就很幸福了,不要想太多』,因為她知道我難過的點,知道我面對此事更難解套,知道我是心疼她」。

他說自己在今天之前的確無法跟別人談這件事,一直沈浸在這個難過的狀況裡,今天是意外發生後,他第一次出來拍戲工作,自己也還在調整,「我們很好,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很悲觀低落,悲傷是一定的,畢竟還是一個很傷痛的事,但也沒有那麼慘,相信會愈來愈好的」。

劉亮佐 劉子銓 趙小僑 引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