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得獎隔天變噩夢!妻陪伴擺脫金馬魔咒 男星賣泡菜闖出一片天

徐詣帆 聽見歌再唱 金馬獎
得獎隔天變噩夢!妻陪伴擺脫金馬魔咒 男星賣泡菜闖出一片天

徐詣帆回首拿到金馬獎的演藝圈十年,嚐盡生活酸甜苦辣。(圖/中國時報羅永銘攝)

國片《聽見歌 再唱》口碑持續發酵,票房破8000萬,片中飾演部落小男孩爸爸的徐詣帆,曾憑藉《賽德克·巴萊》中的「花岡一郎」,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金獎到手今年剛好滿十年,他以「一場噩夢」來形容金馬魔咒,「我不敢去回想,得獎對我來講真的是開心一天的事情,得獎隔一天,就感覺是一場噩夢」。

徐詣帆進一步解釋,「那時候剛入行沒多久,對演藝圈有很大的憧憬跟嚮往,想說,哇,金馬獎耶,會像劉德華一樣工作機會變很多了,結果事與願違。」他說:「曾經有想過,這個獎是不是我該得的?如果不得獎,路會不會走得比較平順?不像得獎後常常煩惱有一餐沒一餐,有一戲沒一戲。」

徐詣帆感恩在低潮的時候,有老婆和小孩的陪伴。(圖/報系資料照)
徐詣帆感恩在低潮的時候,有老婆和小孩的陪伴。(圖/報系資料照)

徐詣帆回顧金馬得獎後的落差,因為沒戲可接沒收入,連老婆的生產費用都要靠貸款支付,「即使這樣,我都跟老婆說,不用煩惱,錢我來想辦法」,他坦言那時候很痛苦,「一直在想怎麼辦,煩惱房租、水電、生活費,我最怕夜晚關燈睡覺的時候,感覺特別孤單」,他帶小孩去逛大賣場,小孩嚷著要吃牛肉,「我也只能說,好我想一下,然後去網路上買便宜量多的牛肉,小孩看到牛肉開心的表情,讓我印象深刻」,他因出席活動需要治裝,「結果也是都想到買小孩的衣服,買完預算就沒了,我就想,沒關係,我再看跟誰借一下衣服就好了,我是這樣走過來的」。

「這場噩夢現在已經打破了,我已經釋懷,既然上帝指引要我走這條路,就去走吧,路上碰到很多酸甜苦辣滋味和曲折,就去克服吧!」徐詣帆說,真正點醒他的,是兩年前老婆的一句話,「我曾跟老婆說,一路走來我們很辛苦,抱歉沒給妳榮華富貴,她說『至少我們在一起啊,還有可愛的小孩子』,就這句話,讓我不再回頭去想」。

徐詣帆在《聽見歌 再唱》中飾演一肩扛起生計的嚴父。(圖/華納兄弟提供)
徐詣帆在《聽見歌 再唱》中飾演一肩扛起生計的嚴父。(圖/華納兄弟提供)

徐詣帆因此積極樂觀面對人生挑戰,因夫妻倆都愛吃懂吃,開了「老徐的菜舖子」研發「黃金馬告泡菜」,純手工的製程頗受好評,他說,因為接演《聽見歌 再唱》,讓他對部落留不住年輕人的現況感觸良多,今年四十而立的他,打算如果泡菜訂單的量增加,可以回部落開設小型加工,「想為部落做點什麼來製造生機,讓願意留下來的年輕人、老人家有可以支應生活開銷的薪水,這是我的想法。」

徐詣帆在《聽見歌 再唱》裡飾演對兒子管教嚴厲的虎爸,他說自己小時候很皮,愛玩、愛翹課,作業都不寫,擔任公務員的爸爸對他「嚴加看管」。徐造詣印象最深刻是國中考數學,因為不會寫,索性簽名後迅速交白卷,老師警告要打電話跟他爸爸說,他竟嗆「沒關係,你就打來啊」,他自以為聰明在家等電話,想說老師打電話來就掛掉,沒想到去洗個澡,老師打來的電話還是被爸爸接到,「我爸要我拿著裝水的臉盆跪在書房,水滴一滴下來就打一下,用水管狠狠教訓我,從晚上六點半跪到十一點,超慘,隔天我就乖乖上課,但過兩天又開始調皮!」徐詣帆的爸爸在他上了高中後,就不曾體罰過他,「爸爸說,我已經是大人了,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負責,說到做到,從此沒再打過我」。

  徐詣帆曾以《賽德克·巴萊》的花岡一郎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圖/報系資料照)
  徐詣帆曾以《賽德克·巴萊》的花岡一郎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圖/報系資料照)
徐詣帆 聽見歌再唱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