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輪胎大戰2/泰豐砲轟南港退出美反傾銷稅調查 趙國帥:是欲犧牲自己,幫助同業

輪胎 泰豐 南港 美國反傾銷稅率 趙國帥 馬述健
輪胎大戰2/泰豐砲轟南港退出美反傾銷稅調查 趙國帥:是欲犧牲自己,幫助同業

南港輪胎副董事長趙國帥。(圖/趙世勳攝)

對於泰豐輪胎(2102)屢次公開叫陣,在美國反傾銷稅率調查案中,質疑受南港輪胎(2101)池魚之殃,並反問為何退出此調查案。南港輪胎副董長趙國帥接受本刊採訪時提到,「南港輪胎是因同業提起退出調查、做為不合作廠商的策略,最後才會選擇犧牲自己,希望美國因此排除南港初判的稅率,而能降低泰豐等3家的平均稅率。」

一旦美國商務部因南港輪胎選擇「退出」調查的決定,而將南港輪胎視為「不合作廠商」,循過去對中國做雙反調查之例,就有一家業者拒絕接受調查而判為不合作廠商,該業者便須自行苦吞高關稅,但也因此可排除做為其他同業計算平均稅率的基礎。

但南港的打算,顯然未被美國買單,5月24日終判稅率則從初判稅率98.44℅調高達101.84℅,另一家抽檢到的正新橡膠從初判稅率52.42℅調降到20.04℅,其他3廠包括泰豐、華豐與建大,最終稅率則是以正新、南港的平均稅率來計算,因此從初判稅率88.82%改為84.75%。

泰豐輪胎6月4日「懇請金融機構,勿成為幫凶」的廣告,讓董事長馬述健再遭南港輪胎提出告訴。(圖/讀者提供)
泰豐輪胎6月4日「懇請金融機構,勿成為幫凶」的廣告,讓董事長馬述健再遭南港輪胎提出告訴。(圖/讀者提供)

泰豐輪胎6月4日刊登的「懇請金融機構,勿成為幫凶」的廣告,砲轟南港輪胎自行退出美國反傾銷稅率調查,致台灣輪胎業連帶遭課高額反傾銷關稅,並提到南港輪胎副董事長趙國帥在出席泰豐董事會時,主張應廢棄泰豐的「海外子公司模式」,改為與南港輪胎相同卻受反傾銷稅重罰的「代理商模式」,以及通常委託台灣移民海外的僑胞當代理商,內部及關係都受到高度質疑與想像,南港輪胎為何趕冒大不諱做這種奇怪的主張?

對此,南港輪胎副董事長趙國帥,代表南港輪胎出任泰豐的董事,他嚴詞反駁說,「泰豐斷章取義他的說話,而且讓人有汙名化華僑之感,如果南港輪胎有任何違法之舉,泰豐輪胎應該要加以舉證說明,而非以公開廣告資訊,企圖混淆視聽,扭曲事實損害南港商譽信用」。

南港輪胎副董事長趙國帥,日前召開記者會說明南港投資泰豐輪胎的規劃。(圖/趙世勳攝)
南港輪胎副董事長趙國帥,日前召開記者會說明南港投資泰豐輪胎的規劃。(圖/趙世勳攝)

南港輪胎也發布聲明說,泰豐董事長馬述健當初明明知道、且泰豐公司也積極支持南港撤回反傾銷「稅率」調查,以爭取其他台灣同業適用較低税率。對此,趙國帥就為南港輪胎抱不平地說,「南港輪胎花很多錢請律師協助配合美國的調查,我們也不知道為何初判高稅率,是聽了同業諮詢若選擇退出的效果有哪些後,最後才有此決定」。

記者去電請教橡膠公會,證實在2月初輪胎業者拜會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時,與會人士確實有提出「退出調查」策略,諮詢律師的建議,瞭解結果並非全然會被視為不合作廠商,對於美國商務部到底會如何判定也難以揣測。

趙國帥並說,他出席泰豐董事會時,是就泰豐美國子公司要請台灣母公司借貸800萬美金一案,提出反對。由於金額相當於子公司資本額的40倍,且無提供擔保品,加上面臨美國反傾銷稅率的市場影響,才會建議可仿效海外代理模式,降低成本,但僅是就事論事,非要主張廢棄泰豐的海外子公司,他認為泰豐是斷章取義他的發言,抹黑他給予的建言。至於泰豐指控南港輪胎購買股權的資金來源、涉及ESG的部分,「請泰豐舉證違法之處,南港也要正式提出告訴,維護商譽」。

南港輪胎於6月8日重訊回擊泰豐輪胎,表明要控告董事長馬述健涉及加重妨害信用罪,並發聲明強調「捍衛商譽信用」,以泰豐刊登廣告對社會大眾發送流言,不實指控南港為違反ESG的企業,是馬述健恐個人經營權遭動搖,用盡心機、不顧一切希望以各種手段保住其對泰豐公司的控制,對外散布流言及不實資訊,向金融機構喊話影響南港公司的債信,詆毀並損害南港公司商譽,因此決定付諸法律行動,維護南港輪胎商譽。

輪胎 泰豐 南港 美國反傾銷稅率 趙國帥 馬述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