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畸形政策移工荒3/逃逸無罪非法賺比合法多 就服理事長嘆:移工不跑才奇怪

黃杲傑 就服法 就業服務法 群聚 移工 疫情 勞動部 黑市 非法外勞 看護工
畸形政策移工荒3/逃逸無罪非法賺比合法多 就服理事長嘆:移工不跑才奇怪

有不少來台灣很長一段時間的失聯移工,有了些人脈關係,自己當起工頭幫同鄉移工接工作,生活自由賺得又比較多。(圖/報系資料庫)

6月初科技大廠出現移工群聚確診,移工在台生活動向成為關注焦點。根據勞動部統計,目前在台外籍移工共71.3萬人,其中非法逃逸移工就有5萬多人,不少人擔心逃逸移工會成為防疫破口,其實移工勞動市場長期就存在結構性問題,再加上逃逸無罪化,促使移工為賺取高薪逃逸當非法外勞,而國內雇主對勞力有迫切需求,進而在黑市中找移工。

根據勞動部統計,截至2021年4月,行蹤不明失聯的移工共有51,374人,每年約有近2萬名不知去向,即便移民署曾祭出優惠措施大赦主動到案者,失聯移工長年維持在5萬名,疫情之下,可能為了躲避查緝,不敢領口罩,生病也不敢看醫生,健康狀況更是不在人力仲介掌控範圍。

為什麼移工想逃跑?有人歸咎勞力剝削和惡劣的勞動條件,但除此之外,移工在台灣各產業勞動市場的待遇落差,以及黑市薪資行情又比正常管道更高,都成為逃逸的誘因。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黃杲傑表示,以看護工而言,合法聘用的月薪僅1.7萬,非法的看護工可達2.5~3萬,是合法的一倍;合法的廠工及營造工,加上加班費約有3、4萬元,非法移工論件計酬每月工作10~20天就能賺上3、4萬起跳。

「很多逾期居留很久的,自己已經是個小包工,找同鄉人一起包工程、打掃、裝潢、當打手等各種勞力工作,女生就做特種行業,很多茶園果園沒有人力,也都外包給非法外勞,手腳快的一天可賺1萬元。」黃杲傑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熟門熟入的移工工頭帶著同鄉逃逸外勞一起接案,想做、想休息可以自己決定,還可以跟男女朋友同居。合法移工幾乎沒有議價能力,卻又因合約限制無法離開,加上經濟壓力考量,只能以逃跑來選擇工作環境、為自己爭取高薪。

就服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黃杲傑入行30多年,他認為,就業服務法早已經被知識片段的官員修得體無完膚,根本無法達到管理的目的。(圖/黃杲傑提供)
就服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黃杲傑入行30多年,他認為,就業服務法早已經被知識片段的官員修得體無完膚,根本無法達到管理的目的。(圖/黃杲傑提供)

在雇主角度,合法申請移工的手續繁瑣、資格限制多,且不能隨便更換不適用移工,再加上每個月要繳交給政府每名外勞配額2000~9000元不等的就業安定費,為求有人趕快上工,也使得雇主在黑市中尋找人力。

而強調人權的台灣,倡導逃跑外勞不應被視為罪犯,凡對待移工不友善行為皆易被貼上歧視標籤。「警察抓逃逸外勞沒有業績還被罵歧視,拘留也沒地方關,所以現在警察也不願抓非法外勞了。」黃杲傑表示,合法外勞賺得少,加上逃逸無罪化,出現很多同鄉拐同鄉,非法雇主還會給予介紹費3000~5000元獎勵,「不跑才奇怪!」

黃杲傑 就服法 就業服務法 群聚 移工 疫情 勞動部 黑市 非法外勞 看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