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疫苗孤兒2/紓困、疫苗、補助都沒份 居家保母嘆「只能喝西北風」

居家保母 居家式托育契約 補助 病媒防治業 托育機構 退費 友善托育 準公共化
疫苗孤兒2/紓困、疫苗、補助都沒份 居家保母嘆「只能喝西北風」

居家保母手拿居家式托育契約,大嘆紓困、補助及疫苗當初都沒份。(圖/張心攝)

有民間病媒防治業人員出面控訴中央疫苗接種對象標準不一,讓他們淪為疫苗孤兒,還有居家保母也向本刊反映,北市府放寬收托規定,但紓困4.0、疫苗、補助都沒他們的份,也讓做了20多年居家保母的陳小姐大嘆,這行業總是被忽略。

陳小姐說,居家保母跟幼兒園托育人員及托育機構專業人員,都是同性質的工作,幼兒園和托育機構人員早被納入疫苗施打第7類,但雙北保母直到最後一刻才被附加在專案對象內。

「我們就像孤兒,吵一吵到最後,人家才會注意你有這塊需求」,陳小姐說因為收托對象為2歲以下孩童,通常免疫力較低,而且一個空間只能收托4名孩童,擔憂自己沒打疫苗,若孩童染疫在同個環境下又交叉感染,存在極高風險。

陳小姐表示,居家保母不只接種疫苗要喊聲爭取,當初紓困4.0方案也沒被納入,連想貸款10萬元,也不符合標準。

居家保母陳小姐認為,停托是因疫情並不是個人因素,社會局卻指示必須退費給家長,她認為這樣很不公平。(圖/張心攝)
居家保母陳小姐認為,停托是因疫情並不是個人因素,社會局卻指示必須退費給家長,她認為這樣很不公平。(圖/張心攝)

陳小姐透露,準公共化及友善托育兩個政策規定,只要家長送托超過半個月,政府就要補助家長一個月,補助能實拿,但停托的日子還要按比例退費給家長,陳小姐認為「家長拿補助,又要退費」,這樣太不公平。

陳小姐不滿地說,當初居家日間托育,跟家長有簽合約,就連契約的退款標準,都對委託人有利。她還提及,自己就像政府玩具,「需要的時候,高喊大家共體時艱,但疫苗、紓困及補助全都沒有,也讓她失望透頂」。

陳小姐認為居家保母聲音少較弱勢,一直都被政府遺忘,她還強調「政府要我幫忙帶小孩,第一個被推出來,可是打疫苗我們居然沒在列」,就連托嬰中心、幼兒園,包括學校老師,停課還沒開放的單位都可以納入第7類。

對此,北市府社會局粘羽涵科長表示,居家保母有3千多名,中央將居家保母納入疫苗優先施打對象,跟第7類對象公布的時間僅有不到一週落差,未來也會視情況增加其他類別。另外退費問題,家長、居家保母各持己見,希望雙方可以再討論,中央現在綁定紓困條件,就是希望停托時間不能跟家長收費,否則即不符紓困資格。

居家保母 居家式托育契約 補助 病媒防治業 托育機構 退費 友善托育 準公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