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仁武群聚真相逆轉!染疫源頭遭誤診「肺癌末期」 妻淚曝完整經過:真的很怕

仁武 高雄 群聚 肺癌
仁武群聚真相逆轉!染疫源頭遭誤診「肺癌末期」 妻淚曝完整經過:真的很怕

(示意圖,非本文當事人/王永泰攝)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延燒,高雄市日前爆出仁武家庭群聚感染,60多歲的案14359疑似從新北恩主公醫院帶病毒回高雄,傳染給家中其他成員及相關接觸者,造成10多人染疫,引發不少網友撻伐。對此,個案妻子出面還原狀況,強調丈夫當時被誤診「疑似肺癌」,才會造成一連串狀況,誰知竟被外界過度渲染。

以下為當事人聲明全文:

我是仁武家庭群聚案的確診者家人,我有話想說

在這裏我想把所有經過以及網路上甚至新聞媒體報導的言論做一個說明

首先我想先為這次的事件對社會大眾道歉

因為我們的疏忽而造成社會的恐慌

非常抱歉,對不起!

新聞媒體說的癌末確診者是我的丈夫(因工作獨居於桃園,我與孩子則在高雄,丈夫兩邊往返),這邊先澄清丈夫後來診斷報告並非癌末,文章後段會一一說明

事情開始於丈夫發現膽結石,並在新北三峽恩主公醫院(5/24~28)住院做開刀治療,申請住院前都有依照規定做篩檢,抽血報告及快篩跟PCR結果皆為陰性。(5/28)我開車接丈夫回高雄照料並且靜養,所有南北往返皆因回診、丈夫身體抱恙需家人陪同照料,#並非新聞陳述的端午節返鄉聚餐!因此新聞一出,網路上民眾漫罵聲連連,我與孩子們恐懼之虞也不知所措,無權要求大家諒解,但此舉完全出於對家人無人照料的關懷之意,絕非刻意也絕非對疫情置之不理。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確診,也絕對沒有故意要隱匿病情、不顧疫情多次的南北往返。甚至在網路社團被公布我們家人、外甥女家住址的確切地段,在全家(除了我)都確診的這個當下,我們真的身心俱疲也真的很害怕出院後會遭受到居民異樣眼光或是攻擊?

丈夫在家靜養期間開始出現咳嗽跟呼吸道症狀。

(6/3)第一次回診恩主公醫院拆線時,有和醫生反應出現咳嗽、呼吸道症狀,醫生回應:可能是手術插管的時候傷到,修養即可,並未做篩檢。

(6/7)第二次回診,也有再次跟醫生反應咳嗽、呼吸道症狀,醫院開藥讓丈夫服用

(6/17)第三次回診,再次跟醫生反應咳嗽、呼吸道症狀,並且照X光發現肺部一大片陰影,醫生當下判「斷疑似肺癌」及「進展快速」

以上三次回診皆向院方反應咳嗽及呼吸道症狀,皆未此做篩檢。

也因為丈夫診斷「疑似肺癌」且進展快速,一切真的很突然,我們真的很害怕、覺得在跟時間賽跑(怕丈夫很快就離開我們…),當時丈夫已把後事逐一交代妥善,我們才決定緊急去拍全家福(小兒子年僅4歲、我與丈夫則沒有拍過婚紗照,深怕留下遺憾,#因此我們希望在可能僅存的時間裡能夠留下最後的合影作為紀念),並不是像新聞媒體及網友所說的我們不顧疫情期間急著拍婚紗照(看到網友留言:疫情都這樣了還拍什麼婚紗照!準備變拍遺照……..抱歉,我們當下的用意也許真的是如此。我能理解大家的憤怒,承受這樣的言論我想是必然。也藉此學習到,事情一體或許有兩面可以解讀,也提醒自己以後千萬不要犯錯)。

在往返回診期間,丈夫一直有出現咳嗽及呼吸道症狀,未出現過發燒情況,由於院方在最後一次回診判斷「疑似肺癌」,#我們一直把丈夫的症狀誤以為肺癌導致。

後來家人(除我與小兒子未出現任何症狀)女兒與女兒男友陸續出現發燒及嗅覺異常,就醫時診所醫生未判斷需要做篩檢,服藥後即退燒、嗅覺也3-4天慢慢恢復(此時不知丈夫已染疫,女兒男友則平時就有過敏性鼻塞,因此我們誤把以上症狀當成是一般感冒所致),所以全家都沒有察覺異常,一直到知道外甥女也有同樣症狀,才察覺不對勁並相約篩檢,採檢後於(6/21日)接獲確診通知(除我以外,丈夫、小兒子、女兒及男友、外甥女皆確診),接著確診事件開始發酵,(6/23日)我透過新聞記者會才知道,原來恩主公醫院早在(5/29日)就有確診者(丈夫出院隔一天),且 #丈夫就住在確診者的隔壁病房,#我們於三次回診皆沒有收到通知,#期間也沒有被匡列,#最終是透過新聞才知道此事。

我不禁納悶:為什麼恩主公醫院有確診者,卻完全沒對丈夫進行匡列動作?新北市政府也完全沒通報?

與確診者在同一樓層裡是多麼危險的事!?何況丈夫就謹住在離確診者隔一間病房內,醫護人員是照料整層樓病房的病人,那在這個狀況下,交叉感染的機率不是非常高嗎?為什麼都沒通報及匡列?

就在6/23醫院發來丈夫的肺部診斷報告,不是肺癌末期,是單純肺部纖維化(據我所知這是COVID-19的症狀或後遺症?)

我們一方面鬆了好大一口氣,一方面對恩主公醫院的醫療疏失(不管是誤診肺癌或是告知咳嗽呼吸道症狀問題時的處理方式)及防疫流程(沒有確切匡列及告知病患及家屬)產生非常大的疑問…?

才會讓一個62歲開刀的病人在開刀恢復期最虛弱的時候染上COVID-19不自知,進而讓感染源一直擴大

最初疫情延燒開以來,看著確診人數一直往上攀升,新聞媒體的報導大家都人心惶惶,我們也是。病毒看不見也摸不著我們永遠不知道哪裡有隱形的病毒,或是身邊是否就有無症狀的感染者?

一開始我們摸不著頭緒到底在哪裡染疫?高雄市衛生局疫調後往回追查才知道當時恩主公醫院早就有確診案例,甚至前後三次回診都如實告知有咳嗽、呼吸道症狀及肺部症狀,院方皆未為此採取行動、做任何篩檢。

為此次仁武家族確診案件說明,並不是要推卸責任、怪罪給誰,而是希望彼此都能在錯誤中學習並改進,我們得到的教訓是失去健康的身體和對社會大眾的愧對,也希望未來在防疫的流程上,自己、相關單位能更加謹慎小心嚴防疫情擴散。

「染疫」絕對不會是任何人想要的結果,包括我以及我的家人們。

再一次為我們的疏忽,謹相信醫療資源給的答案就鬆懈了自己,感到非常抱歉,對不起。

也望大家能諒解在以為即將失去親人的恐懼下我們的活動(拍全家福),非常抱歉,對不起。

當事人妻子透過市議員發聲明。(圖/翻攝自邱俊憲臉書)
當事人妻子透過市議員發聲明。(圖/翻攝自邱俊憲臉書)
仁武 高雄 群聚 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