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中風父親進安養院滿身褥瘡 許聖梅自責:無法原諒自己

許聖梅 中風 安養院
中風父親進安養院滿身褥瘡 許聖梅自責:無法原諒自己

許聖梅(左)因父親中風住進安養院放棄自己、沒開過口講話,讓她非常自責。(圖/和展影視提供)

資深媒體人許聖梅日前在高點綜合台《震震有詞》節目上,分享長照議題的自身經歷,她說今年30歲的兒子,3年前想換職時,90歲的奶奶確診失智合併阿茲海默症,她說:「我婆婆有嚴重幻覺、日夜顛倒,會突然打開我們房門說外面有人。」兒子長期照顧奶奶生活起居,但因奶奶日夜顛倒,長期下來兒子不堪負荷,在無法入眠、壓力大的狀態下,才30歲便罹患嚴重高血壓。對此,精神科醫師楊聰財表示:「照顧者長期面臨巨大壓力,恐怕因此罹患慢性衰老疲勞症候群,會出現失眠、憂鬱症等症狀。」

許聖梅表示,父親中風後原與媽媽、弟弟住在一起,家人在徵得父親同意後便將他送往安養院,當時堅決反對的許聖梅也因此跟家人翻臉,她回想到安養院探望父親,「我跟妹妹帶爸爸出去喝咖啡,傍晚快回到安養院時我爸爸哭了,要下車時,更像個孩子雙手緊抓著車頂不肯下車,哭喊著他不要,看得我心好痛。」她說,父親因中風癱在床上無法行動,安養中心便在生殖器上綁尿袋,「可能看護綁太緊,生殖器捆死了整個黑掉還爆血。」接獲安養院通知趕到醫院的她,看到父親是一臉驚恐,她還得親手幫父親解開尿袋。許聖梅說,父親住進安養院後退化得厲害,身上都是褥瘡,甚至感覺父親放棄自己,「從進安養院到離世那天都沒有再開過口講話。」

直到父親出殯那天,媽媽才對她說其實是父親覺得造成全家人麻煩,主動要求去住安養院。父親走後,許聖梅至今仍無法原諒自己,她一直想著如果當時沒將父親送去安養院,也許他可以多活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