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人物

新住民好苦3/「賣一個賺不到10元」 她為求生每天站14小時做糕點

自製糕點 新住民 紅龜粿 紅桃粿 傳統潮州糕 保險員 台灣婆婆 線上簽約 民間社福團體 腦傷
新住民好苦3/「賣一個賺不到10元」 她為求生每天站14小時做糕點

天還沒亮,小虹就早起備料,為生計每天做馬來西亞糕點超過14小時。(圖/小虹提供)

二○一四年間,小虹(化名)從馬來西亞嫁來台灣,落腳新北市淡水區,原本在便當店工作,一年多前因便當店生意不佳被資遣,前陣子透過一個馬來西亞新住民社團銷售自製糕點。清晨四點天還沒亮,小虹已經在廚房忙著備料,一手包辦打麵粉、做麵皮、包餡料到烘焙,製作馬來西亞的紅龜粿、紅桃粿和傳統潮州糕。

「上禮拜有一個姐妹打電話給我,抱怨送到的糕點都扭曲變形了。」小虹無奈地說,生意起步不久就遇上疫情作亂,激增的宅配貨運不僅延遲了配送時間,物流品質也一落千丈,一個糕點的利潤不到十元,如今還需承擔宅配過程打翻或解凍不良等風險,甚至可能要賠上配送費,話雖如此,她仍堅強地說,「我逼自己一天站十四、十五個小時做糕點,有做就有賺,不然生活怎麼撐得下去?」

另一名來自大陸的小涵(化名)與丈夫在上海相識結婚,十年前因八旬的婆婆健康每況愈下,夫妻倆商議後,小涵帶著一雙女兒來台灣照顧婆婆,並在新北市從事保險業務,丈夫則留在上海工作。

「我先生在大陸工作時發生意外傷及腦部,反應變得比較慢,薪資也因此被減半。」小涵說,雖然丈夫一度考慮返台,但評估回台工作月薪頂多約四萬元,根本無法支應家庭的開銷。

「我原本每月收入約三萬元,五月疫情爆發後,客戶不敢出門見面,對於線上簽約方式也不放心,所以我每個月只能仰賴過去的保單續約,收入不到五千元。」小涵透露,每個月除了房屋租金和管理費,還有孩子的補習費、一家人伙食費等,基本開銷五萬元起跳,疫情期間家計陷入困境。幸好有民間社福團體伸出援手,提供小涵食物和生活物資,讓他們稍稍減輕經濟壓力。

自製糕點 新住民 紅龜粿 紅桃粿 傳統潮州糕 保險員 台灣婆婆 線上簽約 民間社福團體 腦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