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紙上運動會3/大熱天戴口罩衝刺+階梯訓練 短跑選手直呼:快窒息了

全運會 沒場地訓練 自主訓練 戴口罩 橫膈膜痙攣 呼吸太急 窒息 田徑隊 田恩 山訓 海訓
紙上運動會3/大熱天戴口罩衝刺+階梯訓練 短跑選手直呼:快窒息了

現規定人人外出都要戴口罩,包括田徑選手在操場上訓練時也是,但溼透的口罩黏在臉上,讓他們直呼「快要窒息」。(圖/張文玠攝)

舉國上下瘋「奧運熱」,為中華隊好手打氣,國內中斷訓練數月的選手們,重回集訓地後,花時間適應環境的同時,全程「戴口罩」卻成了訓練過程的緊箍咒,在高耗能和心肺功能強力運作下,口罩成了生理的沉重負擔,影響訓練效果,有選手直呼「幾乎快窒息了。」

進入「降級不解封」的二級警戒後,新北市板橋第一運動場終於重新開放,每天上午八時左右,身著五顏六色校服的田徑選手們,戴上口罩踏入訓練場,似乎少了往日雄糾糾的氣勢。即將升上國二的蘆洲國中田徑隊長張竣宸衝刺二百公尺後,溼透的口罩完全黏覆在臉上,上氣不接下氣的他直呼:「以前沒戴口罩,我跑二百公尺可以重複六、七趟,現在大概三、四趟就不行了。」

教練指出,戴口罩練習對於田徑選手的心肺功能是一大挑戰,容易累、容易喘不說,還可能導致橫隔膜拉傷。(圖/張文玠攝)
教練指出,戴口罩練習對於田徑選手的心肺功能是一大挑戰,容易累、容易喘不說,還可能導致橫隔膜拉傷。(圖/張文玠攝)

曾是田徑選手的蘆洲國中體育老師田恩說,現階段室外全程必須戴口罩的規定,對選手而言就像是「緊箍咒」,烈日下戴口罩訓練對心肺功能是一大挑戰,心肺不夠好的選手容易喘;高溫加上口罩,就怕呼吸太急促導致橫膈膜痙攣。

田恩還擔心,這二個多月以來,僅能在線上訓練選手,「本來我們有十五個人,隨著線上教學時間延長,後期實際在線的學生只剩八個,成效不佳,甚至還有選手退出團隊。」他也透露,線上課程只能以仰臥起坐、伏地挺身、波比跳、抬腿跑和深蹲等核心訓練為主,無法全面鍛鍊體能。

專長四百公尺和八百公尺的田徑選手張珈瑄坦言,過去教練會安排選手前往海邊或山上訓練,但去年至今受疫情影響,移地訓練大多取消,前陣子只能透過視訊進行自主訓練,然而器材有限,很難達到過去的訓練效果,「二年一度的全運會就在眼前了,心情實在很不安。」而且戴著口罩訓練非常艱辛,讓她大呼:「有時幾乎快窒息了。」

疫情期間,體育選手只能透過視訊自主訓練。(圖/張文玠攝)
疫情期間,體育選手只能透過視訊自主訓練。(圖/張文玠攝)
全運會 沒場地訓練 自主訓練 戴口罩 橫膈膜痙攣 呼吸太急 窒息 田徑隊 田恩 山訓 海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