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百業悲歌1/西門町倒店4成街頭塗鴉推手也重創 仍掏30萬給人溫飽

失業 CityMarx塗鴉藝術 鄭子靖 西門町 藝青會 西門靖 汙名化 行善 阿公店群聚 塗鴉 醫護便當 待用餐
百業悲歌1/西門町倒店4成街頭塗鴉推手也重創 仍掏30萬給人溫飽

熱愛街頭文化的鄭子靖,是CityMarx塗鴉藝術團創辦人,致力推廣塗鴉之美。(圖/鄭子靖提供)

後疫情時代的台灣,如同進入平行時空,就在6月出口創下366.5億美元新高、7月台股攻上萬八之際,失業人數也飆出57萬人新高,還有逾3萬人慘放無薪假。儘管政府撒幣紓困,泳池業、跆拳道館等從業人員仍然「漏接」,即使「降級不解封」,餐廳、個人理髮店等民生百業依舊入不敷出,大家在掙扎求生的悲歌之中,都搏命試圖不掉入貧窮線。

台北市萬華區5月中爆出「阿公店群聚事件」後,立刻波及鄰近的西門町商圈,面對長達2個多月的三級警戒下,如果說觀光業是疫情海嘯第一排,西門町就在浪頭上,已倒了近4成店家。7月27日的「降級不解封」對於當地「斜槓老闆」鄭子靖而言,仍幫助不大。

受疫情衝擊,西門町商圈有4成店家倒閉,街道上可看見許多店面出租廣告。
受疫情衝擊,西門町商圈有4成店家倒閉,街道上可看見許多店面出租廣告。

鄭子靖並非萬華人,但打從年輕就在西門町做生意、推廣街頭文化,還是「台北多元藝術空間青少年發展聯合會」(藝青會)第一任會長,帶領著一群塗鴉高手,在台灣和國際闖出了一片天,更替西門町注入文創活水,褪去老舊靈魂。

 鄭子靖和朋友合資經營4家餐廳,另外還投資刺青店、舞蹈教室,但受這波疫情衝擊,多數暫停營運。(圖/報系資料庫)
鄭子靖和朋友合資經營4家餐廳,另外還投資刺青店、舞蹈教室,但受這波疫情衝擊,多數暫停營運。(圖/報系資料庫)

疫情爆發前,對萬華存在深厚情感的鄭子靖,在西門町經營4家餐廳,還投資刺青店、舞蹈教室、街頭塗鴉公司,如今他的文創事業卻因疫情而無法運轉,餐廳則只剩一間居酒屋「西門靖」維持營運,提供外帶服務,推出百元便當,「4間餐廳的人事費和房租,1個月開銷將近160萬元,不知道還要虧多久,現在是開1天賠1天,員工也了解時下的困境,都願意自動降薪,我真的很感動,一定會努力撐下去。」

目前鄭子靖只剩一間居酒屋繼續營運,為了維持收入,推出百元便當外帶服務,但仍是杯水車薪。(圖/黃耀徵攝)
目前鄭子靖只剩一間居酒屋繼續營運,為了維持收入,推出百元便當外帶服務,但仍是杯水車薪。(圖/黃耀徵攝)

「萬華成為重災區後,不少人失業,還有貸款開業的老闆不但沒賺到錢,瞬間扛了負債,看到朋友的店倒一片,萬華還被汙名化,實在相當難過。」因此,即使自己的處境艱困,鄭子靖依然號召李妍憬、家家、高蕾雅、小馬、劉耕宏…等藝人好友,一起捐助便當挺醫護,同時還推出待用餐,幫助生計困難的民眾。

為了助人,鄭子靖賣掉車子、解掉定存,前後已經自掏腰包30萬元。「這段期間,每天便當銷售都是個位數,要是沒有號召認購『醫護便當』,光靠外帶生意,早就倒了。」鄭子靖沒想到助人之餘卻意外助己,另闢一條生路。

鄭子靖號召藝人好友及立委等人捐贈醫護便當,他也扮成蜘蛛人親自送便當為醫護加油打氣。(圖/翻攝自西門靖臉書)
鄭子靖號召藝人好友及立委等人捐贈醫護便當,他也扮成蜘蛛人親自送便當為醫護加油打氣。(圖/翻攝自西門靖臉書)

至今鄭子靖已協助送出6000多個便當到各大醫院,也提供近400個待用餐。「有不少沒有收入還要繳房租、養家的人,常常選在人潮少、打烊時來領餐,他們不願曝光,都是真的走投無路;有天一位媽媽來到我們店門口,竟紅著眼眶詢問是否能領餐。」

因不少人失業,鄭子靖提供待用餐給生計困難者領取,他會先了解對方的生活狀況,看是否能進一步提供幫助。(圖/鄭子靖提供)
因不少人失業,鄭子靖提供待用餐給生計困難者領取,他會先了解對方的生活狀況,看是否能進一步提供幫助。(圖/鄭子靖提供)

「許多失業者家裡還有老小要照顧,下一餐在哪都不知道,只要他們鼓起勇氣開口,我們都會盡量幫忙,如果家有小朋友,我們也會給玩具、奶粉等生活用品。」由於擔心碰到濫用愛心的人,鄭子靖面對領餐的民眾,都會事先了解對方的難處。

眼見近2個月來,萬華區發生多起偷竊和暴力事件,連自己的店面也被打破窗戶,鄭子靖擔心地說,「若這些底層的人得不到適時幫助,未來可能成為社會的隱憂。」

即便生意銳減,鄭子靖仍努力行善,時常贈送物資給需要的民眾。(圖/翻攝自西門靖臉書)
即便生意銳減,鄭子靖仍努力行善,時常贈送物資給需要的民眾。(圖/翻攝自西門靖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