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雲林阿嬤養孫繳不出房租 崔媽媽全台急救205戶免流落街頭

崔媽媽 疫情 隔代教養 房租 失業 社福 弱勢
雲林阿嬤養孫繳不出房租 崔媽媽全台急救205戶免流落街頭

雲林劉阿嬤扶養年幼孫女,靠打零工維生,疫情期間沒有工作積欠房租,到處借錢。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圖/報系資料庫)

居住是人最基礎的需求,但在今年5月中全國疫情升三級後,許多依靠日薪工作、零工維生的家庭,因減班停班甚至失業,收入受到嚴重影響,無法穩定支付租金。

來自雲林的劉阿嬤,原本應是享清福的年紀,但因兒子入監服刑,留下小孫女與阿嬤相依為命,過往靠民間單位少量補助款與四處打臨工勉強維持家計。阿嬤因多年辛勞工作雙腳嚴重退化,但為了省錢捨不得就醫,行走困難,想起家中還有年幼的孫女要扶養,劉阿嬤還是忍受不適拼命工作。5月中因疫情加劇,使得臨時工和街頭販賣的工作機會完全消失,因為害怕欠租會被趕出去,阿嬤只能四處求助,向朋友甚至社工借錢。

崔媽媽基金會於6月份推出「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劃」,提供疫情緊急租金補貼,長年服務劉阿嬤家的觸愛協會看見了阿嬤的困難,幫助劉阿嬤申請了崔媽媽基金會的租金紓困。在經過審核後,補助劉阿嬤3個月份的半額租金共9000元,讓阿嬤可以暫時鬆一口氣,不用擔心因繳不出房租而被趕出去,款項撥出去一周後,小孫女也在觸愛協會的協助下,寄了感謝函,感謝在急難之時伸出援手,使阿嬤可以不用在疫情最險峻時為租金奔波。

劉阿嬤的小孫女在觸愛協會的協助下,寄了感謝函感謝崔媽媽基金會在急難之時伸出援手,使阿嬤可以不用在疫情最險峻的時刻為租金奔波,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她。(圖/崔媽媽基金會提供)
劉阿嬤的小孫女在觸愛協會的協助下,寄了感謝函感謝崔媽媽基金會在急難之時伸出援手,使阿嬤可以不用在疫情最險峻的時刻為租金奔波,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她。(圖/崔媽媽基金會提供)

此次崔媽媽基金會「弱勢家戶租金紓困計劃」共獲得351位捐款人暨團體支持,總金額約為124萬元,並且由崔媽媽蝸牛租屋籌措提撥基金約120萬元,總計共244萬元。據了解,崔媽媽基金會原設定協助100個弱勢家戶,但自6月受理報名後,每天持續湧入申請,最終共受理了239戶,通過審核核發補助205戶。

崔媽媽基金會表示,這些申請租金紓困的家戶,大多像劉阿嬤一樣屬於時薪、臨時工、接案的收入型態,日常本難以積累足夠存款,從事的職業類別也恰恰是此波疫情下影響最鉅的產業,包括餐飲業、清潔業、服務業、美容美髮等。

申請租金紓困的家戶從事的職業類別恰恰是此波疫情下影響最鉅的產業。(圖/崔媽媽基金會提供)
申請租金紓困的家戶從事的職業類別恰恰是此波疫情下影響最鉅的產業。(圖/崔媽媽基金會提供)

雪上加霜的是,超過6成5以上的家戶,都是未能被政府的住宅政策及社會福利資源接住的邊緣戶,他們既無法申請領到政府每個月穩定發放的租金補貼,也沒有承租到政府的社會住宅,因此無法享有政府給予社會住宅的疫情減租紓困政策,只能賭運氣看房東願不願意降租,而願共體時艱的房東終究極其少數。

崔媽媽基金會表示,慶幸有那麼多朋友願意加入支持租金紓困的行列,使得崔媽媽順利協助讓許多家庭暫時渡過難關,期望在疫情後能盡快重新站起來,而不需要流落街頭,甚至面臨家庭破碎的困境。

崔媽媽 疫情 隔代教養 房租 失業 社福 弱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