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戲裡戲外都入圍金鐘 方宥心「巧合到令人起雞皮疙瘩」

方宥心 金鐘獎 巧合 做工的人
戲裡戲外都入圍金鐘 方宥心「巧合到令人起雞皮疙瘩」

以歌手出道的方宥心再度入圍金鐘獎。(圖/大慕影藝提供)

方宥心今年以《做工的人》的性工作者「珍妮花」一角,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女配角獎,從公佈入圍到日前受訪,她坦言一直分不清現實與戲劇,原因是她近期正在拍攝大愛台新戲,故事主角剛好是金鐘入圍常客「林嘉俐」的故事,「這一切巧合到令人起雞皮疙瘩,因為拍快3個月,剛好在公布入圍的前兩天、後3天正巧在拍攝嘉俐姊以《四重奏》等戲3次入圍金鐘獎的戲份,實在太神奇了!」

方宥心在《做工的人》演出性工作者,與柯叔元有許多對手戲。(圖/大慕影藝提供)
方宥心在《做工的人》演出性工作者,與柯叔元有許多對手戲。(圖/大慕影藝提供)

因為戲裡、戲外都入圍,方宥心笑說,她一直不覺得「方宥心」再度入圍,感覺像是在拍戲、入圍也剛好是角色的當下狀態,近期唯一一次休假就是趕回台北開金鐘造型會議,前兩次入圍都很快就定下禮服了,現在連試穿時間都沒有,正好她最近拍到的劇情也是「林嘉俐」正在苦惱著出席金鐘獎的禮服,「所以我真的很錯亂!加上每天拍戲班表都超忙,根本還沒時間享受這一切」。

方宥心為了《做工的人》性工作者角色,開拍前就做了許多角色功課。(圖/大慕影藝提供)
方宥心為了《做工的人》性工作者角色,開拍前就做了許多角色功課。(圖/大慕影藝提供)

她因每天如火如荼忙著拍戲,當天也是在拍戲過程中被通知入圍,下一秒又進入戲劇角色裡,坦言至今還沒看過其他入圍者的作品,不過一翻開入圍名單,她看到有前輩潘麗麗、小薰、Janet等人,就直呼「單就看到她們的名字,就知道實力多強了!」被有沒有得獎感言,她一副不抱得獎希望、謙虛地說:「幹嘛準備啦!」

不過若是跟自己比?她以自己過去曾經兩度入圍女主角獎的《蘇足》、《外鄉女》和《做工的人》的珍妮花一起比,「我會說,得獎的是珍妮花!因為我真的用了很多心力!」她說珍妮花這角色雖然場次不多,也僅花了6、7天就拍完,但每次出場都很關鍵,故事又都有點深,因此她必須克服在每一場關鍵場次出現時,都能讓觀眾感受到珍妮花的內心想法與厚度,「我不會浪費任何一秒的時間和畫面」。

方宥心熱愛演戲,但也難以忘情音樂創作。(圖/傳軒媒體提供)
方宥心熱愛演戲,但也難以忘情音樂創作。(圖/傳軒媒體提供)

因此她從開拍前一個多月就開始建構角色,第一步就是以珍妮花向外延伸,從劇本找蛛絲馬跡來「拼圖」,把阿欽(柯叔元飾)、女兒小玉的相關架構、故事都拼湊完成,除了劇本上有的,其他空白的部分,她在自己的創作本上寫寫、畫畫、幫助自己記憶、然後形成畫面,「當真的碰到小玉時,好像我真的養了她17年、是懷胎10月生下的女兒。」她坦言在拼湊故事到一定程度時就覺得好累,因為自己已經進入「珍妮花」而心力交瘁,「覺得她真的有點堅強,而且為母則強」。

她坦言當時的自己真的很焦慮,「很怕毀了他們的看板、怕自己拖累了珍妮花這角色」,因此她事前真的做足功課,「 因為珍妮花是從事一樓一鳳的性工作者,我必須對那房間熟悉到閉著眼睛就知道衛生紙在哪、床單多久沒換的熟悉度,加上開拍第一天就是床戲、第二天是他毒癮發作肢體衝突,我必須非常熟悉那房間才能知道如何動作。因此一進去,我就東摸西摸,很專注地把這些訊息都搜集完成。做好功課對我來說,就建立了七成的安全感,拍戲現場就不用再分心去想現場的狀態」。

雖然這是方宥心拍過尺度最大的戲,也坦言原本確實有些擔心,但透過定裝、前置作業,自己心防就卸下了,「劇組有各種保護措施,大家各司其職,他們專業到讓我毋須花心思擔心,只要把自己工作做好,就連拍床戲也還是很有安全感,鏡頭主要是拍上半身,雖然叔元哥的鬍渣親到我整個脖子都超紅,但他腰部以下根本完全沒有碰到我,下半身完全懸空,他的核心肌群應該很強!哈」,且兩人之前已合作過《阿不拉的三個女人》、《外鄉女》,每次看到都稱兄道弟,她常被虧一點女人味都沒有,拍床戲也完全不需要事前培養默契。

36歲的方宥心,與小3歲的男友交往近3年,她說兩人感情很穩定,男友對她拍戲尺度沒有意見、很相信專業,也完全尊重她。至於結婚大事,她擔心自己個性無法一心多用經營一個家庭,但也沒有到不婚程度,只是今年的疫情讓她更覺得珍惜當下比其他什麼都重要,男友也不急結婚,「他只會問我何時要跟他求婚,我笑說等我喝醉時」。她坦言兩人個性有點相反,她比較衝動,「以科學角度客觀來看,開口求婚的人比較可能會是我,但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想法,大家都還在衝事業,但也不排除有閃婚的可能啦,有可能哪天就突然去登記!」至於小孩如果生得出來當然想生,萬一生不出來也隨緣,就去領養。

方宥心 金鐘獎 巧合 做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