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光電餅大家搶2/開發商莫名「被出局」 百億工程合約全泡湯

光電大餅 鑫世紀 光電詐術 鴻碩 光電詐數 天泰 林哲凌 王秀均 天泰綠能 受害人
光電餅大家搶2/開發商莫名「被出局」 百億工程合約全泡湯

鴻碩總經理吳先生(圖右)怒控遭上游投資商坑殺,他拿出所有相關文件,直指這是「光電詐術」。(圖/馬景平攝影)

政府的政策目標是在2025年全面廢除核能發電並讓綠電先行,不過光電大餅卻遭不肖人士覬覦。雲林9月中發生業者舉辦地方說明會,準備申請開工許可,但遭原包商鴻碩太陽能科技公司反撲,到場抗議,因為他們幫忙整合土地,卻遭上游廠商「過河拆橋」,疑似另設新公司搶食百億工程大餅,鴻碩總經理吳先生質疑,這根本是宗大型「光電詐術」,未來將尋求法律途徑討公道。

據了解,鴻碩太陽能科技2017年和「天泰公司」簽約,無償協助天泰整合開發雲林地區劃定設置的太陽能專區,代價是取得太陽能設備的施工優先議價權。總經理吳先生表示,「我們公司1年內開發完成60甲土地,且全數交給天泰,天泰再將土地轉給瑞士投資方,從中拿取近2億佣金」。

爆出爭議的天泰公司在太陽能光電界頗有名氣,辦公室設址在信義路上,其事業體有天泰能源、天泰管理顧問公司等。(圖/翻攝自GOOGLE MAP)
爆出爭議的天泰公司在太陽能光電界頗有名氣,辦公室設址在信義路上,其事業體有天泰能源、天泰管理顧問公司等。(圖/翻攝自GOOGLE MAP)

未料,奇怪的狀況卻陸續發生,先是開工期程一延再延,就這麼拖過2年,接著最上游的投資方突然找上鴻碩,表示懷疑天泰另外開設公司、瓜分利益,某日投資方突然宣布已和天泰解除開發合約,對鴻碩高層投下震撼彈「我們是跟天泰簽約,沒有這紙合約,等於後續高達百億台幣的太陽能建置工程,全部泡湯。」

鴻碩不甘心被踢出局,致電天泰董事長陳先生,對方卻喊冤,說自己也是受害人,更出示存證信函,表示自己跟鑫世紀的王董在打官司。但鴻碩深入追查後,發現自家公司經手整合的土地,有一半被轉到王董名下,而光電場施作最重要的心臟-變電站場址預定地則由陳董持有,「太陽能光電最重要的就是資金、土地和變電站,環環相扣,陳董說兩人有官司,實際上他們是天泰前後任董事長,很多文件顯示,也是利益共同體」吳總無奈嘆氣。

原本鴻碩太陽能科技在大陸地區,專做太陽能輔材料,因國家綠能政策後來回到台灣轉而投資太陽能系統產業,5年前開始和天泰合作,陸續在嘉義、雲林等地承攬其光電基礎工程施作,合作還算愉快,未料第1次攜手大型開發竟遭坑殺,鴻碩相當痛心「幫忙開發整合土地,我們只收微薄的勞務報酬,甚至掏腰包代墊土地簽約金,為了符合法規雇用一批專業人士、買了怪手等等,這樣被吃乾抹淨,難道不用討公道!」

針對遭鴻碩科技控訴一事,記者多次致電鑫世紀公司負責人王秀均,直至截稿前未獲得回應,之後一名自稱是鑫世紀公司代表的陳小姐回覆表示「一切全是抹黑、無中生有」,也呼籲謠言止於智者。

而天泰能源公司董事長陳坤宏表示,天泰能源和鑫世紀公司完全沒有關係,當時是王秀均擔任天泰能源董事長時,又以個人名義成立「天泰綠能」公司與鴻碩科技合作,天泰綠能與天泰能源為兩家完全不同的公司,且天泰能源已在2019年已經退出雲林縣地面型太陽能建置工作。

包商怒控,幫天泰公司無償開發整合完土地,對方過河拆橋另設新公司,還企圖開說明會申請開工許可,他們才憤而到場對質、抗議。(圖/投訴人提供)。
包商怒控,幫天泰公司無償開發整合完土地,對方過河拆橋另設新公司,還企圖開說明會申請開工許可,他們才憤而到場對質、抗議。(圖/投訴人提供)。

雲林建設處長李俊興表示,9月15日縣府人員出席說明會是站在推廣、輔導角度,說明會上發生民眾抗議也不是頭一遭,由於牽涉地方甚至地主權益,現場可能多少有些「聲音」,至於說明會流程走完,申請施工許可之權責直屬經濟部能源局,業者需備齊相關文件送審,通過審核才得以過關。

能源局光電組組長林文信指出,據了解,該專案目前應在申請「農業容許」階段,也就是由縣市政府農業局審核是否為劃定之專區土地及相關計畫審查,接下來才是申請「施工許可」,而施工許可說明會的召開以公告週知及整合地方意見為主。

光電大餅 鑫世紀 光電詐術 鴻碩 光電詐數 天泰 林哲凌 王秀均 天泰綠能 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