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劉奕兒不婚先為家還百萬債 單曲《遺忘的名字》獻逝去親人

劉奕兒 單曲 還百萬債 遺忘的名字
劉奕兒不婚先為家還百萬債 單曲《遺忘的名字》獻逝去親人

孝順的劉奕兒一肩扛起家中百萬債務。(圖/群星瑞智提供)

孝順的劉奕兒一肩扛起家中七百萬債務,雖和男友男友洪天祥穩定交往,但坦言目前不想結婚,「我現在只想工作賺錢,我是家人放最前面」。她在校園奇幻劇《超感應學園》飾演「陰間引路人」協助孤魂完成遺願,才能讓祂們如願投胎,未料該角色讓劉奕兒入戲過深,為協助走出角色,劉奕兒在疫情期間創作寫歌發行《遺忘的名字》單曲,讓自己幫角色留下紀念,也獻給劇組和已逝的親人,劉奕兒分享「離開角色那天很痛苦,我拍戲心痛被痛醒。」

孝順的劉奕兒一肩扛起家中百萬債務。(圖/群星瑞智提供)
孝順的劉奕兒一肩扛起家中百萬債務。(圖/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為角色創作該曲,說起創作起源,劉奕兒表示因為疫情期間一年沒有收入,就運用該時間發展自己的演藝寬度,為此劉奕兒還把房間打造成錄音室減少成本,僅花5位數來追夢,「還好公司很挺我,幫我宣傳,期間錄製歌曲有卡關,但想到大家說我歌聲很溫暖,我就很有信心去做這一件事,算是一種回饋和陪伴」,而劉奕兒也只限量發行50張實體單曲EP,算是跨出追夢的第一步。

說起家人,劉奕兒講著講著就哽咽起來,她表示自己一肩扛起家中債務,一個月得支出20萬到30萬,壓力很大,所以她得努力賺錢,為了發展更多可能性,朝音樂拓展,劉奕兒也感嘆家庭生活環境猶如8點檔,外公輕生過世、媽媽癌症復發、爸爸公司遭逢劫難、奶奶腳開刀,一夕之間家中經濟壓力全在劉奕兒身上,不過還好劉奕兒樂觀面對,無奈又遇疫情,劉奕兒一年慘沒收入,講到這裡劉奕兒也淚崩說「可能只能再撐一年吧,但我不能倒下」,而劉奕兒也想好後路,「如果真的不行就把台北房子賣了吧,一家人搬到南部,應該還過得去」。

劉奕兒在疫情期間創作寫歌發行《遺忘的名字》單曲獻給劇組和已逝的親人。  (圖/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在疫情期間創作寫歌發行《遺忘的名字》單曲獻給劇組和已逝的親人。 (圖/群星瑞智提供)

而和男友洪天祥的婚姻大事,劉奕兒坦言男友確實有提過結婚,但現在的她還不適合結婚,「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再加上我家裡事情那麼多,我真的還不想結婚,還好他也很尊重我,我不是那種很黏的女友,我們倆也是只要工作就消失,就這樣穩穩過就好」。

  劉奕兒在疫情期間創作寫歌發行《遺忘的名字》單曲獻給劇組和已逝的親人。  (圖/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在疫情期間創作寫歌發行《遺忘的名字》單曲獻給劇組和已逝的親人。  (圖/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 單曲 還百萬債 遺忘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