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高虹安爆簡訊實聯23億通每則0.1元 NCC主委堅持沒那麼貴

高虹安 簡訊實聯 NCC 主委 新冠肺炎
高虹安爆簡訊實聯23億通每則0.1元 NCC主委堅持沒那麼貴

民眾黨立委高虹安在立院質詢時,質疑防疫實聯制簡訊及足跡簡訊發放通數太多,質疑預算是否都有樽節使用(圖/報系資料照片)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今年5月台灣爆發新冠肺炎社區感染,提升警戒層級開始,宣布實施簡訊實聯制,但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踢爆,簡訊實聯制實施迄今,發出簡訊數已高達23億則,若以每則0.1元計算,當初編的3億元簡訊預算即將不夠用,要求閣揆說清楚,未來這筆經費誰負擔?對此,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主委陳耀祥堅持,實聯制簡訊並不是每則0.1元計價,未來會「與業者協調、共體時艱」,但卻被高虹安反嗆,她已經和通訊業者確認過,實聯制簡訊每則0.1元已是優惠價了,「共體時艱可不是這樣用的」。

立院今繼續進行施政總質詢,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質詢時指出,第三次紓困追加預算,編列了3億元的簡訊實聯制預算,當時官員預估將有30億則簡訊,每則簡訊0.1元計算,但現在已發出簡訊數接近23億則,就要到達門檻,而且據估計,每日發出簡訊約在1500萬則到2000萬則之間,當初編的預算快不夠用,她要求政院說明,未來的簡訊錢誰來出?

NCC主委陳耀祥則表示,實聯制簡訊會樽節支出,也會與電信業者協調、共體時艱,他還說,其實簡訊實聯制每通價格不到0.1元,每則大約是零點零零多元,但卻被高虹安吐槽,指已與業者確認過,每則0.1元已經是優惠價了,主委說的共體時艱,不是這樣用的。

陳耀祥指出,當初預算編列8億元,卻被立法院砍掉5億元剩3億元,蘇貞昌則表示,3億元是「總包價」,拜託力持續支持,也感謝業者持續共體時艱,但相關預算用完後,是否還追加預算,官員則並無進一步說明。

此外,高虹安在質詢中還說,雖著防疫時間越來越長,民眾開始覺得簡訊實聯制有點麻煩,如果一天平均去5個地方,每個地方都要掃,民眾真的希望這樣做是幫助控制疫情。但很可惜,當9月傳出指揮中心因為機師染疫、發送110萬通細胞簡訊時很驚訝,畢竟當時大家都已填寫簡訊實聯制,按道理說,應該知道民眾什麼時間、去了哪裡,才會與確診者有所接觸,卻發現中央其實沒人調用自己的資料,「為了3個機師,匡列110萬人真的太多,這樣合理嗎?」。

對於高虹安的質疑,列席備詢的衛福部長陳時中澄清,超商對簡訊實聯制更加重視,店員都會去提醒顧客,此外,實聯制的用途是做疫調,若想得知這幾個人足跡,細胞簡訊則會發得更廣泛。他強調,簡訊實聯制在各地疫調時都有使用,算是比較精密性的小規模範圍,至於染疫機師的部分,因為當時新增Delta個案足跡非常廣泛,因此那次特別廣發。

但高虹安則認為110萬則簡訊真的發太廣了啦,無法讓民眾知道什麼時候、在哪裡與確診者接觸到。此外,高虹安也提到,簡訊實聯制在查核上,店員沒辦法去看那麼長的碼,有了簡訊實聯制還要發到110萬封簡訊,等於全台灣每23個人就有1個人收到,這樣真的太廣,簡訊實聯制不就是要精準疫調嗎?

高虹安 簡訊實聯 NCC 主委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