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影爆點/西班牙大導阿莫多瓦《平行母親》 一封寫給西班牙的懺情錄

懺情錄 阿莫多瓦 平行母親 潘妮洛普克魯茲 抱錯孩子 玩美女人 情遇巴塞隆納 奧斯卡最佳女配 慾望法則 痛苦與榮耀 多元成家 轉型正義 西班牙象徵 學會放下 Penelope Cruz
影爆點/西班牙大導阿莫多瓦《平行母親》 一封寫給西班牙的懺情錄

《平行母親》以家庭皮相包裹沈痛的時代創傷。(圖/傳影)

身為西班牙最重要的國寶之一,國際名導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於2021年威尼斯影展擔任開幕片的《平行母親》(西班牙語:Madres paralelas)齊聚了阿莫多瓦電影中常見的元素——慾望、性、離經叛道、挑戰世俗傳統價值觀、大膽的配色和場景、介於狗血婆媽劇與影展片之間的強烈劇情,當然還有最最關鍵的——美麗、瘋狂的女人們。

同樣由阿莫多瓦近年最愛的女主角,西班牙國寶級女星潘妮洛普·克魯茲(Penelope Cruz)主演,《平行母親》中,潘妮洛普飾演的攝影師潔妮絲,和米莉娜·史密特飾演的安娜在待產室相遇,兩個素昧平生的單親媽媽,因為一場抱錯嬰兒的烏龍事件,命運從此交纏在一起。以「母親」為名,這兩人無異便是電影的血肉及靈魂。

《平行母親》描述兩個素昧平生的單親媽媽,因為一場抱錯嬰兒的烏龍事件,命運從此交纏在一起。(圖/傳影)
《平行母親》描述兩個素昧平生的單親媽媽,因為一場抱錯嬰兒的烏龍事件,命運從此交纏在一起。(圖/傳影)

潘妮洛普在2006年,以阿莫多瓦的《玩美女人》(Volver)拿下坎城影后,2009年再以《情遇巴塞隆納》得到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是西班牙首位女性奧斯卡金像獎得主,此次再以《平行母親》中層次複雜的角色於威尼斯影展封后,並讓她取得本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入圍門票。是否有可能再下一城,拿下三大影展影后的最後一塊拼圖?3月28頒獎日就會正式開獎。

兩位女主角之外,值得一提的,當然還有影迷們都熟識的這位——1987年首次在阿莫多瓦的《慾望法則》(Law of Desire)中亮相的蘿西·帕瑪(Rossy dePalma)。長相奇特的她稱不上美人,但絕對令人過目難忘,蘿西·帕瑪是阿莫多瓦一手發掘的演員,身為導演身邊30多年的摯友,以各種形象幾乎出現在他大部分作品中,可算是阿莫多瓦電影作品中最具標誌性的演員代表,在《平行母親》中,蘿西當然也沒有缺席,飾演潘妮洛普的閨蜜摯友。

《平行母親》潘妮洛普(右)、蘿西帕瑪飾演閨蜜。(圖/傳影)
《平行母親》潘妮洛普(右)、蘿西帕瑪飾演閨蜜。(圖/傳影)

《平行母親》在威尼斯首映結束時,觀眾起立鼓掌長達9分鐘,距離2019年,阿莫多瓦以《痛苦與榮耀》入圍坎城影展2年。從1980年拍出第一部長片《佩比、露西、朋》(Pepi, Luci, Bom andOther Girls on the Heap)至今,年過70的阿莫多瓦沒停下過創作腳步,40多年來持續拍出20多部作品,仍然維持他一貫尖銳、鋒利、批判且帶有政治性的視角。而此次,他把鏡頭轉到纏繞西班牙數十年的歷史傷痛。

《平行母親》從前半段的抱錯嬰兒烏龍事件,懸疑甚至帶點驚悚的氣氛,逐漸推演到中段,兩位女主發展出的多元成家可能性,再到片末最後的轉型正義,為西班牙佛朗哥政權時期恐怖統治的歷史受難者及遺族們平反。以家庭皮相包裹沈痛的時代創傷,阿莫多瓦少見地在同一部作品中,分別陳述好幾個份量感十足的重點主題,對《平行母親》的企圖心,顯然有更大的格局。儘管抱有相同的敘事動力,近幾年來,比起早年風格的生猛直拳,阿莫多瓦的手法愈趨自然平淡,曾經大破大立,不灑狗血不罷休的驚世名導明顯變得溫柔且帶有餘裕,對角色的命運走向彷彿也寬容了。

《平行母親》讓潘妮洛普在威尼斯影展封后。(圖/傳影)
《平行母親》讓潘妮洛普在威尼斯影展封后。(圖/傳影)

《平行母親》的成功,潘妮洛普充滿層次、糾結及厚度的演出堪稱影后教科書,絕對是本片最大功臣。以女人及母親作為西班牙的象徵,讓觀眾隨著她的遭遇,一同體驗她的焦慮、無助、自私、創傷與癒合,以個人經歷對照整個族群的創傷,勇於揭開謊言並直面它,接受事實帶來的痛苦,並學會放下,從此獲得新生,如同片中所說,「重新安葬他們,正如他們對他們母親與祖母的承諾一樣,只要一天我們不去做這件事,戰爭就還沒有結束。」一位尋常母親亦然,一個國家亦然。

《平行母親》3/4上映

懺情錄 阿莫多瓦 平行母親 潘妮洛普克魯茲 抱錯孩子 玩美女人 情遇巴塞隆納 奧斯卡最佳女配 慾望法則 痛苦與榮耀 多元成家 轉型正義 西班牙象徵 學會放下 Penelope Cr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