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專訪1/顏正國自導自演《少年吔》不被看好 火速1年拼出成品證明:「我不開玩笑」

顏正國 自導自演 少年吔,安拉! 出獄 侯孝賢 杜篤之
專訪1/顏正國自導自演《少年吔》不被看好 火速1年拼出成品證明:「我不開玩笑」

顏正國拍《少年吔》表示,希望在演藝圈找回一起工作的家人。(攝影/莊立人)

顏正國繼《角頭2:王者再臨》後,再推新電影作品《少年吔》,描述出獄後想想重新生活的更生人,卻在社會不容、黑道追殺下,只能走上暴力討債的犯罪路。他過去陸續在牢中待過16個年頭,片中他身兼編劇、導演及男主角,也加入許多他個人的親身經歷,坦言:「整部都很感同身受。」不過,回想自導自演的拍攝過程,他笑喊:「下次我盡量避免,不然我的副導都被我搞得神經兮兮。」

顏正國表示當時團隊都認為,片中主角「少年」最適合由他演出,但當他演出時,就很難兼顧現場環境,需要交給副導幫忙cover,他透露:「當我的副導真的比較辛苦,副導每次跟我討論事情都眼眶紅,我不在現場的時候,他要看螢幕又要管現場,壓力太大了。」他深知副導壓力大,在現場看到副導就幫忙加油打氣,並強調什麼事都由他負責,man喊:「你不要哭,你一定可以的,是我賦予你做這件事的,錯了也是我扛。」而片中「少年」戴著手銬、腳鐐,一路爬回家奔喪的場景,也是他的真實人生,「我爸爸是在我獄中走掉的」,當時他就是一路爬回去奔喪。

顏正國拍《少年吔》一度因籌備進度太趕,不被外界看好。(攝影/莊立人)
顏正國拍《少年吔》一度因籌備進度太趕,不被外界看好。(攝影/莊立人)

顏正國表示,去年製片前輩張華昆過世,「這位叔伯走掉之後,我就決定要拍一部向他們致敬的片。」他拍攝《少年吔》,主要也是想向當年經典作品《少年吔,安拉!》致敬,找回當年的團隊,並由湯湘竹擔任監製。然而《少年吔》從去年3月簽約、4月寫本、8月開拍、10月殺青到今年3月上映,中間僅隔了短短一年時間,更何況中間還遇疫情爆發,全台劇組停拍,當時許多人都不看好,認為準備及拍攝時間過於倉促,直呼:「別開玩笑了!」但他仍照原定計畫堅持完成,「所有人都覺得我阿國在開玩笑,但我說:『我的人只努力做,我不開玩笑。』既然決定了我就去做。」

顏正國人緣好,徵80人臨演有400人來捧場。(攝影/莊立人)
顏正國人緣好,徵80人臨演有400人來捧場。(攝影/莊立人)

顏正國表示,既然是致敬,他就是希望當年《少年吔,安拉!》團隊能看見,而不是籌備許久,但敬重的長輩都已經離去,「我希望做的東西是讓人看得到,而不是我20年後拍了一部電影,結果致敬的那個人不在了,我是要做給人去感受,做給人去感動。」結局也在前輩們的提點下,多了一幕彩蛋,讓人看完電影後,為片中的「少年」感到唏噓又感慨。

對於拍攝這部片,他最大的感觸就是再次找回「家的感覺」,他說:「我要的沒有什麼,其實就是想要在演藝圈找回一起工作的家人。」那麼,他尊敬的前輩們都看過片子了嗎?他表示,當年《少年吔,安拉!》的前輩們大多看過了,杜篤之看完也稱讚他:「很棒,你加油。」屆時電影首映也會邀請侯孝賢導演觀賞。

顏正國拍攝《少年吔》,停車場火拼畫面一度遭外流。(圖/星泰娛樂提供)
顏正國拍攝《少年吔》,停車場火拼畫面一度遭外流。(圖/星泰娛樂提供)

顏正國表示這些前輩們性格直,平時不太會說好聽話,但都是一路看著他長大,前輩們的肯定一方面真的是看到喜歡的氛圍,另一方面也是對晚輩的支持,「有些東西要再精進,他們眼裡看到我有在做,我回來這個跑道,他們是開心的。」對於電影他也有信心,除了呈現時下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無奈,他也直呼:「我相信大家看了以後,會想一些事情。」

《少年吔》3月18日上映。

顏正國 自導自演 少年吔,安拉! 出獄 侯孝賢 杜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