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社論/如果特偵組還在 執政團隊敢胡作非為嗎

特偵組 民進黨政府 高端疫苗 檢調單位 福又達
社論/如果特偵組還在 執政團隊敢胡作非為嗎

台北地檢署。(圖/報系資料照)

新冠病毒爆發兩年多來,民進黨政府數度運用特別程序獲得特別授權,手握超多預算,擁有予取予求的預算分配權,但妄自濫權的結果,不僅揮霍無度,而且違背常情常理花用預算,在在圖利廠商,其中疑雲重重,啟人疑竇,但檢調單位卻文風不動,不願啟動調查,不無官官相護之疑。

護航疑雲重重 檢調不動

最新的一個事例是生技公司「福又達」申請進口唾液快篩試劑,僅2周就獲准,別家申請難如登天,這家後台很硬的公司卻能獲特急件辦理。公司的創辦人遭爆便是高端疫苗總經理陳燦堅,他受的特權待遇還不只一樁。有網友在PTT貼文,指去年帛琉疫苗團,在桃機1次要價5000元的PCR檢測,也是福又達負責,且福又達公司地址還與高端在內湖同一棟樓內,顯示兩家公司關係密切,瓜田李下毫不避諱。由於民進黨政府未做好超前部署,近期疫情大爆發才發現國內快篩持續嚴重缺貨,不少廠商要求開放唾液快篩,讓快篩多一種途徑、也減少鼻腔不適,生技公司福又達4月15日申請進口唾液快篩,食藥署僅花2周就火速通過,護航疑雲顯明不過。

事情原委不是這麼單純。當初更大的圖利廠商疑案高端疫苗更是明目張膽進行,蔡政府為其量身打造「免疫橋接」程序,閃過國際通行的最起碼人體實驗程序,而且EUA專家會議委員,其中3人是來自前副總統陳建仁相關的國衛院系統,為其一路開綠燈。過程簡直臭不可聞,比如17位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委員中,有4位接了高端疫苗的研究計畫、1位擔任聯亞獨立監督委員會主委,等於近1/3的委員與國產疫苗有所連結;這些委員既然接受高端補助,高端自己也生產新冠肺炎疫苗,因此屬於ACIP會議的利益關係人理應迴避。

身兼高端疫苗計畫主持人的林奏延、李文生在審查中並未自請迴避,出席其他疫苗廠的臨床試驗報告會議,利益衝突再明顯不過,「球員兼裁判」情事非常可疑。更可議的是,高端疫苗根本不被國際主要國家認證,政府卻撥鉅款購買,讓其獲取巨利。

國人支持國產疫苗與生技產業,固然無可厚非,但國際認證的疫苗護照,是最起碼的要求,政府有關單位卻竭盡所能違背專業原則放行,待其上市後極少民眾青睞,造成政府財政嚴重損失。但是,政府的檢調單位若無其事,對於高端草率的放水程序又變成滯銷品的過程置若罔聞,顯示故意成全,嚴重失職。

拔掉老虎牙子 超前部署

民進黨執政後,各檢調單位已喪失獨立性,一切仰承上意,辦藍不辦綠是其基本準則,比如北檢重新啟動業已偵查完全查無實據的馬英九出售三中案,就是政治追殺的顯著案例,第一審也判無罪,但北檢仍再上訴,而相關主事者個個升官。現在從疫苗到快篩劑疑竇明顯,卻無偵查行動,完全合乎政治邏輯,但更讓人想起當年無畏無懼獨立辦案的特偵組。民進黨一執政就將其撤銷,十足表現其對獨立偵查機關不能順從己意的嫌惡,以及不讓各種弊案進入司法程序的用心。現在看到檢調機關對防疫相關疑案按住不表的行徑,更讓人對民進黨政府「超前部署」的獨到眼光刮目相看。

特偵組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成立, 全名為「特別偵查組」,設置於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成立的目的,是為了要積極查辦涉及總統、副總統、各部會首長及上將軍階之貪瀆案件及其他重大貪瀆、財經、危害社會法治犯罪之案件。成立後辦過林益世案、國安秘帳案,甚至是前總統陳水扁自己的國務機要費案等多起國內重大弊案,「打老虎」的用心與表現備受矚目,但民進黨執政後對其心懷戒心,為免後患,強硬將其撤銷。

民進黨政府的用心果然得到回報,執政6年來沒有重大舞弊疑案受到偵辦,一副弊絕風清的假象。其實,可堪懷疑的弊案不少,只是沒有檢調單位敢於聞問,更省卻了特偵組查辦重要官員的大麻煩。

現在大老虎被宰了,小老虎被馴服了,民進黨政府無所顧忌,可以放膽行事,保證可以逍遙法外。如果今天特偵組還在,民進黨政府敢如此胡作非為嗎?陳時中、陳耀祥、陳吉仲們敢如此囂張嗎?

特偵組 民進黨政府 高端疫苗 檢調單位 福又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