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重症病人吵要回家…家屬淚「能見最後一面嗎」醫這樣回 他嘆:我很殘忍

專責病房 確診 家屬 最後一面 姜冠宇
重症病人吵要回家…家屬淚「能見最後一面嗎」醫這樣回 他嘆:我很殘忍

重症的病人很多無法見到家屬最後一面。(示意圖/資料照)

台灣本土疫情嚴峻,不少人因為情況不佳,住進醫院。台北市聯合醫院中興院區醫師姜冠宇嘆,難以圓滿,是病房隔離措施下的困難之一,「今天有一段對話,但是我覺得我自己講得很殘忍。」

姜冠宇在粉專《姜冠宇醫師 Pro'spect 》表示,一名家屬不斷來到醫院專責病房門口詢問父親的狀況。家屬提到,「爸爸一直說他在病房很好,一直打電話說想回家。」對此姜冠宇直接回,「他怎麼會好?他現在都戴著高流量鼻導管了,還打上很多藥物,他是不可能回家的。」

家屬詢問,「那,爸爸會變差嗎?」姜冠宇說,「我們之前有談過,你們後來決定不插管、放棄急救,所以這個病人如果沒有好轉,大概就沒有下一步,順其自然。」家屬不死心繼續問,「那,爸爸要走了,我們會看到他最後一面嗎?」姜冠宇斬釘截鐵地回,「很難,因為我們不能打破隔離規定,除非他病情好轉,你才可以帶他回家,或除非你要陪病,但是你會有確診風險。」

姜冠宇嘆氣,「看著他的背影,我好像,打碎了他的希望,爸爸即便呼喚他,如果病情無法逆轉,出不了院,他會比較難見到他爸爸一面。」

姜冠宇說明,轉重症呼吸衰竭時,可能病人其他功能還是好的、意識也清楚,在氧氣供應足夠下,病人會覺得自己是好的,很想掙扎或下床,但事實上,病人無法脫離高濃度的氧氣支持,X光下雙肺會是一片全白,拿下氧氣很容易過不了一段時間就缺氧死亡。

姜冠宇指出,不知道在5月下旬高峰期會不會有更多重中之重,這些轉重症的病人,很多都會無法見到家人最後一面,也就是快速火化,對於家庭關係比較好的家屬,這確實是蠻殘忍的,以安寧取向來說,自己覺得還有改善空間,不然談一個放棄急救,卻忽略了臨終時陪伴、達成圓滿的要素,好像仍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在病人量多時,也無法做到盡善盡美。

針對最近有法定傳染病降級的議題,姜冠宇說,「我是不知道有沒有相關,我們對於流感重症病人,機制就會寬鬆一些。」他提到,似乎有其他醫院會有要求家屬來陪病,也只能有一位,但是也被質疑這樣不是造成家屬感染,怎麼做都不太對,而這些隔離卻病情不可逆的病人,家屬如何陪病、或甚至如何探病的機制,或許可以再想一想。

專責病房 確診 家屬 最後一面 姜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