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我們想有家1/蝸居工業區吞噪音廢氣20年 租約將屆36憨兒盼築新巢

祥育教養院 身心障礙者 葉俐汶 羅慶堃 工業區 龍潭 新居 興辦計畫 資金缺口
我們想有家1/蝸居工業區吞噪音廢氣20年 租約將屆36憨兒盼築新巢

祥育教養院長年照顧心智障礙的憨兒,為他們創建沒有歧視和不公對待的桃花源,但工業區充斥著噪音和廢氣,讓院方決定給院生一個新家。(圖/張文玠攝,CTWANT合成)

桃園市八德區祥育教養院長期照顧中重度身心障礙者,用愛心和耐心療癒這些慢飛天使,其貢獻和努力在當地有目共睹,但祥育蝸居工業區內,忍受一旁工廠的廢氣和噪音超過20年,房東又打算在今年收回院所,院方不想讓院生再度流浪,選定龍潭建造新園區,而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募款大幅減少,目前工程經費尚缺3000萬元,憨兒想搬新家仍有重重困難。

5月10日上午,本刊造訪祥育教養院,院所座落在巷弄底端,得經過一整排工廠才能抵達,還沒進門就聽到各種大型器具運作的轟鳴,搭配上不明化學物質所散發的刺鼻氣味,交織出專屬工業區的沉重氛圍,多待一刻便令人窒息。

相較於外面的惡劣環境,祥育裡各個角落則是窗明几淨,36名憨兒「各司其職」,部分院生忙著低頭作手工好賺取零用錢,其他人則在社團活動中開心玩耍,用積木和教具組合成一個個色彩斑斕的作品,他們多半失去了父母,手足親友也難以照顧,所幸院方用愛為他們遮風擋雨,建立充滿祥和與寧靜的桃花源,如今這個「家」卻面臨種種困境。

院長葉俐汶表示,創辦人羅慶堃不捨心智障礙者在社會上要面臨歧視與差別對待,他們多半沒有自理和謀生能力,其家屬在照顧過程中往往精疲力竭,於是在80歲高齡創辦機構照顧這些「天使」,但祥育早年被視為「瘋人院」,選址的過程飽受抗議,反而是被沒有住家、員工後下班就離開的工業區接受,祥育在疫情前的每個周末還會帶著憨兒掃街,用熱情和真誠終於換得鄰居歡迎。

祥育教養院在院內開辦各種課程和社團,讓憨兒可以創作學習,疫情前的周末還會帶他們去掃街清潔,用熱情和真誠贏得鄰居歡迎。(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祥育教養院在院內開辦各種課程和社團,讓憨兒可以創作學習,疫情前的周末還會帶他們去掃街清潔,用熱情和真誠贏得鄰居歡迎。(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21年過去,許多院生從原本的青壯年變成老年,教養院中沒有無障礙設施,院生每天得在陡峭樓梯上下數趟,多次險些跌倒滑落,顫顫巍巍的身影讓人捏把冷汗,不分晝夜的噪音也在不斷侵蝕憨兒們本就敏感的神經,浴室因水管老舊而潮濕漏水,寢室的天花板日漸塌陷,房東又告知年底想將園區收回另作他用,葉俐汶因此下定決心要給憨兒們一個永遠的家。

夢想很美好,現實則殘酷的讓人難以相信。葉俐汶原已購入一塊土地要建房,周遭住戶得知該處要蓋教養院後,立刻拉起白布條拒絕他們到來,選定的第二塊土地也因地目無法變更只能作罷,幾經輾轉下,他們終於選定龍潭築新巢,挑戰卻還沒有結束。

「我們的新家很美,有一片大草地,可以種菜種水果,憨兒們可以躺著曬太陽,但搬進去還需要大家幫忙。」葉俐汶說,新園區占地3440平方公尺,院方以多年來的積蓄購地,去年3月還帶著院生開心動土,原定今年中可以完工,申請使用執照後在年底便能順利遷入,但本土疫情卻打壞一切規劃。

葉俐汶無奈表示,疫情導致捐款大幅減少,工程進度也嚴重落後,目前主建物已經完成,但裝修、電梯和消防設備等裝修工程仍找不到經費,家電家具還得另外籌錢,原本已經核准的興辦計畫也因展延次數達到上限被桃園市府拒絕,年底搬家的願望更遙遙無期。

「院生都很期待要搬家,他們已經在選寢室跟誰睡、怎麼裝潢,真的捨不得讓他們失望。」葉俐汶提到,新院區的資金缺口高達3000萬元,眼看租約即將到期,全院老師和社工都心急如焚,卻又不能讓憨兒感受到這份焦慮,期盼大眾捐愛協助築巢,讓「回家」成為憨兒們的日常,而不是苦等不到的奢望。

祥育教養院已在龍潭買地築新園區,憨兒也開心參加動土典禮,原定今年底就能遷入,搬家願望卻因經費缺口和工程延宕而遙遙無期。(圖/讀者提供、張文玠攝,CTWANT合成)
祥育教養院已在龍潭買地築新園區,憨兒也開心參加動土典禮,原定今年底就能遷入,搬家願望卻因經費缺口和工程延宕而遙遙無期。(圖/讀者提供、張文玠攝,CTWANT合成)
祥育教養院 身心障礙者 葉俐汶 羅慶堃 工業區 龍潭 新居 興辦計畫 資金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