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我們想有家2/入院前連刷牙都不會 憨兒想起親人就泛淚

祥育教養院 身心障礙者 葉俐汶 羅慶堃 工業區 資金缺口 全額補助 家人 智能障礙 放棄 吳旻燕 慢飛天使 終老
我們想有家2/入院前連刷牙都不會 憨兒想起親人就泛淚

祥育教養院的院生內心都藏著對親人的思念,他們卻多半只能在過年時回家一次,工作人員十分心疼,只能付出更多愛療癒他們的心靈。(圖/張文玠攝)

桃園市八德區祥育教養院照顧心智障礙者長達21年,目前收容36名院生,有位年近半百才入院的院生,原本連刷牙都不會,如今已經可以刷完一半,讓院方和他都很有成就感,雖然他們在教養院中無憂無慮、開心學習,但內心深處卻始終藏著對親人的思念,更有人一提起摯愛就泛淚。

祥育教養院位於工業區內,房東打算在今年收回院所,院方雖已選定龍潭建造新園區,但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募款大幅減少,目前工程經費尚缺3000萬元。教養院的院生大半是低收入戶,收容費用由政府全額補助,其餘家庭則依經濟狀況支付部分照顧費,許多院生一住就是10多年,與同學和老師間建立起超越血緣的感情,心中卻有個角落忘不掉血濃於水的家人。

吳旻燕提到,智能障礙多半為先天遺傳,少數是疾病或車禍導致,清寒家境讓他們無法得到應有的照顧,病情也就每況愈下,最後成為整個家族的「代罪羔羊」,「是他們拖累家庭,還是家庭拖累他們,這個真的很難說。」

在對智能障礙了解不足的時期,許多家庭生到「這種小孩」多半會選擇放棄,以為給吃給喝就算盡到義務,並不會教導或訓練他們任何自理能力,父母離世後其他兄弟姊妹無力也無心照顧,只能將憨兒委託給教養院,有位院生年近半百被送進祥育,社工們才驚訝發現他竟連刷牙都不會。

「這輩子如果能讓他學會刷牙,祥育也算完成他最大的功課了。」吳旻燕說,該名院生至今無法把整口牙刷乾淨,但在老師們的耐心引導、一顆牙又一顆牙的指導下,他已經可以刷完一半,這對一般人而言無比簡單的事,對他卻宛如登上月球般偉大,也證明憨兒雖天生缺陷,但絕對有廣袤的進步空間。

阿秀阿嬤擁有3個孩子,兒女們12年前將她送進祥育後便鮮少聯絡,阿嬤一提到親人便會激動落淚。(圖/張文玠攝)
阿秀阿嬤擁有3個孩子,兒女們12年前將她送進祥育後便鮮少聯絡,阿嬤一提到親人便會激動落淚。(圖/張文玠攝)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則各有各的不幸,每個院生背後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如64歲的阿秀阿嬤自小便出現智能問題,不到20 歲便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給撤退來台的老兵,並連續產下3名子女。

阿秀沒有能力照顧孩子,子女長大後也將她視為負擔,12年前將她送進祥育後便鮮少聯絡,頂多在年節時致電問候,阿秀每每提到兒子就泛淚,更常在佳節當天看著門口等待親人接她回去吃飯,結果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落寞背影讓社工們都不捨心疼。

吳旻燕表示,相較於兒女對父母的冷淡,大多數的父母都是全力照顧兒女,別無選擇才咬牙將孩子送進來,例如君君和青青姊弟,他們的母親近年過世,父親無力照顧,先將大女兒送進教養院,去年底父親又從鷹架上跌落而嚴重受傷,走投無路下也讓兒子入院,或許是放下最後的牽掛,2人的父親於今年初急病驟然離世,祥育成為2姊弟最後且唯一的「終身依靠」。

吳旻燕提到,除了姊弟,教養院還有「母女檔」,家屬平時不聞不問,但5倍券發放時,兒子便立刻跳出來領走母姊的那份,更沒有花一分一毫在她們身上,無情作法讓人搖頭,卻又無可奈何。

吳旻燕表示,祥育原定是收容18到64歲的心智障礙者,但老院生們一住就是超過3000個日子,他們早已離不開祥育,若住進安養院恐導致其身心加速惡化,因此院方才希望建築新園區,送這些「慢飛天使」安詳終老,期盼大眾發揮愛心,協助憨兒擁有永遠的家。

青青和君君姊弟過往常在馬路邊閒晃,在雙親接連離世後,祥育也成為他們最後且唯一的依靠。(圖/張文玠攝)
青青和君君姊弟過往常在馬路邊閒晃,在雙親接連離世後,祥育也成為他們最後且唯一的依靠。(圖/張文玠攝)
祥育教養院 身心障礙者 葉俐汶 羅慶堃 工業區 資金缺口 全額補助 家人 智能障礙 放棄 吳旻燕 慢飛天使 終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