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疫情大爆發不到1個月「快篩劑貴難買、幼兒接連猝死」 政府有把人命當回事嗎 

指揮中心 蔡政府 重症 疫情 Omicron
疫情大爆發不到1個月「快篩劑貴難買、幼兒接連猝死」 政府有把人命當回事嗎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圖/指揮中心提供)

本土確診數前幾日往下走,衛福部長陳時中就認為我們疫情「控制得宜」,希望致死率不要超過千分之1。前副總統陳建仁還說,「比起其他國家,我們的死亡率算是偏低的。」問題是,和新加坡萬分之5、紐西蘭萬分之8的死亡率相比,陳時中的希望目標實在離譜。看看現在的各種防疫亂象,快篩劑貴又難買,幼兒接連猝死,染疫者無法迅速拿到藥,蔡政府有把人命當回事嗎?

愚昧自滿讓兒童枉死

疫情大爆發不到1個月,台灣今年累計就死了600多人,再半個月豈不是要上千?據指揮中心的統計,有47%確診者是在3天內死亡。偏偏現在急診、快篩陽認定確診、自我通報系統、視訊問診、取得抗病毒藥物等流程都嚴重塞車,把民眾整得苦不堪言。

蔡政府最大的問題是愚昧與自滿,最終造成全民的災難。Omicron疫情在世界狂燒了半年多,蔡政府有什麼理由確信台灣會是百毒不侵的淨土?結果春節時縮短入境居隔天數,接著疫情便開始爆發,而此時我們什麼準備都沒做,其他國家怎麼應對的,指揮中心連照抄都不會。人家兒童疫苗早已開打,我們是火燒眉毛了才緊急採購;新加坡快篩試劑在街頭免費發,我們的政府卻嚴加控管得像戰略物資;美國民眾在指定藥局快篩陽即可免費拿5天輝瑞的Paxlovid,我們的給藥卻限定嚴格條件,因為耽擱用藥而轉重症或死亡的人,去向誰討公道?

最令人難過的是,至今已有6位兒童不幸死亡,其中5人有腦炎,病況惡化得非常快。但在兒童死亡事件爆發前,政府有提前預想到兒童都沒有接種疫苗,可能出現重症死亡,必須及早採購疫苗,並增加兒科重症醫療量能嗎?每次都是人死了,新聞鬧很大,指揮中心才手忙腳亂因應。蔡政府根本輕忽了Omicron對兒童的危險性,只向民眾強調Omicron重症和死亡率很低,但事實上,因為感染數量大,它在全球造成的死亡數比前幾波都高。

更重要的是,兒童感染率高,4歲以下住院、哮吼和抽搐比率都高,重症與腦部傷害均甚於前幾波病毒。雖然現在死亡者多是長者,也多有慢性病,但沒打疫苗的孩子死亡,卻更讓人傷心,因為他們每位都是父母的心頭肉,而政府明知Omicron疫情在全球肆虐,到底為這些脆弱的孩子提前建立了什麼保護?

蔡政府一直強調Omicron超過99%都是無症狀或輕症,重症和死亡的風險極低。但指揮中心公布的統計數據,總是把無症狀和輕症放一起,從不告訴你其實只有約3成才是真正的無症狀,多達6成還是有症狀的,而且經常是非常不舒服。這是不是一種刻意誤導粉飾太平的話術?中重症的判別沒有一定標準,以致於重症被低估,但即使如此,我們的重症率,也從0.03%倍增至0.06%,如果指揮中心重新調整重症標準,這個比率還會上升。

誰該為防疫失職負責

這波疫情大爆發,讓台灣防疫網的破洞一一現形,偏偏蔡政府仍不改高高在上的威權心態,聽不進逆耳建言,卻又不做好應有的準備。對抗疫情時,應該為最壞的狀況做最好的準備,指揮中心卻是設想最好的狀況,然後不做準備。任何人合理推想一下,都明白當大量感染時PCR的量能缺口勢必要由快篩補上,但政府對快篩劑的供應數量、便利性及法律定位上,完全沒有先規畫好,以至於手忙腳亂朝令夕改,政策繁瑣多變搞得民眾四處求告。現在很多藥局實名制快篩劑沒人買,指揮中心說要延到6月才開放第二輪購買,理由是怕民眾囤貨。但隨著病情變化有時要篩幾次才能驗出陽,一人染疫全家人都需要篩,或公司要求篩了才能上班,第一輪用完的人買不到快篩劑,你叫他們去吃土嗎?

近幾日疫情的變化,一是確診數下降,二是北消南漲。這意味著北部民眾減少外出,而且有不少人自我蓋牌,省得受折騰。這其中細思極恐,因為北部隱藏大量的黑數,更容易廣泛散播,而且波形拉長,導致更多的重症和死亡。而南部疫情開始增長,但南部及偏鄉的醫療資源遠不如北部,請問政府對南部和偏鄉的疫情做好準備了沒有?這波疫情,政府從頭到尾表現得荒腔走板,將帥無能累死三軍、害死百姓,蔡總統、蘇院長到陳指揮官,總該有人出來謝個罪道個歉吧!

指揮中心 蔡政府 重症 疫情 Omi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