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爸爸悶殺中風母 兒當庭淚崩「父親笑著照顧媽媽30年」求法官輕判

長照 中風 癲癇 法官
爸爸悶殺中風母 兒當庭淚崩「父親笑著照顧媽媽30年」求法官輕判

照顧妻子長達30年的蔡男,疑似因壓力失神悶殺妻子。(示意圖/Piqsel)

年近70歲的蔡姓男子,因不捨中風的妻子臥病在床30年,於前年在病房中將對方悶殺而被依殺人罪起訴。雖然蔡男當庭認罪,但其長子在最後辯論時證稱「爸媽是我在現實社會看過最恩愛的夫妻」,強調爸爸始終微笑照顧著母親且無微不至,同時遞交陳情書表示父親不是殺人犯,求法官輕判。

蔡男2020年9月5日晚間在醫院照顧中風30年的妻子時,因妻子癲癇發作、抽筋哀號而亂了方寸,接著摀住對方口鼻數分鐘,「回神後」以為妻子斷氣,向護理站淚訴「我太太解脫了」。蔡妻搶救後因缺氧引起多重器官衰竭,於事發5天後去世,檢方也依殺人罪嫌將蔡男起訴,而蔡男案後都始終認罪。

不過,蔡男長子出席台北地院時證稱,母親剛中風時很努力復健,擔任大夜班保全的爸爸,白天也一定會陪媽媽做物理治療,還總是笑著哄她「滑啊滑,滑到八斗子了、滑到陽明山了」,鼓勵媽媽不要放棄復健。但母親第7次開刀後病情惡化,腦部安裝引流管,只能全天臥床,而爸爸也因為找不到像他一樣細心的看護,開始「2小時拍身、3小時換尿布、4小時餵食」的照護生活。

蔡子強調,母親生前「從未長過褥瘡」,表示任何有類似病人的家屬,「都知道不長褥瘡有多難」,而這全賴父親的自學與悉心照顧,起初爸爸在沒有電梯的老公寓,都是揹著媽媽上下樓,後來知道可以申請爬梯機,還很高興的說又可以帶媽媽去公園、動物園了。蔡子指出,「這是我在現實社會看過最恩愛的夫妻」,爸爸甚至為了不讓自己和弟弟不敢結婚生子,即使自己會與爸爸輪班照顧媽媽,父親仍盡可能的扛起一切照護。

蔡子表示,悲劇發生後自己與弟弟非常自責,對他們來說,爸爸不是殺人犯,而是「一個被逼得沒有辦法的爸爸」,是被壓力長期折磨的父親,並透露有天他上班時,從連線鏡頭看到父親呆坐客廳、兩眼無神與滿頭白髮,才意識到爸爸已經70歲,後來又在家看到藥袋,才得知父親曾去急診、甚至要吃安眠藥才能睡幾個小時。

但蔡子強調,母親雖已簽放棄急救同意書,但爸爸從未放棄媽媽,或有意圖輕生的表現,有一晚還聽到爸爸在隔壁房間替媽媽按摩時說:「以後我們一起走,就不用拖累他們。」讓他當場裹被痛哭,卻不敢哭出聲讓爸媽聽到。蔡子綜上表示,爸爸是是真心希望母親解脫,希望法官輕判。蔡子陳述時多次強忍哽咽中斷表述,而被告席上的蔡男也已痛哭流涕,但仍強調「錯在我,請法官依法判斷」。全案將於本月28日宣判。

長照 中風 癲癇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