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疫情長照悲歌1/確診子推母墜樓求解脫 照顧33年病母「絕望小屋」曝光

確診 孝子 自殺 殺人罪 相依為命 癱瘓病母 情緒崩潰 絕路 長照 氣切
疫情長照悲歌1/確診子推母墜樓求解脫 照顧33年病母「絕望小屋」曝光

屏東縣東港鎮54歲許姓男子,照顧病母33年,近日因與母親雙雙染疫確診,在自覺孤立無援下,將母親推下樓致死、自己再跳樓自殺。(圖/翻攝畫面)

「舅舅抱著外婆,跳樓自殺了!」屏東縣東港鎮54歲許姓男子,照顧病母33年,近日因與母親雙雙染疫確診,在自覺孤立無援下,短短不到24小時做出人生最後重大決定:「將母親推下樓、自己再自殺。」警消趕到現場,發現母子躺在一起,送醫後母親不治身亡,兒子肢體挫傷,無生命危險。警方將全案依殺人罪移送,法官諭知5萬元交保,許男卻因繳不出錢而被收押。

許男到案後坦言,因長期照護行動不便高齡79歲母親,又因雙雙染疫,為求解脫,才會將母親自二樓陽台推下樓後再跳樓自殺。事發後,長期關心、協助的外甥女小海(化名)從台南趕回,悲痛欲絕地說:「家人早有提防,卻仍無力阻止憾事發生。」想到阿嬤跟小舅幾乎形影不離,母子兩人相依為命大半輩子,沒想到最後被新冠肺炎疫情擊垮,令人不勝唏噓。

本刊實地進入這對絕望母子共同生活數十年的屋內,發現不到3坪大小的一樓客廳空間,擺放醫療電動床後僅容1人側身通過,一旁擁擠走道上擺放著幾張木椅,許男平常就只能蜷曲在木椅上,照顧癱瘓病母。屋內光線陰暗,部分牆壁已斑駁,基本簡陋傢俱,處處透露著幾乎令人窒息的「絕望感」,有如一間失去了生氣的絕望小屋。小海一邊收拾,一邊娓娓道來小舅33年來的辛酸長照路。

許男的外甥女小海悲痛欲絕地說,阿嬤跟小舅母子兩人相依為命大半輩子,沒想到最後被疫情擊垮。(圖/張進安攝)
許男的外甥女小海悲痛欲絕地說,阿嬤跟小舅母子兩人相依為命大半輩子,沒想到最後被疫情擊垮。(圖/張進安攝)

遭么子推下樓的許母高齡79歲,年輕時就守寡,靠著在市場賣魚一手拉拔4男1女共5名子女長大,但長子、3子、4女陸續因為工作傷亡、病歿,僅餘次子跟么子與她同住,小海是許母4女的女兒。

許母33年前第一次中風,由未婚的次子及么子同住照顧,因家貧被列中低收入戶,兩兄弟分工,家中主要經濟來源是從事粗工、油漆工、廢棄物清理的次子和住在台南的外孫女小海,么子則負起照顧母親生活的責任,但在母子都確診的壓力下,終讓個性內向、羞於向外界求助的么子情緒崩潰,帶著母親走上絕路。

小海回憶說,阿嬤33年前中風,幾乎由最小的舅舅一肩扛起照護重責,9年前阿嬤病情惡化,醫師建議進行氣切手術,當時家人幾乎一致反對、希望讓阿嬤好走,但小舅卻獨排眾議,悲喊:「家裡只剩阿母這個長輩可以孝順了!」家人不忍勸阻只好接受,展開照顧氣切病人的生活,讓本不寬裕的家計更陷愁雲慘霧中。

小海出示手機畫面,裡面有許多小舅無微不至照顧阿嬤的照片,包含鼻胃管灌食等細心照料過程。(圖/張進安翻攝)
小海出示手機畫面,裡面有許多小舅無微不至照顧阿嬤的照片,包含鼻胃管灌食等細心照料過程。(圖/張進安翻攝)

小海說,有時候氣切管脫落,要馬上重新置入,再接回呼吸器或氧氣罩,隨時注意阿嬤的呼吸狀態,有時候遇到臨時停電,還要趕快使用人工氣囊給予氧氣;此外,若是氣管造口處流血,要先用紗布壓住止血,內管取出清潔無法重新置入時,還要用生理食鹽水或稀釋液滴入,使分泌物軟化。上述的情況如果有其中一項處置不當,就要馬上趕到醫院處理,「就連專業護理師都感到棘手的情況,小舅一照顧就將近9年,試問有多少家屬真正能做到?」箇中艱辛、疲憊,沒經歷過的人難以體會。

54歲許男曾對家人坦言,隨著自己年紀漸長,感覺體力急速下滑,甚至幾年前就開始服用降血壓等藥物,「照顧一個至親病人,她的生死就在你的身上,那種壓力真的很大」,首度透露出他心中的疲憊與無奈。

事發當天用完午餐後,得知母子都已確診的許男陷入沉思,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覺得壓力很大,跟媽媽對看後,突然決定揹著媽媽走上二樓,把媽媽從二樓陽台推下去,接著他也跳樓,希望徹底解決他跟媽媽一輩子所遇到的煩惱。

社工人員指出,在疫情嚴峻的當下,許多長期照顧者除照顧家人又面臨染疫雙重壓力,還要與病毒對抗,無形的壓力有如山大,確診後與外界互動減少,更容易感到孤立無助,相關單位應優先提供諮詢,向他們說明確診後應變處理,否則病患容易深陷沮喪情境,造成憾事不斷發生。

(《CTWANT》關心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確診 孝子 自殺 殺人罪 相依為命 癱瘓病母 情緒崩潰 絕路 長照 氣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