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議員兒色按秘辛1/楊實秋男模級獨子當鴨 日接多組女客成紅牌

楊實秋 楊澤祖 丘沁偉 色情按摩 情色按摩 JAY SPA 基督徒 健身 紅牌 自立門戶
議員兒色按秘辛1/楊實秋男模級獨子當鴨 日接多組女客成紅牌

前議員楊實秋之子楊澤祖,與大馬歌手丘沁偉發生糾紛,而楊曾從事色情按摩的黑歷史也再次被掀開。(圖/翻攝畫面)

前台北市議員楊實秋之子楊澤祖,日前才因為與大馬歌手丘沁偉合作架設網站發生糾紛,雙方隔空交火、互揭對方黑歷史,就在2人鬧得沸沸揚揚時,楊澤祖從事色情按摩傳聞也甚囂塵上,但楊男矢口否認,謠言一直未被證實,本刊找到曾經教導楊澤祖如何取悅女性技巧的「師父」,一窺議員兒下海秘辛。

據了解,隨著女權意識抬頭,排解性需求不再是男性的專利,專為女性開設的情慾按摩工作室如雨後春筍,讓始終飄著醉人粉味的情色產業,如今多了不少陽剛氣息,而2019年2月的某天,「JAY SPA」蕭姓老闆的官網上,收到了一封特別的面試者私訊。

「楊澤祖長得很帥,不管是身材、身高、長相都在標準之上,但就是穿得有點破爛,當時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議員兒子。」蕭姓老闆和本刊談起對楊澤祖的第一印象,至今仍記憶猶新。

本刊調查,楊澤祖的父親楊實秋曾以國民黨黨籍擔任過5屆議員,連任議員失敗後轉型名嘴,常上節目針貶時事,而他篤信基督教,還曾參加過護家盟的反同遊行,以及提倡「守約、守分、守貞、守成」理念的家庭義走日,楊澤祖身為他的獨子,家庭觀念似與議員父親南轅北轍。

2019年2月,楊澤祖以假名「周OO」,到蕭男經營的情色按摩工作室應徵,在面試過程中,楊男表示自己想要學技術,並聲稱急需要賺錢,而蕭男見楊男談吐誠懇、求職慾望強烈,因此不疑有他,讓他簽了合約書後,便要他來工作室學習,同時也負責服務女客人。

「他一開始是滿認真的,一天大概可以接3、4個客人,但女客對他的評價滿兩極的,有的人很喜歡,有的覺得他臉很臭。」蕭男表示,楊澤祖長相帥氣、身材壯碩,身高更高達184公分、體重93公斤,憑著健身練出的好身材、體力而大受女客歡迎,還有客人對他念念不忘,一進去就成為店內「紅牌」

但隨著工作時間一久,楊男的缺點逐漸表露無疑,蕭男透露,楊男會挑選客人,如果女客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他在服務過程中便會面露不悅、服務怠慢,也因此曾遭到女客投訴,「有的女客人說,楊澤祖在做愛的過程中,臉臭得感覺像欠了他幾百萬!」

JAY SPA的蕭姓老闆控訴,楊澤祖當初以假身分到工作室應徵,被開除後還回來偷東西。(圖/趙世勳攝)
JAY SPA的蕭姓老闆控訴,楊澤祖當初以假身分到工作室應徵,被開除後還回來偷東西。(圖/趙世勳攝)

而隨著楊男待得越久,挑女客的程度就越來越嚴重,同時還有女客向蕭男投訴,自己的錢包內的現金會不見,加上楊男、蕭男在工作上時常為了雞毛蒜皮的事發生摩擦,在同年的5月,蕭男將楊男開除,豈料卻引發後來的糾紛。

楊男離開工作室後,帶走同事在外自立門戶,還返回蕭男工作室偷竊,甚至向警方檢舉「恩師」,種種行徑都讓蕭男氣憤不已,所幸最終法律主持公道,楊澤祖的犯行罪證確鑿,最終被台北地方法院依竊盜罪判刑3個月定讞,也還給備受欺負的蕭男公道。

針對諸多指控,本刊致電向楊澤組求證,他表示,自己確實在蕭男的工作室上過班,對於拿假身分應徵一事,他則說,許多男師傅都會用假名,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這個假身分證是一個將軍的兒子所有的身分證,蕭男當初也知道,事後卻提告讓他覺得相當莫名其妙。

至於遭蕭男控訴在網路上抹黑他,楊澤祖則說自己說的都是事實,對於蕭男還控告潛入工作室內偷竊,楊男表示,當初工作室有協議,外出工作時,一定要用店內的按摩油,自己本來就可以回去拿,而針對蕭男所述,自己偷走戒指、現金,楊男則表示是蕭男捏造的。

楊澤祖被指遭蕭姓老闆開除後,帶著認識的同事自立門戶,開設按摩工作室。(圖/讀者提供)
楊澤祖被指遭蕭姓老闆開除後,帶著認識的同事自立門戶,開設按摩工作室。(圖/讀者提供)
楊實秋 楊澤祖 丘沁偉 色情按摩 情色按摩 JAY SPA 基督徒 健身 紅牌 自立門戶